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一个中国”考验了美国七十年

·2017年2月18日

特朗普在上任前一周接受《华尔街日报》访问时,被问到台湾海峡“一个中国”的议题时,他说要和中国展开全面关系的谈判,包括“一个中国”的问题,还语带威胁地说如果中国仍一意操纵人民币“贬值”去争取对美贸易的优势,他会重新考虑“一个中国”的政策。


这次的访问对照于他先前和蔡英文直接通电话“11分钟”,打破以往美国总统不和台湾领导人直接通往的禁忌。前后表态已足以说明无论是对俄或对华的关系,他上任后肯定不会是“萧规曹随”,至于他能改变到什么程度?除了要用他的主观意愿外,中国的客观条件能否让他如愿以偿,也并非他说了算的。


((美国历届总统承认“一个中国”))

尤其是“一个中国”的问题,中美已交手了近70年,历经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约翰逊、尼克松、福特、卡特、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以至奥巴马,可以说是没有一个总统敢公开而正式地否定“一个中国”。


而中国的历届领导人,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再到江泽民、胡锦涛,以至现在的习近平,也都对上述历届的美国领导人说得很清楚:“一个中国”就是台湾是中国领土主权不能分割的一部分,要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正常合法的外交关系,便必须立即承认北京是唯一代表中国的合法政权,在同一时间也就否定了在台的“中华民国”代表中国的国际地位。


对北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说,这样的立场是绝对没有妥协的空间。也正是为了这个主权无可妥协的立场,早在1948年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南京时,毛泽东曾派出黄华到南京去和美大使司徒雷登接触有关建交的问题,因为当时杜鲁门不愿放弃承认“中华民国”,双方接触没有结果。


之后花了22年直到尼克松于1972年访问北京前,美国在1971年先行放弃支持“中华民国”在联合国代表中国的身份,以向北京示好,也因此激怒了蒋介石而退出联合国,如此一进一退,正好说明了无论是蒋介石或毛泽东,两人都不会在美国压力下接受“一个中国”在大陆、“一个中国”在台湾的“两个中国”的外交承认。


((中美在1979年建交))

也正是“中华民国”退出了联合国,北京才同意和尼克松签下第一个中美协议《上海公报》,里头的条文双方清楚地表明只有“一个中国”,而且也写明台湾是中国领土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即使如此,北京与华盛顿也没立即建交,要等到卡特当总统之后的1979年中美才正式建立法定的外交关系。也同时达成第二份中美公报,即《中美建交公报》,更清楚写明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国也不会和台湾维持正式的外交关系。


中美建交后,卡特政府在国内保守势力和亲台派的压力下,向国会提出了《与台湾关系法》,经两院通过后成为法律。《与台湾关系法》竟然列入“保证台湾安全”的条款,规定美国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防御物资”和“防御服务”。


中国对此感到不满,而于里根担任总统期间,在1982年8月17日与美国签署第三份公报即《八一七公报》。


((美国继续出售武器给台湾))

美国在该公报中就对台售武问题做出了明确的承诺,最重要的三条包括:

• 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

• 准备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

• 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

不过,美国历届政府並没有遵守《八一七公报》,而是继续售卖武器给台湾。这也是两国一直在争论的课题。


里根之后的白宫领导人,也早从他们的先辈领略到,为了统一中国,北京会绝对以武力奉陪到底,而且是有能力和美国军事周旋到底的。杜鲁门在韩战时已领教过,尼克松也在越战领教过,虽然这两次战争不是为中国统一而触发的中美战争,但韩战已警告了杜鲁门阻止了蒋介石反攻大陆,因为美军全力以赴去打韩战也都无法击退中国的“志愿军”,更遑论要到大陆去帮蒋介石反攻?


越战更让尼克松本身及其以后的继承人看到连一个小小的越共也把美军打得“兵败如山倒”,要陪台湾去分割大陆,更是不可思议了!


北京接受“事实承认”

有过近70年的中美交手,美国历届总统已深知在北京的“一个中国”立场上,与台断交后在台设立非正式的“在台办事处”,以处理商贸文化教育的非官方事务可以忍受,美国对台售卖军火北京也会抗议,但也只能有限度的忍受。


在北京心目中,这些都属国际外交承认的“事实承认”(De-facto Recognition),而非“法律承认”(De-jure Recognition),只要不设立正式的领事馆或大使馆,普普通通的“办事处”,无伤大雅,也就算了!


中国不会接受拿“一个中国”谈判

可是,在特朗普心目中的“一个中国”若是在现有美国“对台关系”的基础上,再跨前一步,把对台关系升级为正式的法定官方外交关系,例如把“在台办事处”升级为正式派出外交官员进驻台湾,而台湾也派出正式的外交官员到华盛顿进驻,那怕是这种官式交往也只是正式外交关系中最初级的层次,那怕只是“领事级”的层次,还未到“大使”的层次,对北京来说,便是美国在推行“一中一台”或是“一边一国”,又或是“两个中国”,最起码的是已放弃美国一向承诺的“一个中国”的外交政策了。


这在中美过去70年来从没发生过的事,是不是特朗普认真有胆识,准备不惜与中国开战也要搞“两个中国”呢?又或是他这么说也只是在打“台湾牌”,藉此迫中国在外贸与货币政策上对美作出让步?


特朗普已经上位了,到目前为止用他所说所做的动作来评估。在其组阁的人选来说,他重用了“传统基金会”一向以反华著称的人员、亿万富豪和退役高级将领,有了这帮对华主张强硬的鹰派保守人物,再加上在他们的影响下,特氏确也打破过去白宫主人不与台领导人直接交往的禁忌。虽然在“11分钟”电话交谈后,盛传他会在蔡英文访中美洲路过美国本土时,他本人或其执政团队成员会和蔡见面,结果並没有发生。


((中美关系可能不乐观))

可是正如他所说的,待他上台后的初期会给中国一点时间去好好谈判,除了金融与经贸议题外,“一个中国”也是谈判的筹码。这说法中国能否接受,以过去中国一再强调的不会拿台湾主权问题来谈判,而且指明这是国家核心利益的问题,可见不把“一个中国”放在谈判桌上则已,否则连谈判的“议程”也没法取得共识,其他的问题也就免谈了!


看到了特氏对《华尔街日报》的访谈后,中国的外交部发言人已公开表明不会接受任何有关“一个中国”的谈判,虽然这还只是外交部第一关的发言,再下去,特氏本人或是其执政班子出来再说同样的话,北京自会派出更高层次的外交发言人去回敬。


特朗普在元宵节前夕向中国人拜年。他和中共总书记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广泛谈论美中关系。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同意遵守中国坚持的“一个中国原则”,表明他接受国际政治现实,不敢碰触中国对台湾问题的底线。这样一来,美中关系眼前应该不致恶化。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