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揭开青年运动 离经叛道的真面目

·2016年9月17

西班牙哲学家奥尔特加(Jose Ortega Y Gasset 1883-1955)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便指出:Masses(有人译成“群众”,也有译为“大众”)的社会现象出现后,卷入Masses的人群/群众开始发动叛乱,否定政府的权力,视国家为无物,反法律、反传统、反道德,却又没有自己的一套体制与法规以自我规范。因此Masses发动的群众运动变成只有破坏,没有建设,一大群人变得无法无天。这种社会现象首先在欧洲发生,变成反国家、反政府、反社会的西方潮流,历经百年之长,通过各种叛逆行为展现出来。Ortega首先指出,Masses的叛逆行为在年轻一辈最狂热。他们成为最容易卷入叛逆的主因,Ortega认为青年本身在Masses社会出现后,感到前途茫茫,缺乏人权感,因为他们青年世代还一事无成、要钱没钱、要高薪求之不可得、要房子没房子、成年人有,自己没有,便埋怨自己人权受损。这样的心态也就是最易被感染而成为Masses社运的“浪顶”。


私人行为不为法律与道德所规范

Ortega还特别指出,在Masses社会现象所见到的叛逆行为中,青年世代不但走在反国家、反政府、反社会的最前线,而且在个人行为方面更是离经叛道。尤其在私人行为方面往往不为法律与道德所规范。在群众运动中他们会变得暴戾、搞暴力、搞破坏、挑战警察甚至军队也很常见。私生活方面:男的对工作、对公司、对机构、对政府鄙视而感到服务其中是一种委屈,女的对男的也无法真情相对(“Men do not know what institutions to serve in truth; Women do not know what type of men they in truth prefer.”)。早在上世纪的二十年代,Ortega便看到Masses社会现象对国家、对政府、对社会机制是一种很大的威胁,也是一大挑战。如果找不到方法化解Masses的危害,可能会侵蚀掉国家与社会的根基,把五百多年来打造出来的“民族国家”(Nation-State)及其体制连根拔起。Ortega甚至担心说:欧美若无法摆脱Masses的困境,称霸世界的能力也就会逐渐被损耗掉。


根据Ortega所见,Masses社会的特征是人口集中在大城市,到处是人群熙往攘来,纷杂到将人群滙合成海洋,个人被吞没到海浪滚滚中,失去自我,什么个人价值、荣誉、成就、家庭家族、传统人际网络等,全都被海洋吞没,就好比小溪河流一旦汇流到海洋,再也不是河溪。失去个人小圈子生活的人,传统的做人态度与个人荣辱也告改观。本来有意义的生活也会变得毫无意义,本来有成就感的荣誉也告失落,什么人情、友情、亲情的社会关系都变得毫无感情可言,什么公共道德、公共法制、机构规则、国家忠诚,都被这种人们被汇流成海洋的“力量”(Power)所淹没。Masses的“力量”挑战原有社会与国家的权威(Authority)。


香港涌现各种青年群众运动

香港的环境自过去二十多年来不断涌现出来的反政府、反国家认同、反传统社会权威,通过各种大小群众运动与各类抗争,到了“占中/雨伞革命”,以至旺角暴动,“反蝗虫”、“反水货”、“搞港独”等,在在张扬着打倒政府,否定国家,否定法治,《基本法》被视为一无是处,“一国两制”也被肢解。可是在这否定现在的一切的群体叛逆过程中,却没法提出他们有什么更好的出路,高叫要人权,却又不尊重法治,无法无天的世界如何去保卫人权?高唱要香港独立建国,如何能做到?只有叫不必想不必有方案,猛喊要民主与自由,却又不考虑在没有机制规范的条件下,如何会有民主与自由?总之,正如Ortega观察到的Masses社会的特征:就是只有破坏,不去想建设,变成了没有“将来”(Future)的一群。


在香港所见的Masses社会现象中,正如Ortega所说:青年往往成为叛逆的急先锋,原有“占中”要发动的对象是“全城”参加占领中环,结果被“学运”喧宾夺主。接着所见,大学从此不安宁,校监由政府首长出任行之百年,要拉倒由选举产生,校委会的决策权被挑战到无法在校园开会以避免被暴力冲击,校董委任搞到校长要被追击。这连串叛逆行为再由校园扩展到“旺角暴动”,以袭警罪名被捕的也是在藉学生或刚毕业的学生,把港独组织向中学传播的,也是学运的一群。总之,由反国民教育到港独运动,再到参选立法会与区议会,站到叛逆前线的是青年。


青年叛逆在Masses运动如此表现,他们个人生活态度是否也如Ortega所指:十足离经叛逆?首先所见在“占中/雨伞革命”中,大批青年不受他们的家长规劝,甚至与家庭疏远,贴住占领街道长期睡帐篷七十九天。其次所见在“占中/雨伞革命”,他们当法律当公众利益为无物。在金钟、铜锣湾、旺角等繁忙的市场与街道占据长达两个半月,创造香港无法纪的历史记录。再其次是在反国民教育运动中所见,他们纠众冲击校长老师,挑战教育局,力拒任何国民教育课程列为中小学科目。如此挑战学校行政与教师的教育权威与尊严,作为学生是非常叛逆的行为。


个人生活荒唐到不堪入目

在个人私生活上,青年叛逆的行为在钱财信誉方面,在交异性行为的操守方面,在工作与学业的守行为等,都被揭发到令人不堪入目。例如学生会的开支三年不做财务开支会计报告,将捐来的公款任意挥霍,花在豪宅坐豪华名车等生活享受;又例如和异性交往,不少被揭发的例子直接男女滥交的程度竟可以一人同时与多达“一架小巴也载不完”的已婚男士/单身男子滥交,而且是不断被揭发也不断我行我素。在工作与学业所见也都是放浪不羁,不认真工作认真学业,是很普遍的现象。这种种行为也正合乎Ortega所指:男的对正经业务不忠诚,女的没法有忠诚的伴侣。


这样的行为,这样的青年运动,这样的堕落,能担当领导社会与国家的伟大使命吗?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