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解读6.18补选的成绩


·2016年7月16

 

紧接着砂拉越州议会的选举,大港与江沙两个国会议席也举行补选,结果国阵在三地都以大比数的选票把反对党远远抛离在后。砂州的州议会选举已在《大马华人周刊》撰文论述,这里不贅(请参阅181期)。本文现就大港与江沙两个补选提出本人的解读。


补选的五个观察重点

这次的补选有五个观察重点:第一:倒纳吉首相的政治运动得人心与否?成为这次补选最值得关注的议题,也是下届大选的预告;第二:反对阵线大分裂,会否影响到其选情?这次补选也是下届大选的先兆;第三:马来票在安华与马哈迪先后分裂巫统的严重考验下,是否仍对巫统不舍不弃?这次补选给巫统提供一个很重要的信心指数;第四:华人选票在上两届大选,都一面倒投给反对党联合阵线,这次面对到民联分裂造成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分道扬鑣,华人选票会否回流到国阵?这些补选也为下届大选提供一个重要的指标。第五:以西方为主的国际势力,尤其是美国,都极力扶持反对派的在野党,尤其认定安华领导的反对党阵线是他们心目中民主政治的标杆,下届大选若是安华领导的反对阵线仍旧落空,马来西亚的协商民主选举势必成为西方推崇的竞争民主选举的颠覆。因此,这次补选为下届大选写下了很重要的历史一页,本文尝试将上述五点解读,一一分析如下:


第一:倒纳吉首相的政治运动是否得人心?

这次补选结果,国阵大胜,在大港国阵得票16800张,诚信党得7609张,伊斯兰党得6902张,两党得票加起来也不及国阵。由此可见反对党阵线即使用民联或希联单枪出马,也赢不了。之所以会输,与民联分裂到不断换旗号有关,更大的原因是他们全力祭出倒纳吉的政治运动,以为这一选举辣招可以用倒纳吉来扳倒国阵。有关纳吉被指为贪污大案已在反对阵线闹了近两年,而且在街头、在国会、在调查庭、在媒体等等,真可说是佈下天罗地网,甚至还借前首相马哈迪亲自出马参加倒纳吉的运动,用心之大之苦,是马来西亚首相史无前例。可见他们是非要纳吉首相下台不可!


可是选举结果却刚好相反,反对派愈要他倒,纳吉却更加屹立不倒。可见用贪污的选举招数之所以不得民心,是因为这指责始终没法证明所涉及的数以百亿美元的巨款是给纳吉私吞用掉,所谓贪污的罪名,要能证明他把公家的钱转为私有私用。如果没法证明这点,便无法证明他犯贪污罪。纳吉作为一位政治家又是国阵的总舵手,又是政府的首长,由他经手的国家资源何止百亿?好几千亿也不为多。如果由他调配钱银便是他在搞公为私用,那是“莫须有”的罪名,试想想,单是国阵的选举经费涉及的竞选工作人员便不下百万,他们的经费何来?当家的便要想尽办法筹到,选举经费的筹措国有国法,只要不犯选举法,便不能说他犯法,要证明他犯法,贪污百亿令吉之巨,何等大罪,便要拿出实证来,何况这笔巨款如何藏,瞒得过人吗?瞒得过金融监管制吗?何况遍及全国全世界的金融管理员难道他们都是只效忠纳吉一人而不告密吗?所有这些疑点,倒纳吉的所有人都必须找出实证证明纳吉首相经手的钱不为公用而是私用。可是闹了近两年的时间,全世界的银行都找遍了,就是没法找到他贪污的实证。


选民的眼睛雪亮,他们看不到证据,也就更相信纳吉首相是为公不为私。因此倒纳吉运动也就弄巧反拙,反而为纳吉的清名宣传了近两年。诚如纳吉自己的解释:拨款给巫统各区部主席并不是贿赂,而是通过区部主席,把拨款用在各项为人民带来好处的发展计划。他在为人民做事,被反对派寃他由他两年之久,终于他在这次补选结果出来后,不禁仰天感激地说:我的忍耐换来大胜,是上苍回报我的一大鼓励!


第二:反对阵线大分裂会否影响到他们的选情?

这次补选,虽然两席本来就是国阵的,胜选不足为奇。可是大胜而且比上届胜出好几个百分点,那就不是想当然的事了。上两届大选,反对阵线给人的期望是他们很可能有机会推翻国阵而为大马大选创造联邦政府变天的历史,还以为民联的政党联盟一定会比国阵的政党联盟更民主更好。可是两届大选下来,推翻不了国阵政府,反而自己出现了严重分裂。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是原民联两大党,前者要靠华人票,后者争取马来票更多靠它。如今分裂到不欢而散,散到连“民联”也要改为“希联”,再在这次补选连“希联”也不敢用,民主行动党自己不敢派人竞选,只能躲到“国家诚信党”背后,在选前一个月才打出这个招牌,可见其临阵乱脚的地步。


选举结果,诚信党也只能和伊斯兰党不相伯仲,民主行动党想以诚信党抢伊斯兰党的回民票,完全抢不到,而是靠行动党拉的华人票。这不但取代不了伊斯兰党,而和该党划下了更深更阔的鸿沟,叫彼此永不回头,这叫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那是自杀之举。聪明能幹的政党不会轻言自杀,更不能自断后路。原本与伊斯兰党的分歧不过是政纲上接受不了该党执意要实施回伊斯兰法而已,只要自己调整一下,退一步海阔天空。


何况巫统可以在国会支持伊党提私人法案将回教刑事法列为国家法律的一部分,巫统可以而且还在补选大胜,也正说明了民主行动党缺乏先见之明,政治智慧比不上巫统。可见其失去选民,活该!也让全国选民看到好在“民联”没上台执政,否则政府党派分裂而搞到倒台,那才是国家的灾难呢!可见下届大选,反对阵线失去伊斯兰党,而公正党又陷入安华效应已过分消费,其发箭已进入“强弩之末”。这次补选正是来届反对阵线大败的先兆。


第三:马来票是否对巫统与其领导的国阵不舍不弃

这次的补选可说是很关键,因为接着安华分裂巫统后,曾一度威胁到安华会把马来票一分为二,结果2013年的大选,他没法攻破马来选区,即使在华人区和混合选区的大城市大胜,却输掉了“甘耪”的马来选区,赢得了选民多数,却赢不了国会议席多数,功亏一篑。


这次补选却出现前首相马哈迪退出巫统加入安华阵营,以马氏自己估计,以为以自己在马来人社会的声望地位,再加上安华的公正党,一定可以攻下这次的国会补选,以此结合两人的力量,以为一举便可攻下两席。接下去可先声夺人,在下届大选再攻下马来选区。想不到两人打错算盘,因为在马来选民心目中,两人领导巫统有功,所以支持两人。反之,分裂巫统有罪,哪会再支持两人?


何况在马来社会心目中两人已成水火不相容,是政治死敌,突然两人走在一起,又看不到有什么正义的结合,只为传说纳吉贪污而要打倒巫统的政权,这与打倒纳吉是两回事,英谚有言:“孩子虽脏,也不能把一盆水连同孩子也倒掉!”。华人有言:不能因噎废食!要巫人因为一人而放弃巫统,很难想象,因为巫统不是一人独裁的党,而是由中央到地方,层次分明,几百万人结构而成的政党。也正是因为不是一人党,所以在巫统历史上,那怕你是创党的大功臣如拿督翁,又或是王子出身的拉沙里,只要你退出巫统,你放弃巫统,巫统便会放弃你,马来选民也会跟着数百万巫统党员放弃你!


由此分析,可见今次原有的两个选区的马来选民都不卖马哈迪与安华的账,是理所当然。下次大选即使两人再次联手,也会再输,除非反阵有更好的政纲可证明他们会比国阵强。但反阵在雪州议会中已出现分裂,雪州执政已不可能胜任,要选民信任其可以做好联邦政府的工作?又何从信起?!由此探测,反阵下届大选,凶多吉少!


第四:华人票的问题

上两届大选,华人选票可说已由七八成再推高到近九成投给反对党阵线。今次的砂拉越州州选与两个国会议席补选,华人选票已很一致地出现向国阵回流的现象,砂州选举民主行动党在华人选区给人联这个华基党扳回。砂州上届选举,人联党竞选19席,只赢得6席。后来党分裂,州议员只剩下2位。本届州选人联党竞选12席,赢得7席,包括从行动党手中夺回5个华人选区。由人联党分裂出去的联民党,以国阵直属候选人的身份竞选7席赢5席。


这次国会双补选也都出现华人选票大幅回流给国阵的情况,像江沙的瑶伦新村,上届国阵只有363票。今次则得568票,比诚信党的415票多了三分之一有余。上届伊党代表民联得票861,今届只能88票,两届比较,国阵华人选票在瑶伦竟多近一倍。在JalanDato Saga华人选区,国阵也以大比数胜出,得票689,比上届的得票205票增加484票,诚信党只得票76,伊党则得236票。


由此可见,华人选票回流国阵已成大势,究其原因主要是华人选民上两届信了民联却又大失所望。这叫做“信心危机”,这是大选经常有的选民心态。即使不回流国阵,如果不满国阵的原因得不到舒缓,华人选民便会出现不投票的情况,今次的补选便有华人选区投票率比上届倒退的现象。相信下届大选也会出现同样情况,到时民主行动党将会受创伤!


第五:马来选民之所以支持巫统多过伊斯兰党,华基党要想打破种族界线更难如登天,便是社群主义的选举行为表现。

国际势力在热捧安华,希望出现政党轮流执政才是民主竞争的健康现象。可是今次三个地方的选举都让国阵大胜,若下届大选都循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反对阵线的真正希望便会更遥远了。因为马来西亚的社会结构是多元种族的结构,不是个人主义的社会结构。个人主义的社会结构要有公民社会才能实现。可是马来西亚社会不是公民社会,而是种族社会,而且这个社会结构深入文化、宗教信仰、语言、社区,要打破这些社会区隔的结构很难。除非能打破文化与宗教信仰,但是据法国社会学创始鼻祖孔德的研究,要打破一个种族的文化与宗教信仰,不是几代人的事,是千年也难改变的事。因此,只要这种种族社会存在的一天,公民社会的个人主义便始终取代不了种族社会的社群主义。


马来选民之所以支持巫统多过伊斯兰党,华基党要想打破种族界线更难如登天,便是社群主义的选举行为表现。西方社会本身是公民社会,个人主义利益至上,竞争的政党选举以个人利益去套取个人选票,在他们的社会是理所当然。可是在马来西亚这样的种族社会的社群主义,却不是当然而必然的事了!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