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中美越三方的战略博弈


·2016年4月16


习近平在2015年11月5日访问了越南,双方进行了两国两党最高层次的谈判与交流,习还到越南国会演讲。总结这次的国事访问,中国对越南党政最高层所传达的讯息除了两国要加强经贸关系外,最主要还有两点:第一是两国的意识形态与制度相同,两国的友谊是两党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与周恩来和胡志明在患难中好不容易才打下来的基础,两国的后人应好好加以珍惜、在今后的国际关系仍摆脱不了意识形态的冲突,两党都会面对到来自国际的威胁,还会有更大的需要去维持好同志、好邻居、好朋友的关系;第二,两国在南海的问题,不要让其失控,应彼此努力共建一个危机管控的机制,以免损及两国的正常关系。


美国在军事上“围堵”中国


显然,在过去五年来的东南亚国际形势的发展,已让中越认识到一个战略性的大问题。中国在被动的情况下,已然杠上了美国,自2010年奥巴马决定重新在东亚和东南亚展开势力再均衡,以免中国的发展把美国在本区的势力挤出去,因而全面展开“围堵“的军事岛链战略。从东北亚的日韩,经东南亚,再在南亚进行全面拉拢军事战略的伙伴。从最近美军派出“拉森号”战舰直接挑战中国的行动去看,不外乎在向其战略伙伴表态,美国不会对中国战略示弱。也因着美国对中国作出不惜一战的战略姿态,中国已没有其他选择,非要作出反围堵的战略奉陪不可。


就在这个中美战略对弈的国际气氛中,越南在这场围堵攻防的战略价值也就在中美越三方盘算中了。对美国来说,能够把越南拉进其围堵战略成为伙伴,以越南能发挥的作战实力,当可大大加强对中国的围堵功效。反之,对中国来说,能够拉住越南不参与美国的反华战略联盟,便是反围堵战略的一大成就。中美如此有各自的战略盘算,越南同样也有其战略考量,到底与中国或美国靠拢是祸是福?或是完全置身事外保持中立?都会是越南的盘算。


美越结合反华的可能性


首先且讨论美越结合的可行性,美国想尽办法要拉拢越南结伴,在过去五年可说已是不遗余力。例如希拉里任国务卿时出席在越南举行的一次东盟会上,看准了越南蓄意要和中国争夺南沙群岛的主权,马上投其所好,在大会上发言和越南同声同气,目的在声援越南和中国争夺,搞到中国代表在会上和美国吵得不欢而散。接下来的几场东盟会议,美国都支持菲律宾和越南的南沙立场,和中国唱对台戏,甚至还因为扶持菲越和中国抗衡,对越南展开连串的军事活动,包括联合军事演习,策划美越合作重建金兰湾的海军基地(金兰湾是越战期间由美国兴建起来的海军基地),策动日本加强对越的军事援助,鼓励美国石油公司和越南在南沙合作勘探与开采石油,加速美越经贸合作,两国高层外交访问频密。所有这些互动的情况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中,本属平常,可是一旦出现美国倾力布置军事外交剑指中国的形势下,变为刻意拉拢越南参与反华的意向已无法隐藏,也正因为中国也感受到这个威胁,在习近平访问越南的言谈中也发出了弦外之音,他再三强调中越关系不能破局,指的正是不想越南被捲入美国的反华圈套,否则对中越都是不幸。


至于越南会不会把习的好话听进去,关键还不单只考虑中越关系的利弊那么简单。最重要的考虑还是美越战略结伴的利弊。有一点越南肯定不会忘记的是,在冷战期间由南越和美国的战略同盟对越南所造成的损害不但远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对越南的侵害,甚至战后法越战争也没那么可怕,甚至在越南经常挂在嘴上的对华战争在史上出现多次,但比对美越战争,单是消耗的弹药总和,第二次世界的总和也比不上。被美军打死的越南军民高达三百万。单是越南难民潮活着逃到欧美世界各地的也不下三百万,死在南中国海的也不下五十万(联合国的估计),还有美军用来毒害越共所投下的化学武器,不但杀害无法统计的军民,到今天仍留下致癌的菌毒为害各地村民。至于B-52轰炸机地毡式轰炸所杀伤杀死的平民军人,也是越南史无前例。


  与美联手和中国 开战对越南不利


这些因为南越和美国结盟而遭致的惨绝人寰的纪录,越南也一定会考虑到,一旦美越再度结盟对中国发动战争,最有可能的战事是美国发动对中国空中轰炸,这对越南没有实质的利益,但美国在陆战发挥不到优势,必须依赖越南的陆军为主力,相对于中国陆军人多的优势,同时又无法抵挡中国再像1979年那场战争,让中国陆军长驻直入,对越南的军民牺牲无法估计。尤其想到这样的战争,对美国的战略价值是打击中国以维持美国的霸权地位不受威胁,对越南的战略价值则算不上有什么意义了,与其冒那么大的危险和中国开战,是祸是福,一目了然。


至于中国的战略考量,阻止越美战略结盟的价值肯定会对中国利大害小。若能争取到越南和中国结为战略伙伴,共同抵制美国干预中越关系事务,战略价值便可无限量。即使是争取越南在中美之间采取中立,也都可化解美越联手制华的祸害,有中立的越南,中国便可在西南用越南作为国防的屏障。在东盟的区域组织中,只要越南不向美靠拢,中国在东盟的外交运筹少了一个麻烦。


  中越结盟带来巨大战略价值


现在问题是中国要如何争取越南,从习近平在访越期间的讲话来判断,中越现存的最大麻烦无疑是来自南海的岛礁主权纷争,既然双方各执一端而无法解决主权的争端,习也只好建议以建立危机控管的机制以防止纷争失控,但这样做毕竟还是消极的权宜之计,要积极的应对还是中国一向主张的“搁置主权争议,资源共同开发”。此外,在东京湾区内中越也有过成功解决岛礁主权争端的实例,不妨在这成功的基础上所建立起来的信心,进一步在南沙解决主权的问题。比较美越结盟对中国可造成的破坏,是无法比拟中国与越南纷争所作出妥协而争取到中越结盟带来的巨大战略价值的。


此外,在习的访谈中,他也强调中越有着共同意识形态与政治制度,正是中越结为战略伙伴的最大理据。这讲法无疑在提醒越南共产党,过去美越恶战不正是因为美国反共所造成的祸害吗?既然美国反华是因为反共而来,将来怎可能排除美国再为反共而非要反越不可呢?这是一个最有说服力的排美说法。中国若能想法加强中越两党的交往,成功排除美越结盟便会有更大希望!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