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潮起潮退的南海外交

·2016年10月15

如果说2010东盟峰会在越南河内召开是奥巴马企图采用所谓东亚「再平衡」的外交政策来抗衡中国崛起,是南海潮起的开始,经过了六年推波助澜,奥巴马来势汹汹,大有呼风唤雨之势。可是到了今年在老挝召开的东盟峰会所见,奥巴马再也不见有什么法力可以在南海发号施令,只能眼巴巴看着东盟峰会在南海问题上平下风静下浪,在会议结束的共同声明中,把过去几年来将美国大事炒作的南海问题「束之高阁」,完全不照美国版本办事,只声明大家已同意订立「南海行为准则」,作为各方排难解纷的准则。


这个准则曾经由东盟与中国商讨了十多年,一直未能定案,这一定案也就标明了东盟已取得共识,与其由来自区域外的超级大国插手,把问题闹大,与其由个别成员国单方将南海纠纷拿到海牙国际仲裁庭去寻求仲裁而又无法落实裁决,倒不如建立自己取得共识的机制,起码可免除外力搅局将问题复杂化到失去自我控管。


奥巴马无法将海牙仲裁列入声明

尽管峰会共同声明通过时,奥巴马也在场,却无力如自己所愿将海牙仲裁列入声明中,无奈之余只好陪同安倍发出美日的声明说仲裁决定有法律的强制性。但连当事人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也不奉陪美日声明,而是在会前会中都主张选择与中国展开双边和谈解决南海纷争,不选择用仲裁去制裁中国。如此一来,原告要与被告言和,这是国际仲裁最乐意看到的结局,谁曰不宜。这一下美日不枉作小人也几难了。


美国在南海兴风作浪

由此可见,整个南海问题的由来可以从过去几十年的区域局部问题演变为国际紧绷的危机,都是源于美国在搅局。


奥巴马从2008年当选执政,不到两年,从2010年开始将南海当外交主战场兴风作浪,到了今次的东盟峰会,已是他主持美国外交剩下四个多月,由过去五年曾一度搞到东盟在南海问题无所适从,到今次东盟下定决心不听美国指挥而不在峰会讨论南海,只讨论「共同行为准则」,说明奥巴马在2010年来时兴高采烈,2016却扫兴而归。来时是外交乘风破浪,去时是外交退潮而去,他不可能再有八年主持美国外交,以后白宫权柄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

即使是希拉里当选做上总统,2010年的东盟河内峰会是她打头阵扛上中国外长杨洁篪的,但是后续乏力,被奥巴马换下来,由此估计她不会再像奥氏那么天真,知难而怯,应是合理的估计。


若是特朗普当选,从其竞选以来连番聚焦在反伊斯兰教国而当成是美国国内安全与国际恐袭的首要危机来判断,加上他背后代表的共和党商界利益为上的政治背景,恐怕会无法认同奥巴马弃伊择华的外交战略,更不可能摒弃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商机而与华交恶。由此来观察,连发起人的奥巴马也无能为力的美国南海外交战略,无论谁接手,也不会去沾上一个失败的战略。


奥巴马栽在杜特尔特手上

观察奥巴马的南海外交战略,其最大的失策是栽在菲律宾手上。在他六年前发动南海战略时,完全没有也不会估计到会有一个名叫杜特尔特的菲南达沃市的市长会被选上菲总统,更不会预见到杜总统会完全将上一任总统阿基诺三世的外交由亲美转为不听美国指挥,更没想到杜氏竟有胆识把前任总统一手搞出来的南海仲裁搁在一边,转而和中国寻求和平解决。


当然他也万万想不到自己会在反贩毒吸毒的问题扛上杜氏,而且隔空对骂,被杜氏骂「猪嫲生的」,并明言正告美国人自己有印地安人与黑人人权血迹斑斑,根本无权来教训菲律宾的毒贩人权。经此数落后,奥氏失控,马上取消原本预定在老挝会见杜氏的双边会谈。


奥氏原以为这一下杜氏会受国内亲美势力施压而会有所退却,可是眼见杜氏不但不在反毒人权之说有所退却,反而因棉兰老岛首府达沃市受恐怖袭击而颁布国家紧急状态令,这一个不合时宜的恐袭事件,形势比人强,奥巴马也及时领略到此时此地与杜氏争拗贩毒与反恐人权问题,未免强人之难,于是急转直下,在峰会餐前伺机站着和杜氏聊几句,一面说自己已不在意被骂,也表明会找机会再见杜氏。


“饥不择食”选上菲律宾

其实奥巴马的南海外交战略会选上菲律宾,与其说是奥氏未能预见到菲律宾会有杜特尔特的变数,倒不如说是奥氏选上菲律宾是「饥不择食」,既然一定要用南海作为外交反华主战场,除了选菲律宾下手,也就别无选择。


菲给奥巴马的假象是菲律宾从冷战开始便是美国的军事同盟,但奥氏却不愿看清美菲的军事同盟的真相是「有姿态没实质」,冷战时由美一手搞出来的「东南亚条约组织」始终是有名无实,只有菲律宾和泰国加入,而没有其他东南亚国家加入,菲律宾孤掌难鸣,事实上也就变成给美国建立军事基地别无其他军事意义(如加入韩战与越战的积极力量)。


当1967年东盟组成时,菲的军事基地反而成为东盟的外交负资产,后来马可斯实行军政独裁,美国的军援反而成为反马势力的眼中钉,科拉松领导的“人民力量”推翻马可斯后,第一时间要对付的便是结束美军事基地。


不只如此,要是奥巴马的政策团队不是「饥不择食」的话,当可看到,自菲国在1946年从美殖民独立以来,马可斯之前便有反美势力暗潮起伏,马可斯之后反美的总统除科拉松外,拉莫斯与阿罗约也都持续和美保持距离。阿基诺三世是个异数。像杜特尔特一谈到美国干预便火起的,才是美菲怨怼的常态。


阿基诺三世听从美国指挥将南海纷争拿去海牙仲裁,明知仲裁后要如何落实裁决,仲裁庭不会替你去抢回岛屿,美国也不会,否则便不会眼巴巴看着阿基诺在黄岩岛和中国展开军事纠葛,再也拿不回该岛。杜氏不亲美,不会被蒙蔽,因而便能看到仲裁一事是被耍、连美菲军盟也是纸样文章。杜氏之所以转而向中国和谈,奥氏若非自欺欺人,当可早预见到菲律宾实在是美国的战略弱点。


越南签下《南海共同准则》

既然菲律宾在南海外交让美国吃了一纪闷棍,越南是不是可靠?从这次的峰会共同声明可见到,越南见菲不再挺美,自己也乐得跟随大队签下了《南海共同准则》共同声明,过去南越吳廷琰兄弟的遭遇(被美军策划政变下被杀害)与整个西贡亲美政权被河内推翻,越南当今政权是过来人,当更清楚美国有多可靠,更何况与中国为邻无得选择,与华交好或交恶都有得选择。


在东盟十国中,经过奥氏六年的外交周旋,连受奥氏力挺的缅甸实权领袖翁山素姬也在峰会前访问中国并签下多项经贸合作与政治协商的方案,再加上与越南有过数之不尽的历史恩怨的柬埔寨这六年来成了中国的铁杆外交伙伴,而且还在东海岸贴住越南海域建立军商通用的港口,再加上老挝也成了中国的战略伙伴,泰国与马来西亚也和美国在闹不快,如此在印支半岛轻言亲美便要成了两面不讨好。


这一来越南也告知难而退,在这次峰会也表露出来。今后要彻底化中美危机为机会,就要看中国如何及时掌握杜特尔特与对东盟十国的外交,从而发挥南海周边正能量,如中国懂得主导的话,主导权已不在美手上。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