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特朗普算计普京能得逞吗?

·2017年1月14

国际关系说到底都是在彼此算计。你在我身上打主意,我也在你身上打主意,算来算去不外是在对方身上谋取利益。


英、美都在二战时算计苏联

特朗普突然一改美国自1917年以来的对俄外交政策,由反俄转为联俄。表面看来,这是特朗普颠覆了美国一贯的反俄外交政策,里子内却是一贯的利益计算。1917年苏联共产革命建立了莫斯科的红色政权,打正旗鼓要以共产主义推翻资本主义,以美英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如临大敌,立即封杀红色苏联。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面对到更难接受的德国希特勒的纳粹政权,英美便立刻在苏联身上计算。英苏先行达成秘密协议,要苏联由东边出兵打德国。丘吉尔的如意算盘是引发苏德开战,把德军主力由英伦海峡转向德苏边界。希特勒也不笨,也和史达林来个密约,答应苏德把波兰一分为二,于是纳粹德国在1939年占领波兰西部,苏联出兵占领波兰东部。后来希特勒挥军进攻苏联,果然如丘吉尔所料,德俄不但打起来,而且双方全力以赴,在列宁格勒打得昏天暗地,双方伤亡惨重,德国精锐被挫,为后来兵败埋下了祸根。


接着丘吉尔之后,美国总统罗斯福也找上史达林,要他出兵在东亚收拾日军。果如罗氏所愿,史达林也出兵,不过是在日军全面垮倒之前出兵占领半个朝鲜半岛,拿下库页岛和原属日本的北方四岛,也占领了中国东北,为战后创造了军事条件,直接和美军在东亚对峙。罗斯福也因此被国内骂成“老糊涂”。美苏也因此结束了“密月”,接着发动冷战,美国在苏联边界由欧洲到中东再到远东设下了“围堵政策”,志在困死苏联。美苏从此不断交恶,冷战结束后美国仍然不放过俄罗斯。


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在普京身上有何计可施?


美国在伊拉克花了三兆美元军费

特朗普要如何算计,首先可从他在竞选期间的辩论会上力批希拉里与奥巴马的中东外交政策,指在叙利亚和俄国展开军事对峙冒着和俄国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特氏这话说明了他看到了,普京执意要在叙利亚、土耳其以及埃及反制美国。


特朗普计算着过去美国在中东地区为着石油利益与围堵苏共的战略利益而不惜在此排斥苏联的势力,小布什家族的石油既得利益集团驱使美国在中东全面开打,打倒了阿富汗,又推翻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结果不但没法如预期般解决了这地区的反美“恐怖主义”问题,还劳民伤财,单是打伊拉克便花了三兆美元!


奥巴马上台后虽然不认同小布什采用越战的打法,派出五十万大军侵城略地,眼见美军在战场上欲罢不能,改而采用当地民兵代美国打的战略,结果愈打愈乱,利比亚的民兵自乱,叙利亚的民兵更乱,也门也都加入了乱事。如果说小布什在中东翻版“越战”,奥巴马则闯下了更大祸害的“伊斯兰国”。


特朗普要普京对付“伊斯兰国”

特朗普眼见欧洲已被“恐怖主义”组织与“伊斯兰国”所渗透,长此打下去,美国重蹈罗马帝国打了十一次十字军东征的覆辙,已可预期。与其自挖坟墓,特朗普的算计是“借刀杀人”,既然普京摆明车马决意要介入中东的乱事,特氏打的如意算盘是让美国抽身出来让普京去收拾由美国搞出来的烂摊子。


特氏的算计是俄罗斯不是回教国,本身又和中亚的前苏联联邦回教成员国不和,一旦卷入中东马上可见到的效果是直接杠上“伊斯兰国”,自普京派出航空母舰到叙利亚后,俄国大使在土耳其被杀害,接着下来“伊斯兰国”在东亚复制是预期的事。


伊朗原本就是美国的“麻烦制造者”,只要普京卷入中东战事,早慢也会杠上伊朗。因此,特朗普的妙想是一旦他和普京搭上,让普京放心全力以赴去惹中东、南亚与非洲众多的回教国,美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在此地区所做的笨事,当可马上轮到俄罗斯去做笨事。


特朗普这一套想法,小布什作为共和党大佬,感受到难以认同,也早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开腔反特朗普了。小布什显然是从石油的利益着想,知道特朗普在中东放弃重兵政策便是放弃石油,但特朗普计算到的是与其为了石油在中东花上天文数字的战争开支,不如在自己国内开采石油与石油气会来得更符合经济原则。


特朗普要北约盟国支付军费

除了在回教国家去算计普京外,特朗普的另一个居心是要调整美国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的军事承担。他在选举期间已再三强调美国在外的军事承担要调整为减少美国军费转为由同盟国支付。当考虑到要“北约”成员承担这个军事组织的开支时,特氏的考量是要加强美国与“北约”成员谈判的筹码,首先必须让“北约”知道美俄若改善关系,“北约”的军备便可纾减,同时也可向自己国内分说在“北约”撤减军备的可行性。


要说服“北约”成员与国内接受他的缩减“北约”军费的政策,特氏要和普京议和,甚至用乌克兰与克里米亚作谈判筹码,也是顺理成章了。乌克兰之所以勇于对抗俄罗斯与争夺克里米亚,全靠美国撑腰。只要美国不执意要俄国退出克里米亚交还给乌克兰,普京要处理乌克兰的叛变也会事半功倍。特朗普估计在乌克兰问题上是美国用这个地方来制衡俄国,只要美国不给俄国找麻烦,普京乐意和解,在特氏算计中,自会水到渠成。


把中国置于第一位的对手

除了中东与“北约”导致特氏算计普京外,还有中国因素也是特朗普不能与普京交恶的重大考量。


特朗普相信中俄交好是因为美国和中俄/苏交恶,美国选择和普京交好便可令到中俄交好走向松散。特朗普这一算计源于他上台后要把中国置于第一位的竞争对手。他在竞选期间已在多个问题上指摘中国在损美而自强,指中国削弱美国制造业,用的办法是让美国企业赴华设厂与中国廉价商品倾锁美国市场,货币控制等造成美国工人失业与工资停滞不前。特朗普借这些问题来争取选民支持他。他上台后要争取选民对他的信心,便非要杠上中国不可。


可是他也知道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修理中国的过程中肯定会用上所有可制约中国的可能筹码,例如南海问题、台湾问题、中日问题,一旦进入政治操作后,难免要和中国会有一连串的纠缠,而且还会出现军事紧张对峙,像对台升高军事联防,便是兵行险着。也正是奥巴马对中国展开“岛链围堵”政策,促使中国与俄罗斯走得更近,而且还出现中俄在东亚展开连串军事联合演习。美国联俄的政治作用是化解中俄联谊,让普京感受到没必要和中国铁起心来反制美国。美国藉此以削弱中国谈判的筹码。

 

要普京重蹈美国覆辙是一厢情愿

特朗普如此算计普京能否如愿以偿?普京与美交手已是身经百炼。在中东回教问题,普京不会笨到去穿上美国大兵的臭鞋,比起美国来,普京在俄国早已有过和前苏联回教成员国磨合的经验,例如车臣的乱事,能够不成为“伊斯兰国”的包袱,与伊朗和土耳其为邻,也早吸取到丰富的政治军事经验。何况在苏联占领阿富汗十年也都领教过在回教国用兵的体验。要叫普京重蹈美国覆辙,那是特朗普一厢情愿之想。


至于乌克兰与克里米亚、甚至“北约”,都是美国为俄国添烦添乱,只要美国罢手,俄国的这些问题会迎刃而解,何况与欧洲和东欧共事,何止千年?彼此一向能共存下来,已说明如果美国不干预的话,这里原本就不是俄国的问题。


说到中俄的关系,即使美国与俄国交好,不一定就是中俄会分道场鑣,何况中国经济崛起,中国能给俄国的美国办不到,尤其是“一带一路”的合作已由“上合”延伸到西伯利亚直达莫斯科,已有不少基建与工业合作发展在启动。普京是聪明人,自会知道特朗普对俄示好不会常态化,只是个异数,特氏顶多只有八年,过后美国人对俄国的故态又会复萌,不由特氏说了算!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