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马来西亚严守中立是最大的赢家

 
·2016年8月13

 

在国际政治要维持一个国家独立自主的中立路线,就好比在悬崖之间走钢线,自己掌控平衡点是主观愿望,客观条件却要面对严峻的风响吹襲、意志力不够坚定、精神不够集中、脚力不够,随时会失去平衡掉进深谷,玩完!


中立政治在国际上不易成功

因此在近代国际政治史上,不少国家都曾力求政治中立,不想惹上两极化的国际权力斗争,以为可以自保。事实却非如此。因此到目前为止,中立政治在国际不成气候,正好说明这个政治游戏不易玩。最令人难忘的例子在欧洲有比利时,在东南亚有柬埔寨,前者夹在德法之间,眼见自己夹在德法交恶之间,左右都不能逢源,只好宣示中立,以表自己不偏帮任何一方。可是这恰恰给了希特勒一个机会,因为德法交界早已彼此防备森严,法国还在边界防筑起能升降的大炮阵,放了炮便退缩下去,以策万全。德国知道强行硬攻代价太大,比利时宣布中立,恰好成为德法不设防的缺口,谁先下手打从比利时进攻,谁便占有军事优势,结果希特勒首先破坏了比利时中立,假道比利时把法国打得措手不及,所有边防大炮全无用武之地。这是欧洲最轰动的一次破坏中立的国际事件,希特勒此举是否加深了他成为恶魔的罪状?纽伦堡战犯大审判也无其中的这个罪状、学术上也无特别研究,总之是否要为破坏中立付出代价,没有研究,没有定案。

西哈诺被美国中情局推翻

柬埔寨的案例也令人难以介怀。要不是西哈诺亲王亲笔写下他坚持中立的惨痛经验,还真是鲜为人知。亲王在其《我与中情局的战争》(My War with CIA)书中,以不下两百页的事实记录了中情局想尽办法拉拢他投靠美国,让美军进驻柬国,共同展开对北越的战争。但亲王以中立不靠边拒绝中情局,也因此不断受到中情局渗透柬国政府,排挤亲王,通过龙诺将军发动政变推翻亲王。结果在义愤填膺下,亲王选择将中情局如何破坏他的中立公诸于世。读者若有兴趣想知道详情,随时可上网翻阅,原著初版权是由英国的Penguin出版。虽然西哈诺亲王早已作古,但他说的经历到今天仍不断上演,当年美军打越战的真正敌人是中国,越共在美军心目中也不过是“代理人”(Proxy)。


今天所见到的南海风云再起,美国也毫不讳言是要反击他所谓的“中国威胁”,也因此毫不手软要在东南亚拉帮结派,用军事围困中国。自2010年以来每逢东盟峰会的筹备过程中,美国便会伙同日本与澳洲争取东盟国家与其结盟。到目前为止,正如冷战时期那样,菲律宾表现得最积极,全面和美国配合。这次美国虽想再度在菲建立军事基地,却碍于东盟早有规定不愿看到成员国之间有外强军事基地,既然阿基诺母亲、前总统科拉松已正式终止美军基地,儿子只好改用“军事访问”(Military Visit)变相地让美军访问,反正可长可短,可急可缓,常驻也好,访问也好,军事上来说没分别。


菲越投靠美国围堵中国

讽刺的是,越南打美军打了下十五年,美越伤痕未干,两国关系正常化不到十年,却又在2010年开始越南被美国游说下,或是想借美国实力和中国争夺南沙岛屿的诱惑下,双方却又在东盟峰会上同声同气,企图把中国孤立起来。最近更见到美军重访金兰湾的情况。由此可见越南这个国家真是“喜怒无常”,这种脾性与中立政治真可说格格不入。说其“喜怒无常”并非无根据,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过后,中国曾支持越共打法国,打走了法国,还声援其打美国。可是美越枪尖未寒,越南却又杠上了中国,打完了美国竟不顾念柬埔寨中立之情,挥军一举侵略了柬国十多年不走,最后才被迫撤退。现在又连同美国反制中国,有了这样“喜怒无常”的邻居,也难怪柬埔寨的韩森政府今天再不像西哈诺亲王那样相信中立政治。正如比利时遇到急燥的希特勒,和其讲中立,是自讨苦吃。


因此就在越南投向美国的同时,柬埔寨在东盟峰会上,选择了偏向中国,这是出于过去越战时期的经验,中立变成自我孤立,也就接着受美国的CIA策反,连环下来是受越南侵略。受到这种惨痛的教训后,柬埔寨已学会保护自己的最佳办法便是舍弃中立,虽然和中国没有共同边界,但越中有,只要越南再敢来犯,中国也会像1979年那样“围魏救趙”,将越南惩罚一番。这便是柬国一而再,再而三,敢在东盟峰会上靠边站而脸无懼色,美国再也拿他没奈何!


马来西亚搞中立两边讨好
除了柬埔寨吃过中立的亏,还有一个国家也一向很小心地在悬崖间走钢线,这便是马来西亚,但其走的外交平衡路线与柬埔寨不同的是,后者不讨好两边,前者则两边都讨好。例如冷战期间,马来西亚虽然不做美国的战略棋子,却也不得罪美国,更懂得和英国搞好关系,用英国来挡住美国的压力。碍于英国的面子,美国也不敢对马过分。可是在这次的美国孤立中国的战略部署中,尽管马仍采用两边讨好的中立政策,却连串发生迫使纳吉苦于应对的事件,而且件件是令到他的中立政府受到严峻的考验。这有点像当年西哈诺亲王的遭遇类似:即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软硬兼施的手法使到纳吉政府防不胜防,例如在南海主权纠纷中,美国再三要马政府归边到菲律宾与越南,接受美国的维护,美国所期望的是将东盟四个南海主权声索国拉在一起,像菲越那样和中国对立,像菲律宾那样交给国际仲裁庭判决,也接受美国军盟之约,在东盟峰会上也支持声讨中国的声明等等。


这明显要马来西亚放弃中美两边平衡的中立政策,纳吉不肯就范,施用既不冒犯也不就范的对策,即坚持要亲自和中国展开双边谈判,依据联合国海洋法以取得和平解决的办法。在东盟峰会上,更强调要维护东盟一向主张的中立政策,东盟区域问题、东盟内部寻求解决、不接受外来干预,既不认同菲越偏美,也不认同柬埔寨偏华,专注在稳住东盟的多数。自2009年纳吉当上首相后便坚持这中立路线,美国也始终没法突破马来西亚,也争取不到东盟多数。


美国要把纳吉拉下台

软的一套不行,硬的一套也不断使出来,目的是要把纳吉与国阵政府拉下台,换上安华当政。当初马哈迪当政时曾不断与美国打对台,直到马氏发现安华是美属意的倒马内应,要借安华上台来改变马来西亚的政局,从而借安华来走亲美路线。马哈迪下野后,美国公开扶持安华的程度更强烈,除了借民主人权为名声讨马政府外,连串的倒纳吉事件也在国外配合,其中“一马公司”被指为贪污事件,首由《华尔街日报》借揭发为名,接着在美发动司法侦查下,成为日内瓦、新加坡、澳洲等国际金融追查大案。国外如此大阵仗指控纳吉,国内以安华为首的反对党更是如鱼得水,那有不兴风作浪的。加上马哈迪与纳吉又有过节,局势竟发展到马哈迪与安华两个死敌也告联手对付纳吉,并发动巫统内乱,企图用前副首相兼党署理主席慕尤丁的势力,一举把纳吉拉下台。


利用“一马公司”倒纳吉

可是“一马公司”涉贪的疑云,不是《华尔街日报》说了算数,事实真相如何全掌控在主持“一马公司”的纳吉手上,原来这家国有公司是由纳吉倡组的“一个马来西亚计划”之下产生的大机构。在这计划下,纳吉表示他所要传达的理念是将不同种族的地位和权益以公平公正、彼此之间能同占惠益、团结一致。为达到这目的,在“一马”大计下,一口气成立了二十五个附属机构:例如“一马信托基金、一马书券、一马驾驶执照援助计划、一马援助金、一马折扣卡、一马人民鱼店、布店、商店、诊所、一马人民套餐、一马房屋计划、一马除贫计划、低风险妇产中心、传呼中心、免费乐龄人士医疗计划、一马人民德士计划等等”。因为有这众多开支,便得有财政来源的机构。因此被指的数以几百亿美元的贪腐疑款,纳吉一人可绕过这遍及全国全民的众多机构把那么大笔钱放到自己口袋里吗?传媒可以吠声吠影,但全民不会“蜀犬吠日”。巫统全党首先相信纳吉,因为全党上下、整个内阁、整个国阵友党,都曾经手“一马公司”的钱。这一来闹了好两年,国内根本动摇不了纳吉的权力基础。即使最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与美联邦司法机构采取行动说要冻结“一马公司”在他们国内的存款,但所起诉的只是民事案,而且也没叫纳吉沾身。因此这一风波在大马已疯传为国际倒纳吉的闹剧,甚至连马哈迪也因拍上安华而退出巫统,但也无法拿到马来社会的主导权。


马航两架班机出事与美有关
除了“一马公司”事件外,两架马航班机先后出事,一在飞往北京途中彻底失踪,经过两年多国参与搜寻也全无线索,一是在乌克兰上空被飞弹击落。美国在第一时间声称掌握证据指是俄国所为,经马荷两国派人到出事地点检查飞机残骸检验后,也都无法将事件侦结。这两件事都将马来西亚牵连到中国与俄国,一不小心处理,便会叫马来西亚和中俄结上樑子。这种很反常的连串空难事件,就不说有什么“阴谋论”去怀疑有什么目的干出这“阴谋”。就空难的结果,已然有政治效果,可以看到这正合乎美国的利益。这就不得不叫纳吉格外小心,不要因此事而挑上中国或俄国。大马当地的舆论更是纷纷将空难怀疑是美国所幹。马哈迪更公开撰文指MH370失踪,美国无可能不知其下落。推搪不知,便很有问题,马哈迪的潜台词便是美国所幹。


美国之所以锲而不舍要把马来西亚拉拢过来,将其中立视为眼中钉,正如当年视西哈诺的中立那样,正是因为柬国的中立与否和越战的输赢很关键,现在马的中立与否也和孤立中国的成败很关键,马不跟着美国走,却坚持要和中国一对一谈判,孤立中国便有缺口。美国硬推TPP,目的是要在经贸课题上孤立中国,马却坚持和中国加强经贸,而且还是中国在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这又是一大缺口。如此眼中钉怎可能不去之而后快?


美国要分裂马来人很难

不过,与柬国不同的是,马来西亚内政不像当年柬国那样不稳定。恰好相反,美国要分裂马来人难之又难,一来回教徒主流不信任美国,因此被美国力撑的安华便越得不到马来人支持,二来巫统已成为马来选民最大利益的最佳维护者,即使华人选民全都支持反对党,也都动摇不了巫统的权力基础。这在2013年大选已证明过了,这也反映了为什么“一马事件”与两次空难,反对党再咆哮,美国再动心思,也都动摇不了纳吉与巫统以至国阵!


看来美国的离间计这回事敌不过纳吉的中立计了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