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马中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内涵探讨系列之一

·2016年11月12

纳吉首相访华取得的成就,除了获得中国三百多亿美元的投资贸易协议外,更具长远利益的收获是双方最高领导人已取得共识,要为马中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习近平国家主席并为此作出了极具启发性的讲话。他说,中马双方要想法为这伙伴关系充实更丰富的内涵。习说这话是针对中马伙伴关系,无论是从马来西亚所具备的地缘政治战略价值的角度去看,或是用中国划时代开创世纪的发展战略“一带一路”的角度去看,都可说是高瞻远瞩之言。因为如果能充分配合马来西亚的地缘政治与中国的“一带一路”,不但能充分发掘马来西亚的地缘政治的正能量,同时也能让中国的“一带一路”取得一个软着陆的战略要津。


本文试就中马所具备的合作发展优势,讨论如何发挥中马伙伴关系的内涵。《大马华人周刊》由本期开始将会有系列文章针对充实伙伴关系的内涵作出研讨,敬请守护爱护本周刊的有识之士参与讨论,以资集思广益之效,来论可直接电邮或来函给本周刊编辑部。


大马地缘政治的战略价值

首先谈到大马所具备的地缘政治的战略价值。众所周知,一个地方的地理位置,可以是军事上的重大战略招点,拥有它,进可攻,退可守。马来半岛所处的马六甲海峡,正是守护印度洋与太平洋通接的要津。也正是因为如此,自欧洲帝国东征后,首先由葡萄牙与荷兰先后占据马六甲作为他们的军事据点,之后更有英国与日本占据整个马来半岛和新加坡。英国在半岛建立殖民地后,更在新加坡建立号称是“击不沉的战舰”海军基地,如此在东南亚称霸超过百年。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首先也锁定了马来半岛,但不正面从海上进攻英国的新加坡海军基地,而是打从吉兰丹的哥打巴鲁登陆,以森林作为其战略掩护,很快便解决掉半岛上的英军,接着从背后进击新加坡,才两公里宽的柔佛海峡哪里挡得了日军攻势?2万多的英军措手不及,全部投降。日本占有了半岛后,不但打从这里迅速攻陷荷兰占有的印尼,还有美国殖民地菲律宾也不保,英国殖民地缅甸也接着变成了抗日联军的对决战场。日军的头子山下奉文之所以被称为“马来亚之虎”,正是因为日军以马来亚为作战基地,在此发号施令,成了马来亚的“老虎”了!


马来西亚元首轮任举世无双
从军事的战略来看马来半岛的地缘政治,过去的历史呈现出来的都是负能量的一面。马来西亚独立建国以后,从过去半岛苏丹王朝的政治经验,互不称霸,与世无争,各自为政,反正天然资源丰富,自供自足,子民乐天知命,不下十个王朝深知各守本分是各王朝的利益最大公约数,也因此相安了数以千年。直至欧洲帝国出现后,马六甲王朝被灭,其他九个王朝都变成英帝国的“保护国”。英国殖民地政权结束后,半岛上的九个王朝本着过去久远传下来的政治经验,很快就愿意采取合作互利互不侵犯的传统,结合为马来亚联合邦(1963年后联邦扩大成为马来西亚联合邦),反而有相当多人口受了英文教育,继承了英国的政治价值观,看不惯半岛的马来政治传统(封建王朝一向有封赐特权的传统),主张公平竞争,由于诋毁宪法保护下的马来人特权,引致新加坡加入联合邦后争议不断,最后新加坡退出联邦成为结局。而马来西亚联合邦自1957年独立后一直实行9州苏丹轮流出任联合邦的“共主”最高元首(Agong)几半个世纪。君主立宪制度平平稳稳,联合邦国王由九个苏丹轮任,每人担任5年,毫无争议,各邦子民不分彼此,移居自由,华巫印三大种族的国家认同也不用半个世纪便能软着陆,归根究底,这是拜半岛地缘政治孕育出来的传统所赐。


这个传统的核心价值所体现出来的正是地缘政治的正能量发挥,即使是经历过西方“零和游戏”的政治游戏规则,在此利用半岛所具备的地理位置将其地缘政治负能量发挥得淋漓尽致,最后还是恢复了半岛固有正能量传统。


如果深入研究,半岛上的马来传统之所以摒弃“零和游戏”的竞争哲学,并非意外,而是由天然的地理条件所孕育出来的人文习惯。凡是对马来“甘榜”(传统马来人乡村社区)有认识者,都会体会到天然的地理条件,为在马来半岛的生活条件提供了与世无争的条件,吃的条件一年到头有生命力旺盛的各种不下二、三十种的水果,鱼米之乡更是稻田天然形成,鱼供不绝而易捕捉。没有四季终年是夏,衣着不必怕冬寒,气温一年都维持在华氏70% 至90% 之间,地震风灾海啸火山全都“免疫”,如此一个生活条件,又有什么必要去和人竞争、自取其辱呢!


大马外交政策以和为贵
也正是因为有了半岛的特有地理条件所形成的地缘政治一面倒向正能量发展,也就不是预料外的事。所以1957年建国以来的马来西亚联合邦,所奉行的外交政策,不必特别去宣扬与意识形态的包装,已是很自然的维持与世无争,与人为善的中立外交政策。因为这种与人为善的自然行为,建国以来的许多重大抉择背后的驱使力(Driving force)都是出自“以和为贵”的核心价值。


这种重大决策俯拾皆是。就以新加坡分离出去这重大的国家大事,竟轻易让其独立建国,这是举世罕有的,此后两国也相安无事。


又,1969年“513事件”后,两年便制定了“新经济政策”,深知之前的华人于经商而让其掌握经济,巫人习惯当公务员而让其掌握政治,如此华巫分开发展经济与政治的做法,行不通,因为如此会加深华人富巫人穷的问题。一般所见到的全球现象,一旦出现种族之间贫富不均问题时,压富或劫富济贫,是惯常的现象。可是巫统上下却想出了“新经济政策”的办法,立法要华人企业多雇佣马来雇员,董事会也要有三分之一的马来人出任董事。这立法表面看来对华人不公平,可是自1972年实践以来,因为巫统志在借华人的经商经验栽培巫人经商能力,在政策上鼓励华巫合作公司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例如银行借贷与土地买卖,先前华商对“新经济政策”的负面感觉也一扫而空。不过四十年后的今天,巫人企业家与他们所创造的国内总生产(GDP)已可与华人等量齐观,而华人企业也因为GDP迅速增长,致富的机会多而大自不必说。而马来西亚也是世界上唯一能改变回教人口压商的习惯,唯一能栽培回民全面认同商业发展的成功例子。


马中建交是君子之交
又,这次纳吉首相访华时曾在《中国日报》撰文,他说1974年当越战打得正酣时,整个东南亚已陷于东西冷战的氛围中,纳吉问他的父亲拉萨首相为什么会有胆识去访问中国,还与中国建交,他父亲答道:他知道周恩来总理是可信任的好人。因此对中马建交将两国邦交正常化很有信心。有纳吉这段话,可见拉萨是以君子之心去度君子,而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因此中马便在君子之交变成两国关系不断加强。在东南亚十国之中,关系能像中马那么稳健发展的,没国能出其右!


由上引三个重大政治事件,可见马来西亚与人为善的传统绝非意外,也非虚传,而是实实在在由天然地理条件下孕育出来的自然行为。


“一带一路”向发展中国家传播经验

有了上述地缘政治之正能量发挥而成为马来西亚的政治传统。刚好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又是以中国成功发展基础建设的经验,以中国人的政治哲学: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将自己基建经验向其他发展中国家传播,其出发点是当大家的基建发展出来后,因基建而带动的工商业发展,与城镇发展也就会水到渠成!脱贫后的国家也就会有更大的生产与消费市场,整个世界的经贸能量便可翻几番。这种想法与做法,与过去殖民地主义的想法做法刚好是两个对照,前者利人利己成为双赢的结果,后者是损人利己,搞到世界贫富不均天下大乱,也就在预料中。


中国要推动“一带一路”,要找上马来西亚是明智之选。正如今次纳吉访华所体会到的中马合作空间可无穷无尽。今次两国所达成的合作协议,已超越了双方的经贸关系,直接迈向了好几项大型的基建项目,如海港、铁路、城市发展,工业园区、科研合作、农业发展合作、教育合作等等,都打破了国界的局限而出现两国发展整合的格局。这是中马全面伙伴关系最扎实的内涵,值得两国全民称庆!

 

   系列一  •  系列  •  系列三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