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砂州选举预告希联下届大选大势已去


·2016年6月11


砂拉越今年5月7日州议会选举揭晓后,选前受关注的新闻是国阵与希望联盟的竞争会有什么结果。尤其是华裔选民会否继续由国阵流失给希联?选举结果出来后是国阵大胜,82席赢得72席,希联只得10席,比上一届的15席少了5席。可说是选情一面倒向执政联盟。

历届砂拉越的国、州大选,行动党都专攻华人票,以为只要打华人的悲情牌,便可无往而不利,尤其是2013年的国会大选,整个在野党的“民联”(今届换为“希联”)都集中在全国所有华人多的选区鼓吹国会大选要变天,並把华人现有的政治地位说得惨不堪言,令到华人信以为真,只要把选票投给民联,便可把国阵赶下台,从此华人的政治地位便可得到“解放”似的。


2013年八成华人票投民联

于是2013年国会大选华人选票几乎有八成多投给了“民联”三党候选人,尤其是华人占多数的选区碰上了行动党候选人,更是可高达九成支持了行动党。结果证明了华人选票即使全给了民联,还是没法扳倒国阵。由此可见打华人牌不但会误导华人,同时行动党与其民联成员党也是自欺欺人。这次砂拉越州议会大选希联与行动党之所以会惨败,说明了靠打悲情牌惑众已失去了其公信力。


砂州这次大选可说是预告了下届国会大选希联会输得很惨,尤其是行动党,如果经历砂州今次的失败(行动党上届胜12席,今届只得7席,几乎不见了一半)仍不觉醒,仍在打华人悲情牌,下届大选会输得更惨。这个预告,相信希联与行动党应该会更清楚为什么下届大选会更不乐观。


就以砂州选举来说,行动党上届只派出15人参选,今届却派出31人,多出一倍多,可见其信心十足,以为加上友党40人参选便可在总数82席中稳操胜券。但是信心过了头,行动党不但没法拿到更多席位,反而是倒退到由12席变7席,公正党则保持3席。另一个盟友诚信党则空手而回。希联加倍用力却倒输得更惨。若计华人选区,行动党也倒输得相当难堪。


渲染政府对华人不公平


虽然这只是砂拉越州的选情,可是就竞选政纲来说,希联主打的悲情牌,却是一张牌打遍全国各州,不但对华人选民打悲情牌,对马来人选民也一样打悲情牌,对华人所渲染的悲情牌是政府政策如何对华人不公平,尤其是经济被不公平对待,华文教育被打压。对马来人的渲染的是安华受到司法不公不义的对待。以为公正党只要拿到马来人的四成选票,行动党拿到八、九成华人选票,再由回教党拿下一两州的多数马来选票,国会便会变天,州议会少说也会争它六或七个州。这一来国、州两种议会不变天也几难。

 

可是由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的三结合而成的民联,不但三党的结合天生已有体质不健全的问题,以悲情作为其政纲的主调,也是一大失策。后来回教党与行动党闹翻,退出民联。行动党和公正党再与从回教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组成希望联盟。希盟同样先天不健全。

 

行动党与回教党 对宗教立场不同

先说民联/希联三党结合先天失调的问题。第一个失调是行动党与回教党早已是貌合神离,这问题不是只出现在2013年大选之后,早在过去两党已经常为了宗教的立法主张而公开龃龉。例如回教党执政的吉兰丹州一旦传出要以回教教规制订某种法律时,行动党便会以华人代言人的立场表示反对回教党的主张。


到了2013年州选出现民联的执政由吉兰丹走出到槟城、雪兰莪三州由三党分别执政的情况下,回、行两党的宗教政策相左,也立即浮出台面,两党也受到考验而愈行愈背道,最后竟出现回教党与巫统公开示好的现象。


至于公正党与回教党的选民基础有出现重叠的情况,表面看来这问题不大,可是一旦大选来临落实到两党议席分配的问题时,便会争到脸红耳赤,谁也不会相让,尤其是像雪兰莪州议会,两党谁议席多便谁当政的问题浮上台面后,问题便不简单了。尤其是公正党並不如预期那样可以取得马来选民多数支持的答案出来后,回教党便会发现先前的退让已吃了亏,这个情况在民联执政的州如雪兰莪便开始不和了。

这一来说明了三党在选民结构重叠下变成了民联有结构不健全的问题,公正党与行动党有华人选民重叠,公正党与回教党有马来人选民重叠。行动党与回教党最不合拍的是前者太过倚重华人票,因此而过分宣扬华人问题,在回教人士听来便很不是味道了。


也正是因为三党联盟有先天不健全的结构性问题,在民联执政的州议会,三党的矛盾也就再也掩盖不了。对比国阵执政几十年,鲜有其成员像民联在雪州那样搞到可能拆局的危机。而且还出现公正党为安华家人上位州务大臣而叫该党当选议员辞职让位补选,以及公正党籍州务大臣卡立被迫让位的狼狈情况。最后是安华夫妇都当不成州务大臣,反而由阿兹敏上位。


看在选民眼中,绝对不是好事,也与他们对该三党联盟的期望大有出入,最少国阵还没见过有同样的窘态。竞选如逆水行舟,不上则下,民联没有好表现,变成新成立的希联不倒退才是反常呢!


行动党执政的槟州不承认统考

说到民联/希联政纲打悲情牌的问题,下届大选还未到,但已出现的砂州大选已经预告了其选情不利。先说华人悲情牌的政纲,行动党原以为砂州华人选民为数不少,再打华人悲情牌大有胜算,可是由土保党担大旗的砂州国阵在这次的选举政纲中便针对华文教育的问题对行动党作出反击。


土保党党魁也是砂州首席部长丹斯里阿德南公开挑战行动党说,砂州政府做得到承认华文独中的统考文凭,为什么行动党执政的槟州已当政两届,到现在仍做不到。砂州行,槟州不行,这是行动党不愿做,过去推到联邦政府身上,並把华人教育被打压当成事实来渲染华人的悲情,现在砂州已证明华文教育有悲情的讲法是政治假议题,行动党在槟州执政不愿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只能说是没问题当有问题来炒作,藉此误导华人恨上联邦政府。在这次砂州选举中,华文统考文凭被土保党还击得很厉害,叫行动党无法招架,这也正是制造假议题自误的后果。


打安华悲情牌不再有效


除了华人悲情牌的政纲在误导华人选民外,公正党将安华被法庭定罪当成悲情牌来向巫族选民渲染,也是政治的败招。对一般选民来说,安华因为不法行为而被起诉,把这宗官司说成政治打压,可以说服一些人相信:但一次再一次被起诉和定罪,而且是同样的罪名又有不同的证人,要人再相信是政治打压,那就不容易了。更何况会有更多人不相信法庭的堂堂大法官一次再一次受政治利用来打压安华。


何况过去有不止一次的大案已证明马来大法官坚持司法独立是毫无畏懼的。例如判巫统为非法组织而迫使该党重新注册,甚至还发生新旧巫统两党注册的“双胞案”,一个法庭敢把执政党判为非法组织,要叫人相信法官受行政左右,相信不会有太多人相信。因此将安华受法庭判罪说成是政治迫害未免太牵强了!


偏是公正党的诞生由头到尾都把安华的不幸当成悲情牌来打。一个政治领袖的光环再亮,也会有过气的时候,公正党过去十多年都在唱安华的悲情,如果下一届大选还领略不到今届安华在砂州大选的选举效应已今不如昔,还再打这张悲情牌,在全国大选全面垮下去,恐怕将是公正党的宿命!


要讲经济、社会与政治理想


总之,民主选举除了唱悲情外,更大的事更多的时候要讲经济、政治与社会理想,与发展大计。单从负面的东西去叫人同情,其政治效果很短命。更何况在巫统领军的国阵管治下,巫统与马来人失去了一个政治领袖,不是他们的末日,而他们享受到的国家整体发展成就,已有目共睹。把安华看成是马来人最大的希望,未免把马来人的政治智慧太过低估了!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