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宏大精深战略眼光看马阿的合作

·2017年3月11

由首相纳吉代表马来西亚政府与沙尔曼阿都拉阿兹国王代表沙地阿拉伯展开的双边会谈,成功签下了两国多方合作的联合声明。就其声明内容来判断,合作项目包括了能源、商贸、投资、军事、教育、媒体、国际关系等,可说是马来西亚对中东外交、经济、安全、文化、投资等的重大成就。


联合声明所谈判的议题包括了政治、经济安全等,这也因此标志了马阿两国关系得到了加强。像军事上的合作,是极之敏感的议题,不是深交是不会进行联合训练与演习的合作的。


沙地阿拉伯在中东代表了回教国家中宗教温和、外交开放、经济发展也力争上游,尤其在石油能源的发展不但技术先进,市场也拥有举脚轻重的地位。


911恐袭后中东局势大大改观

过去西向政策导致其与东南亚国家较少有可观的关系。现在整个中东的政局已大大改观。自2001年发生了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挥军一举攻占了阿富汗与伊拉克,接着再发动“阿拉伯之春”军援利比亚,把卡达菲政权推翻,还鼓动与提供武器和军事人员发动也门、叙利亚、埃及内乱或政变。


西方的如意盘是以为通过民间武装造反,可一举而在中东建立以西方所谓“民主与自由”的政权。出乎西方,尤其是美国意料之外的是,所有这些被西方搞乱的国家,没有一个能不陷入兵燹不停、四分五裂、民不聊生的境地,连安定也谈不上,又何来稳定发展以市场为基础的民主、自由、法治的社会?


尤其叫西方所料不到的是这片动乱的中东国家突然冒出一个更视死如归以西方为敌实行更恐怖手法的“伊斯兰国”。这组织的成员不但侵城掠池,更以报复的手段与本土亲西方政权的政府决一死战。他们愈战愈勇,而且其恐怖组织无孔不入,可埋身在难民群中走去欧美发动恐怖攻击,也可借移民的机会,在西方国家内部近身发动“人肉炸弹”或持枪扫射等恐怖行动。


西方社会因中东乱局“四面楚歌”

处此乱局,不但被改造的中东回教国陷入不能自救,连西方社会也告“四面楚歌”。影响所及,欧洲所见民意一片挞伐之声不满政府涉及中东或其他回教股国家的内政。英国如此,法国也如此,德国也告迷茫。美国更出现以反回为第一重大政纲的特朗普政权。当选前,特朗普的反回言论曾惊动世界舆论,连美国奥巴马及其民主党也斥责特朗普的全面排斥全球回教的政策非常离谱,可是特氏却偏偏以极端反回的政治立场而当选上位做了美国总统。


可见欧美国家与中东国家的关系已出现国与国的外交陷入尴尬的局面,而社会与社会的民间交往也直线下降。如果特朗普不接受回教移民甚至旅游做生意,要对他们深入调查的政策不放弃,不但中东不论什么宗教派别的国家(大体上可分为什叶派与逊尼派两个阵营)与什么社会团体,都无法被信任而阻止了互相来往。更糟的是连非洲与东南亚的回教国家与其社会组织也都连带被拖累,令到这些国家的回民无法正常地和西方国家的政府与人民互相交往。


就是出在上述这么一个世界大局的环境下,以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国家,无法和西方国家正常交往,而且还被发动的联合国进行制裁。关系恶化,可见而知。


弃欧美转而到东南亚旅游求学

即使是以沙地阿拉伯为代表的逊尼派国家也都无法置身度外,一样出现交往的困难。这个困难早已在2001年“911事件”过后,已然出现大批阿拉伯子民放弃欧美旅游与升学,转而来东南亚旅游与求学。


马来西亚机场与学校出现阿拉伯服装的游客成群结队已好几年了。也就是在这个国家客观环境的转化声中,中东回民弃欧美而转来马来西亚与印尼,是顺理成章的事,而沙地阿拉伯的国王沙尔曼亲自来访马印当可视为一个标志着回教国家东向寻求内部整合时代的开始。


回教国家集中在中东、非洲与东南亚的马来西亚与印尼,全部总人口多达十四亿。这个数字,如果像中国与印尼集中在一个国家,中国有十三亿,印度有十二亿,其国力当不可小看。


有朝圣向心力 却无内部社会向心力

回教与天主教的教民同是十四亿,人口虽不集中在一国,其实力可以非常可观,但却得不到其应有的重视。天主教还有一个梵蒂冈作为宗教权力中心,可以对教徒凝聚向心力,回教却只有一个“朝圣”的中心,但因为加上派系对立,有朝圣的向心力,却没有内部社会的向心力。


在过去受西方殖民地主义管治下,回教国家被西方分而治之,更没法有回教整合的政治、社会与经济的中心势力。冷战期间,世界分为东西两大势力阵营,回教国家又被东西分裂,成为亲苏与亲美的两个对立阵营。


现在东西冷战已然过去,西方国家在21世纪既然出现像欧美现在没法控管而迫得要排斥回教国家与社会的局面,当是回教世家伺机自我整合的开始。


沙尔曼殿下如此高调访问马印两国,而且设定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与安全的合作发展计划。这是前所未见的有计划、有规模的合作计划。


沙尔曼殿下此时选定马印两国,不但着重中东与东南亚地域合作的战略选择,而且也看重“世俗”政府互相合作的战略选择。


正如马阿这次的联合声明所写明的反对伊朗干预回教国的内政,反对“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而且也写明要公平处理巴勒斯坦的建国问题。双方为了要有长期与有计划地团结世界回民共同缔造“全球和平中心”(Global Centre for Peace)並表明由马阿两国的国防部协调推动。


获得普遍信任与尊重敌人少朋友多

由于马来西亚一向秉行温和的回教信仰与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阿拉伯也有同样的建国方针,两国也因此获得国际普遍的信任与尊重,敌人少,朋友多。两国合作而得道多助,对整合回教人口可获得国际普通认同,当在预料中,印尼近年也出现温和与建设的政府,大家也会相得益彰。

值此中国正在推动“一带一路”与“亚投行”,而且在马来西亚也取得全面投资与市场的合作,中国也已设定中东与非洲回教地区为“一带一路”为其发展对象。


如此一来,若能顺利发展中回的经济合作,以中国十三亿人口加上回教的十四亿人口,当是世界最可观的一个新兴的经济力量。回教社会之所以长期不稳定,主要在于他们的经济有潜能(天然资源尤甚),但无法发挥。可是,一旦经济改观,政治也会改观,这正是马阿两国的切身经验导致他们有此宏大的信心与计划去推动回教社会经济与政治的整合!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