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七大政纲特朗普不会轻言放弃

·2016年12月10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引起全球关注的问题是他会不会如他竞选过程所说的要彻底改造美国?大家注意到他说的惊人之语包括:

(一)是要在美墨边界筑起一道围墙,禁绝墨西哥非法移民;

(二)是要严禁回教徒入境美国;

(三)是要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重新订协定,否则取消;“跨太平洋伙伴协约”(TPP)也要放弃;

(四)是对货贸入口税征收45%,以阻止美国企业出走;

(五)是对外驻军协防要由当事国支付美国的开支;

(六)是修改法律解除国内能源蕴藏之生产限制,同时也解除对能源基建项目的限制;

(七)是重建基础建设,例如公路与铁路。


主流媒体一面倒丑化特朗普

除了后面两项,前面五项都涉及对外关系的重大措施,而且还严重涉及国家守信问题、开罪邻国问题、宗教歧视问题,颠覆全球化,走向美国孤立主义问题。如此主张与美国自冷战以来的对外发展政策大相徑庭,不但被民主党的候选人希拉里骂为无知、狂妄、不适合当总统,同时共和党前总统小布什也不敢恭维,公言不会支持他。全美主流媒体更是一面倒制造舆论反他、丑化他,令到他的民意支持度一蹶不振,直到希拉里的“电邮”再度被查的消息传出后,对希拉里选情不利,他的支持度才告迫近对手。


总之,特朗普选前一直不受看好,最后一刻竟爆冷,不但美国国内有人接受不了,选后连日各大城市有人上街游行抗议,打出口号说他不是我们的总统,国际间措手不及的也大有人在,例如日本首相安倍便毫无准备,以为希拉里必胜,对特朗普也不屑去摸底,搞到与特朗普的人际网络一片空白,迫得自己又打电话又要求在路过纽约时急见特朗普。台湾的蔡英文也被传“压错注”,选前是特朗普派亲信来台洽商政情,却不见她派人去接触特朗普,虽然其派驻美国人员也出面解套,但其一面倒压注希拉里包赢已在台疯传。


特朗普会履行竞选承诺

除了选举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外,接下来紧跟着令人目暇不给的是要如何展现他的抱负?尤其是上述七大问题,能否落实?又成为举世关注的焦点。本文认为上述七大问题正是他参政的重大政纲,也是他最后赢得大选的要件,上台后全被抛到脑后,以他的拼搏个性,敢作敢为的胆识,处理问题过程中有所调整,是必然的。


尽管他在美国庞大的专业治国机器中,很难以自己的主张反转庞大的机器,但新总统上台后也有自己政纲发挥的政治空间,也是不争的事实。最好的说明是小布什一上台,便把克林顿的中东轻忽政策反转为全力开战;又奥巴马上台便把小布什的亚太轻忽政策反转为反华为外交主轴。如果特朗普不力推像上述的七大政纲,他便不是特朗普了!因此本文相信他会履行他的竞选承诺。原因探讨如下:


上述七大议题,题题环环相扣,其中涉及有内政也有外交,内政问题由外交导致,要处理内政问题,非要对外交作出大手术不可。


像上述的筑围墙,既是外交,又是内政。因为墨西哥的非法劳工偷渡来加利福尼州、新墨西哥州与德克萨斯州,在农业与服务业打工的,由来已好几十年,人数动辄百万两百万。因为他们提供廉价劳工,抢了美国劳工的机会,尤其是低下非技术的白人劳工。本国劳工有最低工资的保障,这两个行业竞争力大,雇主垂青非法劳工有利可图,令到白人劳工既削弱提升工资的优势,还没法与非法劳工竞争,早已积恨已久。


奥巴马合法化非法移民

到了奥巴马执政,基于民主党的利益考量,不但不严禁墨西哥与拉丁裔的非法劳工入境,反而将他们合法化,累计下来,单是由奥巴马任内合法化的非法入境者已不下千万。这些人一旦成为公民,便是民主党选票的囊中物。


这种开放非法劳工的政策在奥氏当政八年最为严重,也因此把低下层的白人劳工在今次大选,成为特朗普的基本票源。他们一听到特氏大谈要筑围墙禁绝墨西哥非法劳工入境,便拍案叫绝。再加上美国白人这一向已对墨西哥人与拉丁裔当有色人种看待,对白人优越感是个眼中钉,他们担心这位非洲裔总统当政后,美国的白色很快会变成五颜六色。如今有特朗普说中了他们的心声,也就大家不谋而合,群起支持特朗普了。


这一来,特氏即使不真的做围墙,最少也会加强边界的铁刺网。笔者曾亲自到德州边界体会铁刺网的情况,已然似集中营的围网,高过篮球架,在边界延伸一望无际,如此依然无法阻止墨西哥人非法入境,难怪有筑墙的想法,不但如此,还要改变过去即逮即解送出境的政策,改为坐牢,以图阻吓。


取消TPP解决国内劳工问题

这筑墙之说还不是孤立的,取消TPP与重议NAFTA,还有征收货贸入口税45%,开展基建工程,也都与解决国内劳工问题有关,与筑墙之想是同一配套的政策。


特氏在竞选时虽还只是腹稿,要付诸成文政策,间中可有加减,要放弃任何一项,打乱他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例如放弃TPP与重议NAFTA的问题,前者一旦落实将把美国市场当成自由贸易区向其他成员国开放,这些国家劳工成本比美国低得多多,这和特氏为本国劳工增加收入与工作机会的计划便有矛盾。


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早已卡住TPP,特氏的想法与国会不谋而合,放弃TPP,也就顺理成章,重议NAFTA的想法也一样。过去成立之初,美国国内早已被工会反对,理由是企业出走到墨西哥,工作机会也被带走,主张NAFTA者却辩说失去的低薪工作可由管理层的高薪工作补偿,得失还更划算,可是实践多年却没法减少墨西哥非法移民,也无法为美国白领阶层制造更多就业机会。因此特氏便有重议或取消协约的想法。


至于对舶来货课税45%的目的,也不外乎因此来迫使离境的美企回巢,因为重税之下,境外低工资的劳工成本被课重税后,得不偿失,美企被迫回家因而把工作机会也带回来,这个政策正和改善美国本土劳工待遇是一脉相承的,将被落实,当可预期。开创基建工程的想法也不过是创造就业机会,志在必行也可预期。


能源企业由财团控制

至于对回教徒入境严加控制与修改法律解除国内能源生产限制,也都有密切关系。因为最令美国普罗大众侧目的是能源企业长期控制在少数财团手中,为了控制海外的能源生产地,白宫与能源财团之间狼狈为奸,为了能源供应安全,白宫不惜派出重兵保障其能源利益,许多战争便由此而起。


他们在境外如何耍能源政治中饱私囊,因为无法过问,例如小布什在伊拉克战争中,将军人改为石油产地的保安团队,变相公器私用,也变成无王管。反之国内有油源却立法禁採,因为国内採法网难逃,也正是因为海外石油政治搞出了回教世界变成了恐怖主义泛滥。要防范回教徒与境外採油也就成为息息相关的问题。


因此反恐问题的想法也就和石油摆脱不了关系,非要推行不可!


海外美军由当事国“埋单”

说到海外美军协防要由当事国“埋单”的想法,也和削减依赖海外石油有关,只要不为石油而战,对外战争也就不会有燃眉之急。其他像北大西洋公约与东亚安全平台,只要不和俄国与中国结冤家,在这两个条约的国家驻军便可有可无。真要的话,要当事国“埋单”也就有谈判的条件。何况日本与欧盟都属富裕国家,要帮忙维持庞大美军的规模,利已又利人。这个如意算盘,以特氏的商战精神,肯定也会当成重大政策去推行的。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