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用人民币作为换算本位是时候了!

·2016年10月8

1997-8年当亚太金融被来自美国金融狙击手有计谋地狙击下,造成货币兑换美元急速下跌,接着股灾相应掀发,房地产市道一落千丈,连锁性影响所及,经济全面崩毁。在此之前的十年经济成长,一夜之间被化为乌有。接着政治动乱,像印尼总统苏哈多便被动乱迫下台,泰国首当其冲,银行垮倒、街头动乱,举国人心惶惶。此外,马来西亚、韩国、日本、香港、台湾也都无一幸免。


东亚各国以为外来资金取之不尽

据事后来自美国的研究指出:在危机爆发前的好几年,欧美的投资基金看好东亚经济迅速成长的势头,纷纷将资金调来搏杀。因此给东亚各国一个错误的讯息,以为外来投资的资金宽裕,取之不尽,一向恨资金不足而无法随心所欲大事发展的心态,此时有如久旱逢甘露,拼命借贷,将借来的钱拿去作各种发展用途,最大最多的借贷是投在房地产发展。所有这众多靠贷款投入的发展,资金回酬多是中长期的,少则十年,多则二、三十年,可是他们借贷是来自银行,而银行的钱却又是来自这批欧美基金,银行手上的这些基金通过各种金融衍生工具,例如:股票、期货、货币炒卖等等。这类资金属于短期性质,这样的投资机动性很大。不像各国内部的投资,多属中长线,例如房地产发展少则五年,多则十年二十年,如果由银行作房地产借贷给私人用户,往往是二、三十年才能清还。


因此,金融机构作为一个外来基金投资运作平台,外来基金玩的游戏规则是炒短线,他们投放在银行的外汇基金,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平日没有风吹草动,有人入场,有人离场,来去大抵平衡,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也大抵能维持存贷平衡。


索罗斯蓄意冲击金融市场

可是一旦有人蓄意要冲击金融市场时,例如美籍金融狙击手索罗斯(Solos)便想到一个办法,将其基金混身到货币炒卖市场,他已算好把巨大的美元通过众多基金会先投放在各国银行,然后再由银行兑换成当地货币借贷给当地客户。当银行手上的美元一旦换算为当地货币时,便会出现一个危险的困境,索罗斯看准了这个货币兑换供求会出现问题,只要外来基金会要抛掉手上的当地货币,要回美元,美元的需求便会急速上升,因此美元求过于供,美元币值也跟着需求不断上升而币值随着上升,例如索罗斯将手上累计下来的泰铢作出策略性的抛售,一间银行无法应付,必然会向同业买美元,如此一家传一家,银行之间手上有美元的也会趁机抬高美元币值。


泰国在1997-8年有五十多家大小银行,因为被索罗斯操弄下,泰铢币值迅即被美钞击垮,原本危机前一美元换取二十铢的,危机陷入谷底时,竟然五百铢也换不到一美元。索罗斯之所以能够成功搅乱金融市场,正是因为他深明货币兑换市场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美联储局对付全球各国

这个弱点早被美国的「联储局」(即美国的中央银行)看透,也因此早被当作一个犀利的政治武器来对付全球各国,尤其是那些对美国敌视与不够友善的国家。一个举世皆见的例子便是中国与美国之间在过去从1979年中国开始开放政策以来,差不多四十年,中美为了人民币增值的问题,中国被美国不断要胁。为了不想中美贸易倒退,中国也只好不断调整人民币兑换美元的汇率,也即不断提高人民币币值,以让美国对华贸易取得更有利的回报。因为人民币升值便会令到中国对美出口商品价格提高,而美对华出口商品也会相对降低。


美国玩这货币游戏说穿了就是以美元来当作政治武器,打压中国商品,经贸上无法制约中国的,便用货币来打压中国。反之,中国也不是省油的灯,为了不想因为人民币升值而吃了美国的亏,只好用购买美元国债来对冲,只要手上握住超过万亿美元的国债,美元贬值,有万亿美元贬值表面看来,将来要卖美债拿回人民币,会吃了差额的亏,可是一旦想到是美元有可能有朝一日击垮人民币时,手上的万亿美元美债,其政治意义是:我手上有你的武器(美元),大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叫你占不了绝对的优势。


用美元控制全球货币生杀大权

美国利用货币作为其政治武器,比军事用的子弹还要灵活,真可说是无坚不摧。过去对付日本军国主义与德国纳粹,都曾用过这金元武器,对付苏联也不例外。有关美国的货币武器也早已引起学术界的关注,在华文出版著作中,宋鸿兵曾写过一本书叫《货币战争》,里头写的是揭露美国官商合作,利用美元举世无敌的优势,通过贸易与各种美国垄断的商品资源,对全球货币全盘操控,办法是建立各种金融衍生工具,再加上建立金融信誉评估机制,为美元制造机会成为全球贸易与投资的通用的货币,只要全球贸易与投资的通用货币摆脱不了美元,美元便有机会在美政府与其为数几个大财阀联手操作下,掌控了全球货币生杀大权。


宋鸿兵写的《货币战争》只是冰山一角,在经贸与投资不断全球化的21世纪,美国政府与其金融势力也都不断创新战略,令到美元这个政治武器也不断推陈出新。近年被惯用的办法是借打压「洗黑钱」为藉口,要求全球所有银行要将其客户的存款向「联储局」申报,其中只要被美国政府视为有「恐怖主义」与「官僚贪污」嫌疑的,美国政府便可将这客户的钱扣押待查,客户的辩解没法释疑便会连人带钱惹上麻烦,钱被充公,人被扣留是最终的下场。因为「恐怖主义」与「官僚贪行」都被当成原罪论处,而不是一般犯罪案的「假设清白」,除非被证明百分百有罪才会被定罪。因此反恐十五年以来被当成「洗黑钱」被充公的钱不计其数。


例如汇丰银行被抓住的一笔存款被指为是伊朗政府的钱,在美国主导下伊朗被国际制裁,这笔钱被定性为「洗黑钱」,汇丰银行被控隐瞒「黑钱」不报被罚款十亿美元。伊朗政府的钱也被充公。


全球各国金融市场 成为美国财阀征战对象

另一事例涉及马来西亚「一马公司」,美国司法部指这笔存放在美国的巨款是从「一马公司」偷盗来的「黑钱」,并指涉案者与马政府高官有关,尽管马政府已成立特别调查庭并厘清被《华尔街日报》揭露的所谓「黑钱」毫无事实根据,被美司法部扣查的这笔所谓「黑钱」也被当事人说明是被政府委托的「投资管理人」,在美购买房产与投资拍电影等都是正常的「投资基金管理人」与「投资者」的关系,不存在「洗黑钱」的问题。但是美国司法部却坚持己见,硬是采取司法行动将事件当「洗黑钱」来处理。在此同时,新加坡的金管局也采取相应的司法行动,指控同一当事人在新加坡「洗黑钱」,新加坡与美国同一时间采用同样的司法指控,是意外的「不谋而合」,还是新方受美方压力非同时行动不可?以美国对「洗黑钱」的强硬作风,难免不给人有被施压的观感。


由上所讨论,除了宋鸿兵的研究所指美国财阀长期惯用货币作为政治武器打击国际政敌外,过去他们所用的是国与国之间的货币战,现在所见却将货币战场转移到金融领域,全球各国的金融市场都成为他们的征战的对象。银行、股票、期货等金融衍生工具全部都成为美国攻击的对象。来自美国的「对冲基金」与「金融管理基金」,为数之众加上雄厚的资金,行动去来有如「蝗虫」,所到之处,被攻击到的,顿成焦土。这种攻击每到五年十年便会出现一个攻击周期。攻击过后,他们会回到美国本土,若无其事,还像蝗虫回归「正常」,等到下一个机会再行出来。


全球金融灾难是美国基金作孽

就以过去四十年来观察,全球所见不断重复金融灾难,都是美国金融基金在作孽。表面上,美国的贸易与投资市场在支持着全球的金融市场,可是就好像牲畜逃不出牧场主人掌控的命运,养大养肥了便宰。由此可见美国众多基金会作为美国的政治工具,就好比游击战争中的「民兵」,美国政府便是「游击队」的总指挥,通过「联储局」的金融政策战略运用,具体的政策是银行借贷的利率调整,动静之间所选出的利好利淡市场,皆成为他们众多基金会的攻守风向球。


有了这些金融「游击队」,再加上另一道「板斧」的「反洗黑钱」,虽然执法的是美国政府,但其袭击的对象却是各国的金融机构,美国借着「反恐」与「反贪」,四出攻击,无往而不利,全球金融界无不当者披靡,有不听命的,连银行所在的国家也要被攻击。


面对这种困境,在1998年的金融灾劫中,马来西亚时任首相马哈迪曾公开呼吁要成立「亚元」来对抗「美元」,当时他曾提出要日本出来开创,但日本却怕了美国对付「牵头羊」,全无反应,「亚元」之倡议也就不了了之。类似「亚元」的构想,也出现在「欧元」,欧盟也有同样的考虑想建立欧盟共同货币去维护欧洲整体金融安全,这才有「欧罗」的出现。


人民币成为“金砖五国”兑换货币
此外,「金砖五国」由中国、巴西、印度、俄罗斯与南非倡建,虽没有五国的共同货币,但其目的正也是出于维护五国的货币免受美国攻击以致妨碍他们之间的投资与贸易。在「金砖五国」组织下,成员之间的金融往来不用美元作为他们货币换算的共同货币,有了这「金砖五国」后,作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中国的人民币也因此成为中国与其他四国投资贸易直接换算的货币。这一来便可避用美元而直接用人民币作为投资贸易的货币,降低美元对冲的风险,提高结算效率,减少货币折算的成本。


自「金砖五国」成立以来,人民币取代美元成为五国资金交流的货币已不断增长。从「金砖五国」作为试点所取得的经验已令中国更有信心让人民币走向世界货币市场。


中国对美贸易 投资可用人民币
在9月21日李克强在纽约访问时,已宣布人民币也成功在纽约设立「人民币清算行」。换言之,中国在美国的投资贸易已可不用美元而直接用人民币交易。这一个突破将导致全球更多国家对人民币的信心将会与日俱增,只要人民币管理妥善,假以时日,将会帮到全球各国摆脱美元攻击的阴影。


马来西亚作为中马投资贸易的第一大伙伴,过去有1998年受美元攻击的灾难,当前更有「一马公司」的大笔资金被美国司法部当成「黑钱」扣押待查,有了这两个麻烦,马来西亚理应郑重考虑其与中国金融来往的货币早日放弃美元为换算改用人民币,一来经济,二来又可免除美元的攻击,何乐而不为?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