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林郑当选是实至名归

·2017年4月8

2017年的香港特首选举结果,林郑月娥得票777张,虽不到1200票总数的三分之二,比第二名的曾俊华却是多出一倍有余。最感失望的该是胡国兴,有无被泛民玩残(被关说出来竞选,还用了第二多的提名人票,最后却一面倒被遗弃)的感觉,外人有此观感,他是否也有此感受?套句俗语来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对曾俊华来说:虽被“民调”领先而自我感觉良好外,最后却输了选票倍数之差,又会有何感受?如果他有“阿Q精神”,大抵会说:老子的民调比你高。可是毕竟选举的事很现实,民调再高也只是虚荣,不是实在的事。如果他抢着僥倖的心理,明知胜算几乎零,也要一试,那还没什么,否则,参选只为给某些人痛快,除此之外想藉此来充当反对派的“英雄”,选举过后,有无机会恢复自我“闲散”的性格?又或是被推上“战车”继续当反对派的“英雄”?恐怕是不由他不去想的问题了!


反对派争取到325名选委

观察这次的选举,最值得关注的事是尽管选举的杂声和过去一样,没有停过,但选举的正能量展示却是百折不挠。就选举的事实去论断,尽管反对派硬指选举委员会是不民主的“小圈子选举”,但他们却没放弃在全线助功能团体选委竞选,而且还在某些界别大有斩获。


像上届选举,反对派便成功取得二百多选委提名何俊仁,这次也成功取得325张选票,分别提名曾俊华与胡国兴。由此可见,反对归反对,参与特首选举却没放弃。


从反对派成功争取到325个选委的事实去看,不也说明了选委选举是公开公平的,否则他们怎会在某些界别有胜出的机会?理论上,他们完全有公平公开的机会可以争取到1200票的多数,不支持他们的界别归根究底是不认同他们的政纲。


像他们全力以赴搞“佔中”,后果是严重破坏香港的营商环境。试想想在选委功能界别中,工商金融界别的团体所占比例少说也不少过一半,得不到他们的支持,反对派无法逆转他们长期的劣势,除非他们先争取到工商金融服务界的认同他们的所作所为。

 
搞“佔中”失去民心

由于反对派的政治行为愈来愈离谱,最近更搞分裂国家主权的极端行为,搞了“佔中”又搞假宣誓,这些极端政治导致绝大多数的港人与团体反感,可以从“反占中,保普选”的大联盟签名运动,签出了183万人,对比支持“佔中”与“真普选”的签名人数只有78万人,足见他们失去民心的趋势已出现“江河日下”。也反映在特首选举,不是吗?


过去他们还派出泛民自己的候选人梁家杰和何俊仁,到了这次,再也不见泛民派出自己的候选人,只能“借壳上市”,想用曾、胡“鱼目混珠”,效果是适得其反,要不是他们企硬推举曾或胡,两人的机会恐怕还不致那么糟。林郑能一面倒获胜,其中一个因素是被反对派迫出来的政治效应,因为建制派见反对派搞两极化的选举,别无选择,迫得自己非要团结集中票源支持林郑不可。


总之,特首选举观察所得,反对派的失势已洞若观火,究其原因主要是他们的选举策略错误。其中一个最重大的错失是将自己的政治定位投放到与中央对立,《基本法》第43条明文写出:特首是代表中央与港人来管治香港的,是代表中央的特区行政首长,可以将自己与中央对立,不必在政策上、行政上得到中央的信任吗?正是因为他们变成“逢中必反”,而香港不但是中国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连物资与人力资源也只有互利,港人眼晴雪亮,他们这样不可理喻的政治立场,能得到主流港人的认可吗?


取得中央信任才能双赢

其次,如果对比三人的选举政治论述,林郑一再强调两点:第一,要取得中央的信任,才能有双赢的执政效果;第二:不做助长撕裂社会的事。为了证明自己在许多重大政府工作推出前,都会与中央有很好的沟通,而且也因此而取得中央的信任与支持,令到香港与中央的关系顺畅,为香港的安定繁荣一直维持不变。她以自己的工作记录作证,也因此取得777名选委的支持。


反之,其他两位候选人却一再陷入反对派的政治漩涡。反对派最弄巧反拙的是把自己信任两人的地方说成两人敢当反对派的代理人,敢向中央说不。无形中反对派已把两人推到和中央的对立面,处此情况下,选委还能支持两人吗?


第三,说到不做助长社会分裂的事,显然林郑是有感而发。她深知反对派最长于搅局,过去正是因为长于搞游行示威,搞抹黑,混淆真假议题,而发动反政府反中央,闹成支持与反对中央的人群分成两派对立。看清了反对派的伎俩后,林郑在竞选中对症下药,说自己当选后,要看清社会形势有无可能分歧对立,若形势不利于推动重大改革,不会去碰,以免为反对派制造反中乱港的机会。同时,也不要因此影响自己的民意支持。


她这话可说是由过去第23条与第45条政改方案所得到的教训,可说是有感而发,这点也是她成功取得777票的原因。可说她当选不是被抬出来的,是她争取来的!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