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台湾的劣质民主


·2016年5月7

  
自1990年代由李登辉当选第一届民选总统以来,台湾有过六次总统大选,国民党先后在2000年与2016年被民进党击败,其政权也两次被取代。因着总统由民选产生与政权由政党轮替的两个条件,台湾的民主竞选制被誉为中国民主政治的突破。可是竞选制度的有无不是民主有无的必须条件。选举本身只是民主的工具,不是民主的目的,要达到民主的目的,要靠许多条件,单靠选举的条件不能成事。


就台湾的案例来论,哪怕它因为选举而出现政权在政党之间轮替了两次。可是政党上台执政后,却连串发生破坏民主游戏规则的劣行,所体现出来的却不是“民主是好东西”,恰好相反:“民主是坏东西”。究其原因,有下列几项有悖民主发展的劣行,兹试一一加以检举出来。


第一 破坏“多数决”的劣行

须知选举的政治手段是要选举去裁断哪个参选政党能够取得最多的选民支持,取得最高选票与最多议席的政党便被推举为“多数党”(Majority Party)而上台执政。


而当选执政党能否有效执政,还得靠落败政党在国会能否奉行“君子原则”(Gentleman Principles),在国会讨论政府提出来的立法法案与重大政策时,在野党议员可提出质疑,甚至表示反对议案,可是有两大议事“君子原则”必须遵守:


(一)提出自己的反对意见,不能再想尽办法“死缠烂打”,叫讨论无限期阻延下去,直到提案被拖死为止,叫执政党即使当选政府也无法有效将其执政计划施展出来;


(二)在表决提案时,要遵守“多数决”,即在表决以计人头的办法去决定提案是否得到多数议员支持,是的话,提案便通过,由政府去将提案落实到为其工作的蓝本。


这两大“君子原则”是民主政治的根本,否则少数人可以闹到多数人无法决定所有的提案,政府也就因此而瘫痪掉,选举也就完全失去意义。由此可见,由选民去选举政府的制度,不能因此而保证有了民主,要使选举完成其功能,还得靠议会里的议员奉行“多数决”的行为。


可是,台湾的立法院,无论在陈水扁当选总统而在立法院民进党得不到多数议席,或是在马英九当选总统与国民党在立法院占四分之三的多数议席,从2000年到2016年的十六年间,民进党的议员都出现破坏“多数决”的政治游戏规则,“小人”的劣行在立法院层出不穷,荒唐到可以把主持立法院会议的院长劫持到休息室把他关起来,藉此叫会议无法不中止,因此叫政府的提案无法通过。


马英九在2008年以佔选票七成六多数当选总统,其国民党在立法院也以七成五的多数议席执政。可是民进党却以不到四分之一的少数议员,采用各种“非君子”的劣行,打闹到足有六成多的重大提案无法在立法院通过。


这种不遵守“多数决”的劣行,对台湾的政府极具破坏的能力,不但说不上民主,连基本的政治操行也失格之至!这种情况,从扁到马都出现立法院失控的情况,扁是因为在立法院出于“少数”的劣势,其党在立法院因为无法忍受或无法说服国民党在立法院的“多数”议员而展开打闹吵的行为;而马虽然在8年任期内都拥有行政与立法的“多数”,可是也因为在立法院民进党“少数人”的劣行无法有效执政,搞到行政与立法无法协调,更遑论行政主导立法,马也因此落得“亲者痛,仇者快”。


国民党在2015年与2016年的县市长与立法院两次选举溃不成军,正是因为无法有效执政惹来的民怒!一旦执政党与反对党无法举行“多数决”的政治游戏规则,选举也就没意思,可见选举不是民主的保证。


第二 没有国家认同,何来民主认同?

这是台湾民主政制发展的要害。民进党自建党以来便坚持台独党纲。反之,国民党则仍坚持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而大陆方面也不会放弃台湾是中国领土主权的一部分的立场。这一来,民进党的国家认同也就和国民党及中国共产党形成对立。民进党要求台湾主权独立也就把自己变成革命党。这一来,即使民进党能用选举办法把国民党淘汰而使其消失于台湾政坛,但却要面对大陆势必维护其主权完整的挑战。两岸关系能否维持和平而不陷入战争?是个极危险的状况。


为什么说没有国家认同,便没有民主认同呢?答案是:国家认同是国民认同的根本,没有国家认同也就不会有国民认同,没有国民认同也就出现人人心中有不同的国家,也就没有一个共同的效忠对象,也不会有共同的最大公约数的利益共同体,甚至连全民核心利益也无法凝聚。


处此情形下,全民各怀鬼胎,冲突不断,没有政治安定,连性命也难保,人人缺乏互信,没有安全感。没有安定,也就没有民主可言,因为民主的建立,首要条件必须要有共同的公民身份,才能有共同的国家效忠对象。有统一效忠对象才称得上有共同利害关系,也才有可能建立互相信任、互相尊重。


总之,世界上还没有一种没有国家认同的民主认同。因此,只要台湾民进党坚持台独,台湾有的是革命党,不会有民主政党!


第三 政府不是最高的权力中心,民主变成无主孤魂

这也是台湾民主没办法建立起来的要害之一,因为政府既然是由选民一人一票选举出来当政,政府也因为有执政的权力,其手上也就握有全民共有的资源,要如何分配资源,也只有政府说了做了算数。反对党或民间团体有不满政府的作为,也只能通过下一届的选举时说服选民不要选举这个政党执政。不能在这个政府在任时做出任何重大政治运动,不依照法律程序去否定这个政府的作为,干扰以至瘫痪这个政府。这样无法无天的结果,政府也就失去其应有而不能不被尊重的最高权力中心的地位。


一旦陷入此困境,政府也就无法运作,严重的话会使到政党之间任何一党被选举为政府也会受到反对党或群众运动所否定,最终谁也不可能拥有政府所应有的最高权柄,无法有效管治,民主也没法兑现,不是吗?由选民按照民主程序选出来的政府也没有最后的话事权,选民的民主角色也就被断送了。不要忘记,政府是由选民选举上台,代表选民当政,否定政府的权柄,也就否定民主!


台湾的政府所面对到的困境正是如此。所谓“太阳花学运”占领立法院的事件,就是典型的例子。“太阳花学运”何许人也?只不过区区几百名学生冲进正在议事的立法院,把议员赶出立法院,占领议会后竟然可以提出否定政府过往签订的协议,甚至还拟订了“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迫使政府接受这条例,否则永不退场,而立法院也竟然变成无政府状态,无法处理学生,而政府也居然接受“太阳花”的要求,收回立法院未曾通过的“服贸协议”,也答应依“太阳花”要求订立“两岸协议监督条例”。


类似这样的事件,在台湾的立法院不断发生,往往因为立法院议员反对某些提案而大闹议会、打架、打伤人、等等。总之累积下来的闹事记录,瘫痪立法院变成常态,而不是意外,政府的权柄已受到严重破坏,民主也就荡然矣!


第四 立法院议员动手多过动口,也是民主的劣行

台湾立法院在议事的过程中,经常打架伤人的情况,也是败坏民主的劣行。议会的作用就是要将各种不同政党的不同意见,拿去立法院去讨论,就算有争论也好,也只能动口,不能动手。一旦有打哭、骂架,行为不检点,一般的议会都会有详细而全面的条例去规范不法行为,如果不听规范,议会主席可将其逐出会场。可是台湾的立法院院长王金平却有法不用,任由议员无法无天,把神圣而理性讨论的议会变成行动或语言暴力的场所,这样的闹场既把院长废了,也把议会法规废了。


需知,立法院是国家和平议事的示范殿堂,也借这神圣的殿堂展示国家领导人的和平与理性的行为,连神圣的议员也变成野蛮一族,民主又何从谈起?互相尊重对方有自由发言的权利,更何况议员是代表选民到议会去自由讨论的,不是代表选民去打架的。打架的后果是不欢而散,不也就是完全破坏了代议士的信托身份吗?


立法院院长对其自己没法对议员执法,有一个惯常的说法:议员是由选民选出来的,他的民主身份不能被阻止,否则便会因为阻止他的行动而破坏民主。这说法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正确的看法是:选民选议员不是选他进去议会打架,不是选他去破坏议会规则,更不是选他去搞垮议会的立法与决定重大政策。


台湾的民主政治发展不容乐观


总之,除了上述的四大劣行外,还有其他破坏民主的各种败风,例如政党行为与政见两极化、抹黑文化、群众运动掩盖制度化、等等。由于上述四大劣行涉及核心价值矛盾,不可能是短暂的问题,像国家认同的问题。因此,台湾的民主政治的发展,不容乐观,将其现在的表现视为民主的典范,更是无稽之谈!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