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中国应善用美国的经济牌去抵消其军事牌

 
·2016年8月6

 

长期观察美国对东亚的外交政策,单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来看,可以得到一个很清晰的画面:愈是军事卷入东亚,东亚便愈乱,结果是:用兵的目的达不到,反而是美国在此不用兵的期间,东亚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便会飞速前进。因此国际关系的学术界都有一个持之有恒的论据,即美国手上有两张外交牌:经贸牌与军事牌,打军事牌损人又不利己,打经贸牌既利己又利人。


美国打军事牌害人害己

根据过去写下来的历史记录,过去打军事牌既害己又害人,现在美国又全面在东亚水域展开军事部署,准备再来一次大战,可预见到的结果无可能不是害己又害人。


为了警惕东亚各方,不妨再翻回过去的历史画面,让大家看看过去美军在那里用兵又有什么结果。


打韩战,朝鲜半岛继续分裂

先看从1950年打到1953年的朝鲜半岛战争,这个战争首由半岛分成两个对立的政权而埋下了祸根。这分裂不是韩朝人自己造成,而是由美国和苏联两个外来势力一手促成。美苏因为抢攻日本,苏联占有了朝鲜,美国占有了韩国,苏联选择从朝鲜撤军,留下了金日成政府,美国选择不从韩国撤军,留守住李承晚政府。

 

朝韩双方建政路线不同,造成两种意识形态对立。这不是半岛人民的选择结果,而是由美苏替韩人选择的结果,要不是美苏各自插上一手,让韩人自己选择便会像很多殖民地那样,当然会一致反抗日本殖民地主义而产生反殖反日的政权,也就不会因美苏而造成分裂。也正因为美军在韩国建立反共军事基地,刺激到金日成挥军南下意欲赶走外国军队,实现国家统一。


但美军却为了反共的军事需要,不但不走,反而在麦克阿瑟将军率军下,企图与退守台湾的蒋介石分头南北同时进攻中国大陆,意图一举推翻朝鲜与中国的两个共产政权,以满足其冷战的反共雄心。可是受到中国反击,派出“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打了三年拉锯战,双方死伤惨重,最后在板门和谈达成协议,仍旧以先前南北对峙的“38线”为分界,直至今天。


不但南北分裂的政局仍然处于高危,朝鲜为了与美军为敌,更发展出核子武器,而美国也以牙还牙,威胁说要消灭朝鲜的核子武器。当年麦克阿瑟将军曾向华盛顿请命要用原子弹来消灭共军,杜鲁门没答应(因为他曾下令用两粒原子弹炸日本,死伤太可怕了,道德责任太沉重,受到的舆论攻击也太大,不敢再用这一招)。现在竟捅出一个更危险的核子战争,如果说金正恩威胁发动核子战争是极之危险的政权。同样,美国长期在韩国驻军,也用核子武器对峙,双方半斤八两,美国还是始作俑者,要不是长期驻军韩国用反共来挑动平壤政权,何至今日。


由此可见,朝鲜半岛这个战争的火药库,从头到尾是美国一手促成,如果美国像苏联那样撤兵,又如果美国不要对平壤政权太仇视,又如果美国老早让半岛人民自己选择,即使是选择了共产政权,也与人无尤。正如美国在印支半岛打越共,打了近廿年,最后胡志明这个越南共产党政权不是成功统一越南了吗?可见怕金日成统一朝鲜半岛是会威胁日本?是无稽之谈。


更重要的事实是美军最后並没有成功击退共产党军队,在朝鲜半岛如此,在中国如此,在印支半岛如此,难怪当年饱受美国中情局威胁的柬埔寨元首西哈诺亲王要感叹道:美国是打造共产党政权的最佳推手!他这话不但在越南应验,也在柬埔寨应验,受美国支持的龙诺把西哈诺赶走后,国内的赤柬马上应运而起,推翻了龙诺政权。


打越战,北越军事统一南越

其次要看印支半岛的战争,本来印支三邦的越南、柬埔寨、与老挝原是法国殖民地,早在1954年法国在奠边府战役受到重创,超过两万法军被越共活擒,法国知道已不可能维持印支殖民地。可是当时美国的艾森霍威尔总统却说一旦印支被共军攻陷,整个东南亚便会像“骨牌”那样一一会被赤化,于是由美国力主下的日内瓦和平协议,坚决要把越南分成南北两个政权对峙,北越有胡志明政权,南越有吴廷琰政权,像在韩国那样,也有美军全力保护吴廷琰政权。结果也像朝鲜半岛那样,胡志明痛恨外国干预,从1954年分裂的第一天,越共便开始要全力踢走美军统一南越,但美国並没从朝鲜半岛得到教训,反而以为朝鲜半岛可以维持三十八线南北分裂,越南也可以十七线将南北分开。


可是由艾氏到肯尼迪,再到约翰逊、尼克松和福特共五位总统接力打下去,打了二十多年,结果在1975年被越共打到溃不成军,还累死了几十万的南越军人迫得弃甲逃亡,造成二、三百万难民潮涌出南越,单是葬身南海的难民便不下五十万(联合国的统计)。历经十年长年在越南战场的五十万大军受到惨重伤亡不计,单是活着回国心灵受到创伤的退役士兵竟多达六百万人要受精神科医生治疗,他们在南越留下来的私生子多达五十万人,因为不被美国接受而要和他们的母亲承受社会的歧视。


所有这些记录与不幸,都在一念之差,不应发生而发生了。皆因美国插手不让越南人自己选择而搞出了创造世界战争记录的最大火药库的祸害,在朝越两地,美国祭出来的战争目的是要反共,可是这两个战场恰好证明了美国是庸人自扰,在朝鲜半岛不但消灭不了平壤政权,反而南北对峙埋下了更大的火药库,还是核子火药库呢!


更好笑的是美国阻止共产党在朝越两地统一国家的行动,以为在他们统一后便会成为共产集团的“代理人”(Proxy),但现在事实恰好证明不但在东欧,同时也在亚洲,共产国家不论大小,都不愿当他国的“代理人”,更不一定会成为美国的“天然敌”,不是吗?今天的东欧国家与越南不也成为美国的好友吗?越南今天还被美国拉在身边合伙对抗中国呢!


以上这两场美国主导的战争,后来的事实证明:第一完全没必要,也达不到政治目的;第二,自己在制造敌人;第三,制造大批伤亡,太不负责任(朝鲜有200万人死亡,越南有300万人死亡)。


美国在军事上刺激中国

基于这三点错失,我们再来看看二十一世纪的东亚政局。正如二十世纪美国在朝越的两场战争那样,都把朝越当成是中国的“代理人”来打击,以为打倒朝越,中国也接着会被打倒,这便是其打造冷战的最大目标。最后朝越没被打倒,中国还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二十一世纪,美国又一度将中国的发展强势当成“中国威胁”,又再发动全面东亚军事部署围堵中国,这次没法再将“共产革命”来唬吓人,却改为中国威胁航海自由作为其采用军事强势介入东海与南海的借口。而且看准了中国在南海与东海岛屿主权和日本、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和汶莱有争议,于是借题发挥,再度用军事介入,一面用军事保护的姿态声援日本在钓鱼台,菲律宾与越南,而且在南海群岛集结美国六成的海军为菲越的主权争夺护航,一面也刺激中国以军事和美国对垒。

 

为了制造军事紧张,美国更在南海派出空海两军挑战中国声索的岛屿海空航行权。此外还用上各种军事手法来升高东亚的军事对抗,包括与日本韩国建立“东亚安全平台”,並声明美国有军事责任保护日韩的海上与内陆的安全,还声明美国有军事盟约和日本共同维护日本在钓鱼台的主权,志在刺激中日关系呈现军事对抗。


同样,也用建立军事基地,联合军事演习,力撑菲律宾将南海主权争议交由国际仲裁,准备用国际法来孤立中国,使中国在国际树敌。还有利用东盟峰会制造南海主权议题,以分化中国与东盟的关系。


中国应鼓励美国打“经济牌”

凡所种种行动,都在一个军事主导的政策下,企图把中美关系导向军事对抗,最后用军事手法把中国打垮。可是二十世纪已证明对中国打军事牌达不到政治效果,还累己累人。


二十一世纪应引此以为戒,既然从1979年对中国改打经济牌,同时对日本与东亚“四小龙”也都能以经济牌创造了东亚“奇迹”。二十一世纪将更有条件和东亚合作施展经济牌,进而为世界创造“奇迹”。


这本来就是“美国梦”,中国也应看准美国的优势在经济,不是军事。因为美国有武器却没有人肯打仗,二十世纪已早被毛泽东一语道破:美国即使强于核子武器,但也只是纸老虎。从其对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的战争中,也可看透美军已无可作为。只要中国看到对方军事无可作为,转而鼓励美国打经济牌,美国的军事“心魔”便会消失于无形。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