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华人人口面面观

·2017年5月6

担心华人人口与他族对比比率不断下降会使到华人在政治上地位下降,已然引起华人社会议论纷纷。


华基政党担心的是华人选票最后会变得无足轻重而导致式微的命运,华人选民担心的是自己的政治地位会每况愈下,华人商家担心的是华人人口比率不断缩小,经济地位也会跟着缩小。华文教育界担心的是人口下降生源也会下降,最后粥少僧多,许多华校会感到难以为继。


所有这些担心,都是以华社的角度去看待人口增减的问题,这在种族社会结构支离的情况下,是人之常情。


马来人角度:国家减少危机感

若换个角度去看,例如用马来人的角度去看,又会有另一番光景。华人人口比率下降的同时,马来人人口反而比例增加,狭隘的观点会想到华人选民佔多数的选区会不断减少,巫统或其他巫基党也就不必担心自己的国会议席或州议席被华人削减,党内的种族危机论调也不再有市场,种族政治也会相对纾缓,种族比率悬殊,力量对比比不起来,种族对峙也会成为过去。只有两族人口相近,势均力敌,一旦失控,那才危险。


由此看来,用马来人的角度去看,华人人口比率下降对巫人是好事,对国家也少了危机感,对华人也是好事,因为种族人口悬殊,巫人不再怕华人,种族冲突也会消失于无形。


如果再换一个角度去看,又会有不同的观点了。就以社区(Community)的角度去看。独立前,华人比率佔37%多,与马来人口不相伯仲,但华人是新移民,被新兴的锡矿和橡胶行业当成劳工迁入,工作特别,形成的社区与自成一格,和传统马来人住在自供自给的社区截然不同。


社区不同结构,利益关切也不同。因此华巫社区可说各自为政,很少交集,一旦建国日程摆上枱后,双方缺乏共同利益,没有共同语言,思想也分歧,结果在建国过程中,发生了很多误会、猜忌、甚至愤怒,连串的种族冲突接踵而至。


大城市多元种族结构形成

好在建国过程中,巫族的经济活动跨出了其传统社区,城市化兴起,新兴经济跟着成长,城市人口不断增长,像吉隆坡、槟城、马六甲、新山等大城市,巫族人口不断迁入。华巫相处日增,原有的单元种族社区也兑换成多元种族社区。同一个社区,华巫彼此缺乏了解,人口相若,势力相同,结果新生的城市种族混合的社区冲突不断,大城市的种族冲突令到双方骑虎难下。


1969年“513事件”是种族冲突的顶峰,结果是“高处不胜寒”,彼此都不好过,国会停摆两年,国家陷入紧急状态,过后彼此痛定思痛,想出了用经济整合的方法,制订了“新经济政策”,促使华巫打破企业界限,在公司共事的结果,大城市的多元种族的社区结构才告诞生。


今天所见,大城市或乡镇再也不只是华人的社区,像笔者居住的柔佛士乃,我青少年时,全是华人社区,五、六十年过去,今天的士乃已是华巫印杂处,不再是单元的华人社区了。


华人人口降至23%

由“新经济政策”的1970年代初算起,所有大城市的种族交集来往非常频繁,有条不紊,再也没有种族紧张的气氛,有的反而是一片融合。这不但是城市化人口的结果(城市人口思想开放、不保守),同时也是华人人口比率相对减少的结果。


1969年时华巫比率是37%对37%左右,今天的华人已降到约23%,马来人增加到约55%。据估计,以这种速度下降,至2030年华人人口将降到跌破20%以下。相对地巫人人口将会由现在五成有余增加到六成,七成也不为过,因为回教传统一般不节育,经济条件好,医疗照顾好,婴孩死亡率近于零,平均年龄也会不断攀升,巫人增长优势肯定远超华人。


华人在马来西亚不会消失

因此,巫人城市人口不断超越,华人在他们周遭愈来愈少,威胁感也会不断下降,加上工作环境相交集、语言相通、教育也有更多的相同的国民型源流,种族交友与通婚也会常态化。由此说来,就社区的角度去看,华族比率减少换来的种族和平相处几率高,不也是好事一宗吗?更何况比率减少,人口总数並不一定减少,反而可能增加。华人在马来西亚不会消失,不必担心。


说到人口比率收缩引起悲观的想法,大可不必要。第一,人口相对少並不一定就没有优势,犹太人战前在欧洲、在英国、在德国,比率小得很,但英国的犹太人在金融界掌有实力,无往而不利;在德国,人才辈出,尤其在科学领域,无人能出其右,把日耳曼民族比下去,还引起希特勒妒忌,动了排犹的念头。


在战后引起犹太人大批移民美国,今天他们已在美的金融界、新闻界、科学领域占有主导的地位,可见人口的优势不在量,而在质!华人要在马来西亚被器重,不要叫华人多生孩子,要叫自己好好培养孩子成才,对国家更有贡献,生出更多选民未必就是福!


华人搞经济更有前途

第二,华人在马有不少专长,搞经济的条件便很有优势,也一向被巫族敬重,不搞政治而去搞经济更有前途。在中国成为数一数二的经济大国的时代,华人搞经济更可借重中国的经贸网络,比巫人更有条件,这是难得的机遇,不能错过,搞政治惹人厌,搞经济讨人好,不要钻牛角尖了!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