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不认同“九二共识”蔡会在两岸栽下来


·2016年6月4日

  
正如各方观察界所料,蔡英文在“520就职演说”不会提“九二共识”。这个果不出所料,因为熟悉蔡英文与民进党的人,都会知道他们心中的国家认同是不包括两岸领土主权的中国,而是只有台湾行政管治的领土主权才是他们的国家。这点蔡和民进党都从不松口,即使李登辉或陈水扁,当他们执政期间,一说到“一个中国”的问题,尽管不会公开正式说台湾已独立建国,但也不会说台湾是中国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只会用其他的语言拖过去。可是当他们下台后,可就毫无顾忌地说他们的国家就是台湾,李登辉更离谱,还在日本参拜靖国神社,说钓鱼岛是日本的。而陈水扁上台的520演说,提出“四不一没有”以表明任内不搞台独,可是八年任内却想尽办法“去中国化”。


现在轮到蔡英文上台,也和扁一样不承认“九二共识”,会不会在任内也想尽办法强化台独的“政治基础”呢?答案是肯定会,因为她当选后已公开解读说国民党之所以惨败,最大的原因就是马英九和大陆在推动“九二共识”,主张“一个中国”,出卖台湾。这个讲法也就说明她上台执政,不会承认“九二共识”及其“一个中国”的主张。甚至还会用民意基础来强调说:“一个中国”违反民意,认同台湾与中国切割才是台湾2300万人的最大民意公约数。


就职演词否定“九二共识”

如果从蔡英文“520演说”去解读,她不但不谈“九二共识”,甚至还在文字里头否定了“九二共识”。有人解读说:她尊重“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虽然意思模糊,但却是有诚意向“九二共识”走前了一步。如果大陆不拒绝她,双方用“九二会谈”的政治思维,便可再上前一步,不也就完成了“九二共识”吗?


不错,在她的演说第四大段用了约一千字着墨于两岸关系,其用辞遣字确实在模糊她对“九二会谈”的说话,这样做的目的,可能有两大考虑,一是考虑到公开否认“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会遭致美国怪她不够政治技巧,在破坏两岸现状,触发两岸紧张,借美国打大陆,从中取利完成台独,会受到美国指为“Trouble maker”(麻烦制造者)。其次是考虑到公开否认“九二共识”,会引发两岸军事对峙,两岸经贸完全停顿,破坏台湾营商环境,这会令她无法执政。


要两岸执政党展开良性对话

还有人进一步指出,她不想和大陆翻脸也可在这两岸关系文字中找到要和大陆合作的建议。例如她说自己是以“中华民国”的身份当选的,有责任要维护国家领土主权。並说东海与南海的主权争议可用“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主张和大陆对口,听了会高兴,又,她也建议“两岸的两个执政党应该要放下历史包袱,展开良性对话,造福两岸人民。”这也表示她很想有像“习马会”那样召开“习蔡会”,可见她要沟通,还有她也说台湾在本区是安全与否的热点,台湾可和大陆共同建构地区的安全繁荣。她同时也指出台湾在她执政下会推动“南向政策”,和东盟共建“经济共同体”,参与建构区域机制。这想法和大陆的想法一致,另一点也提到她要台湾加入TPP的同时,也要参与RCEP,前者由美国主导,后者则由大陆倡建。美国想借TPP来孤立大陆,大陆则想用RCEP来突围。如此提法也有要两边和的味道。


坚决制定“两岸协定监督条例”

上述所举几点,如果蔡在520演说正式认同“九二共识”,当然可以解读为加强两岸关系的政策,可是在否认“九二共识”的前提下,大陆担心的是任何推动台湾发展的最后政治效果,便是鼓励台独。因此才有封杀台湾之举,目的是要封杀台独的出路。这在国际制裁做法也常见,任何制裁的政治目的就是要其做什么不要做什么。因此这几点将来式的讲法,会看作没有实质意义的东西,更实在的是要看蔡上台后,要做什么,不单是看她520说什么。摆在大家面前的是,蔡领导民进党在立法院和行政院全面执政,对两岸关系20多年来双方交流协商所累积下来的现状与成果不是如她所说的“要两岸都应该共同珍惜与维护”,而是早在马英九执政期间已和大陆达成的“货贸协定”与“服贸协定”被民进党支持的“太阳花运动”拉倒,还建议要立法院制定“两岸协定监督条例”。依照这做法,两岸关系不但要全面判定过去两岸达成的“现状与成果”都是“卖台”的东西。虽然这是“太阳花”搞出来的。可是当时民进党议员在立法院却全力支持,蔡上台后,民进党议员也已表示坚决制订“两岸协定监督条例”,货贸与服贸两个协议也已停摆。


“转型正义真相调查报告书”

更令人瞩目的是蔡上台后,她明摆着要做的大动作之一是“转型正义真相调查报告书”预定在2019年完成,这报告之所以严重是因为民进党深感到政党轮调並不保证是“转型正义”,要做到这点必须深入调查,不整个推翻国民党政权留下来的“不正义”的东西、不去“国府化”,即使有执政权转换也不会有正义可言。这一来,像“二二八事件”也会重新彻底调查,还正义一个公道。其次蔡重用的两位官员主持教育部和文化部。两人在课纲改革问题上已被指为“台独”死硬派,他们在扁时代将台湾的课本写成“慰安妇是自愿”的。过去日本的“皇民化”文化也被当成有利“去中国化”的文化来教导青年。马英九上台后,改写扁的课纲,但蔡的阁员已宣布会恢复扁的课纲,这是决意要“去中国化”为台独张目。


由这种种看来,蔡英文上台不但在“520演说”被人视为没正面回应“九二共识”,即使是提到 的“善意”的合作建议,也都有为台独“瞒天过海”的动机。至于说到其对“九二共识”给人的印象是在说模糊的文字游戏。本文作者的看法却是一点也不模糊,在字里行间不是回避“九二共识”,而是在否定“九二共识”。


“历史事实”有不同解读

这里且引用她的原文以作分析:“1992年两岸两会秉持相互谅解,求同存异的政治思维、进行沟通、协商、达成若干的共同认知与谅解。我尊重这个历史事实。”这段文字最重要的“这个历史事实”。凡是有历史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所谓“历史”都是任由人分说的,说“历史事实”便是我看到的历史事实,和你看到的“历史事实”是否用一样东西,那就是要责任自负了。她说,“尊重”这个历史事实,“尊重”两字並不表示“认同”。英语惯说:“Respect your view”,不等于“Agree your view”。蔡提到“尊重”这个“历史事实”,正是因为历史可人人有不同的解读,我会“尊重”你的解读,不等于我“认同”(Agree)你的解读。


文中也说到“两岸两会秉持相互谅解,求同存异”,但接下去说这是两会的“政治思维”。这一笔便马上把“相互谅解与求同存异”变作是思维的方式,而不是“九二会谈”的成果。即会上有这种思维,但双方未必达成了“谅解”与“求同存异”。这点蔡的看法与马的看法便有着基本差别,前者说“谅解”只是政治思维在动脑筋,至于双方是否已达到“谅解”的成果,却又是另一回事,马的看法是“九二会谈”已达到“共识”。这是相互谅解与求同存异(一中各表)的结果。


再进一步看,“共同认知”並非是双方“认同”,前者用英文来说是“Acknowledge”,后者是“Agreement”。在中美的三个公报中,美国对中国说的“一个中国”用Acknowledgment 来表达其看法,便是我知道你的说法,但不表示我同意你的说法,这个字让美国巧妙地让自己在两岸谁统一谁?没有立场。蔡用“认知”或许是研究了中美三个公报的文字,来回避认同“九二会谈”有什么共识。再说“谅解”在此的用法不等同是“接受”。即双方有争议,我可谅解你的观点,但未必接受你的观点或立场。由此看来,蔡对“九二共识”的说法算不上是她的立场模糊,而是在否定“九二共识”。


当前看不到“习蔡会”

接下去大陆要如何回应呢?採用“地动山摇”的办法,彼此都有代价要付出,只是失去台湾的领土主权的政治代价太大,没有回旋的空间。可是强硬打压,却又要“投鼠忌器”,怕伤了台湾同胞的心,也会给对方机会操作仇视大陆。看来应对陈水扁八年执政的办法,这次又可用上了,以那次的经验,政治成本可算是“四面拨千斤”。还换来国民党由马英九高票当选,民进党大败呢!


就算是蔡想再用李登辉的“南向政策”把经贸重心由大陆转去东南亚,2016年的大陆已非1996年的经济实力可比,今天东盟十国的贸易或投资都被大陆抢占了不是第一位,便是第二位。台湾不反中则已,否则利市当头,谁也会避凶就吉。因此没有“九二共识”的“南向政策”不是出路,而是“歧途”!至于要像马一样有“习马会”,没有“九二共识”、“习蔡会”可行性当前还看不到!

 


蔡英文520演说谈:

区域的和平稳定发展及两岸关系

新政府要承担的第四件事情,是区域的和平稳定与发展,以及妥善处理两岸关係。过去三十年,无论是对亚洲或是全球,都是变动最剧烈的时期;而全球及区域的经济稳定和集体安全,也是各国政府越来越关切的课题。

台湾在区域发展当中,一直是不可或缺的关键角色。但是近年来,区域的情势快速变动,如果台湾不善用自己的实力和筹码,积极参与区域事务,不但将会变得无足轻重,甚至可能被边缘化,丧失对于未来的自主权。

我们有危机,但也有转机。台湾现阶段的经济发展,和区域中许多国家高度关联和互补。如果将打造经济发展新模式的努力,透过和亚洲、乃至亚太区域的国家合作,共同形塑未来的发展策略,不但可以为区域的经济创新、结构调整和永续发展,做出积极的贡献,更可以和区域内的成员,建立紧密的「经济共同体」意识。

我们要和其他国家共享资源、人才与市场,扩大经济规模,让资源有效利用。「新南向政策」就是基于这样的精神。我们会在科技、文化与经贸等各层面,和区域成员广泛交流合作,尤其是增进与东协、印度的多元关係。为此,我们也愿意和对岸,就共同参与区域发展的相关议题,坦诚交换意见,寻求各种合作与协力的可能性。

在积极发展经济的同时,亚太地区的安全情势也变得越来越複杂,而两岸关係,也成为建构区域和平与集体安全的重要一环。这个建构的进程,台湾会做一个「和平的坚定维护者」,积极参与,绝不缺席;我们也将致力维持两岸关係的和平稳定;我们更会努力促成内部和解,强化民主机制,凝聚共识,形成一致对外的立场。

对话和沟通,是我们达成目标最重要的关键。台湾也要成为一个「和平的积极沟通者」,我们将和相关的各方,建立常态、紧密的沟通机制,随时交换意见,防止误判,建立互信,有效解决争议。我们将谨守和平原则、利益共享原则,来处理相关的争议。

我依照中华民国宪法当选总统,我有责任捍卫中华民国的主权和领土;对于东海及南海问题,我们主张应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两岸之间的对话与沟通,我们也将努力维持现有的机制。1992年两岸两会秉持相互谅解、求同存异的政治思维,进行沟通协商,达成若干的共同认知与谅解,我尊重这个历史事实。92年之后,20多年来双方交流、协商所累积形成的现状与成果,两岸都应该共同珍惜与维护,并在这个既有的事实与政治基础上,持续推动两岸关係和平稳定发展;新政府会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係条例及其他相关法律,处理两岸事务。两岸的两个执政党应该要放下历史包袱,展开良性对话,造福两岸人民。

我所讲的既有政治基础,包含几个关键元素,第一,1992年两岸两会会谈的历史事实与求同存异的共同认知,这是历史事实;第二,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第三,两岸过去20多年来协商和交流互动的成果;第四,台湾民主原则及普遍民意。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