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美国放弃TPP 有人欢喜有人愁

·2017年3月4日

诚如本文作者早就在特朗普当选后在《信报》撰文指出:取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是特朗普竞选政纲的骨干之一,不可能自我折骨,何况TPP主张成员国要全面互相开放市场,这主张正好和特氏的主张相反,特氏正因为美国市场太开放而招致企业出走工作机会大量流失,补救的办法必须重新调整外贸政策,由开放调整为收紧,不但要对入口收紧,同时也要对美企出境收紧。他甚至因此而建议要美企回国,否则他们的产品回国也要被课以重税。


这套主张正是他力主改革美国经济的主体想法,TPP在奥巴马主持下,正好和特朗普的想法背道而驰。果不出所料,他上任的第一天第一件事便是发出行政命令,宣布撤出TPP的铺排。


特朗普这一招,肯定有以下几大影响:


第一个大影响是打击了美国的信誉

用一个简单易明的说法,就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自战后以来,美国力主全世界市场开放,还因此把实行「计划经济」的国家当成敌国来制约。这主张也被战后历届总统所追随,奥巴马不是TPP的始创者,但他见有机可趁,把新加坡、纽西兰、澳洲等国首创的TPP拿过来,当成他进一步改革市场开放的工具。TPP原来的要求只是倾向打造成员国之间的「自由贸易区」,不问成员国之间的政治体系是否民主的问题,可是奥巴马却要求成员国之间必须奉行私有化的自由经济,奉行国有化的国家没资格加入。这主张显然是要迫中国放弃国有化企业。就这要求来说,奥氏的想法想藉此诱使中国放弃国营企业,从而让中美两大经济体建立在同一的私有企业的基础上,消除不平等竞争的纠葛。虽然建议中TPP的十二个成员国中,越南并非私有制企业,新加坡也拥有数以百计的国有企业,可见奥氏坚持的这个原则也有通融的地方,这或许是一种表态向中国展示仍有谈判妥协的空间。想不到的是还没取得中国的妥协,倒是美国换了一个总统,就换了一个脑袋、想法完全不一样,由美国自己否定了TPP。


一个总统信誓旦旦,四处游说亚太国家参加TPP,给人的印象是势在必行,搞到TPP成员中信以为真,还挺身撑美国,尤其是日本与新加坡表现得最积极。现在却给特朗普搞到灰头灰脸,日本首相安倍先前还特地走去抢先见特朗普以为可以说服他不放弃TPP,如此出尔反尔,如何叫美国的「信徒」能再有信心去追随美国呢?何况想到奥巴马下台后连他力倡的TPP也要被否定,美国的信誉还信得过吗?在越战被击败后,美国的盟友曾一度表示信不过美国答应过他们的安全保证,现在再出现TPP的反复,可见,打击最大的还是美国自己的信誉。


第二个受打击的是TPP成员,尤其是日本和新加坡

尽管有的成员国表示没有美国的参与,TPP即使散档,成员国之间要嘛自己照跑,要不然也可彼此签下自由贸易协定,照原本的想法去做,也可为成员国带来可观的市场。


可是没有美国的TPP,打击最可观的是把号称为42%的国际市场能量,堕下到不见了一半。再何况美国市场已是大家的龙头,也是大家垂涎已久的肥肉,有TPP便可唾手可得。再加上用美国去迫使中国市场私有化,又是一大希望。如今特朗普反其道而行,两头落空,打击之大,不在话下。对日本来说,TPP对日的最大好处是把美日市场趋向「一体化」,而且还带有排斥中国进入美国市场的后果,这正是日本求之不得的事,因为中国崛起前,日本享有美国市场而令日本发展迅速,这个光景后来已被中国削弱,想不到被特朗普来一个釜底抽薪,连美国市场也要面临「好景不再」,如果陪其他成员玩下去,无异是将自己的大市场向成员的小市场开放,得失之间,不言而喻。因此要日本担当要角去推动TPP,难矣哉。新加坡原本以为可借美国之势应运而起,现在是「竹篮打水,一场欢喜一场空」,其他成员国就是被奥巴马拉扯上队的,基于自己经济能力有限,无法向美国攀龙附凤,希望不大,失望也不大,打击也说不上。


第三个打击的是美企跨国公司

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多年,东亚市场早已成为美企走上全球化的重镇,这里带起了不少跨国美企,最得利的是那些需要海外生产基地的大型企业,各行各业的名牌商品如鞋子、玩具、通讯、服装,各种工业零件等等,都早已在东亚各国落足。TPP的倡议甚嚣尘上以后,美企更是雀跃,以为这一下,他们更可进一步反客为主,把东亚成员国的市场据为己有,发展起来也不会绑手绑脚,以为自己先进优势,更可取得企业主导地位,原本以为TPP已是探手可得,现在却告落空,还要被特朗普强迫回美去打回原形,想到也难过,打击不小的是这帮跨国美企。


  RCEP成员国感到高兴

除了受到打击的情况外,真是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感到欢喜的当是被奥巴马拿来针对的中国及中国倡议的自由贸易经济体“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成员国,这些国家在TPP针对打压下,曾感到压力,现在却更确认到没有TPP的存在将会有更大的经贸发展空间,也可借中国经贸上升的强势,共同打造东亚人的世纪。


最后值得探讨的是,排斥TPP的特朗普,对美国是祸是福?仍待他落实其收紧对外发展市场的政策才能定什么负面后果,此刻美国内持乐观悲观者参半。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收紧海外市场肯定会对美国企业有不少负面的影响,例如失去或削减TPP原有的市场。至于从新强化国内市场的前景又会如何?有好有坏也在预料中,好处是在现有企业中汰弱持强,让美企的竞争力再度抬头。坏处是美国收紧海外市场所出现的美企「势力真空」,必将导致中企或新兴国家的企业顺势「填空」。之后美企所面对到的竞争也会考验美企,到时胜败如何,就不再是美企说了算!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