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金正男案的执法重任落在马来西亚肩上

·2017年3月4日

金正男被杀涉案甚复杂:第一,金本身是金正日的长子,不能再躭在朝鲜,说明他难容于当权者的同父异母比他年轻的金正恩,被杀前还一直传说他自感到有生命的危险。由此可见他的死涉及平壤权力斗争的问题。


第二,金在马来西亚被杀,又有显赫的政治背景,如果属政治暗杀,不但此案要增加马执法者办案的难度,同时也会冲击到有关国家的关系,例如马来西亚与朝鲜的关系。韩国也会插上一手,因而又会涉及朝鲜与韩国的关系。


更棘手的是日本、美国与韩国三国早已视朝鲜为“邪恶政权”,在平壤连番发射核子飞弹的情况下,早已要想尽办法除去朝鲜这个眼中钉。眼见金正男被杀,已迫不及待,不待马方办案调查的结果,已然发动国际攻势,要在联合国告金正恩一状,成功的话,平壤会因为干下国际谋杀的重大罪行而会被列为“恐怖政权”,一旦有此罪名,由美国带头以联合国之名声讨而出兵搞掉平壤政权,那就出师有名了。


影响中国东北安全

还有,朝鲜半岛的战略地位也深切涉及中国在东北亚的安全,中国在五十年代头三年还因美国在此半岛用兵威胁到中国东北的安全还派出志愿军和美国打过仗。自此之后,美国也从来没放弃要搞掉平壤,其不肯从韩国撤军便说明在此伺机要推翻朝鲜的政权。一旦朝鲜半岛失去南北两政权在互相制衡,换言之,一旦朝鲜半岛南北都落在美国掌控中,中国便会失去朝鲜的安全屏障。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美国防止中国崛起的内心更甚于二十世纪的冷战时期,因此中国不想朝鲜半岛的政局有变,不在话下。偏是平壤政权动作多多,惹起了不少国际争议,现在又因金正男在马被杀而搅上了马来西亚,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把印尼和越南牵涉在内

第三,金一案被扣查的两个嫌犯一是印尼的公民,另一是越南的公民。本来杀人被控是平常事一宗,可是到目前为止警方在记者会上透露的讯息却是两位印、越女子自称他们的行动不知道自己在杀人,还被主谋者讹称是在拍电视片“恶搞剧”,可是在警方进一步调查所得到的证据却非为两女所说的那么无辜,而是事前有经过主谋者连番训练。


据警方调视机场闭路电视的片段也说明越女杀人得手后还即刻走去厕所洗手洗去手掌沾上的毒液,警方因此怀疑越女事前已知道他手上用来对金正男蒙头的一块布已沾上毒药,否则不会急着上厕所消毒。由此可见两女与警方说辞仍有辩解的地方,这一来印尼与越南政府也就不得不跟进案情的真假,在国外涉案维护自己公民的权益,也就将此案件更添节外生枝了。


朝鲜大使馆官员涉案

面对到这个案子的复杂性,马来西亚政府能够想到的最佳对策就是:依法找出杀人的主谋与共犯,在搜证的过程中,排除外来干扰,提防任何包庇嫌犯与毁灭杀人证据。一般案件来说,要破案抓人与判刑,问题不大。可是碰上了金正男这复杂的案件,首先要抓到主谋归案,便告困难重重,就目前显露出来的蛛丝马迹,便可说可能性很小。

 

据警方进一步审视闭路电视的画面,加上印越两嫌犯提供的口供,发现平壤驻马大使馆有位二等参赞参与其中,有影有人又有姓名。经马警方专业判断,有必要向朝大使馆要求交出此参赞协助调查,但是朝大使日前早已亲自出来召开记者会,公开指马来西亚和韩国勾结诬告杀人犯为平壤指使,并公言死者并非金正男。这一说法立刻引起马政府反弹,纳吉首相反驳说:马来西亚不是任何国家的棋子,言下之意,不会给人指使妄作妄为,而且还召回驻朝大使备询,同时也召见朝大使要他当面澄清其不得体的说法。


  只能用“通缉”方法追捕主谋

案子发展到马朝双方已公开龃龉,马方要向朝大使馆要人查证,无异是与虎谋皮。除了这参赞嫌犯外,仍有其他三人据越印两女的供证是指使两人行事的主谋,但据警方无法追踪到三人下落后,相信三人已分头逃回朝鲜。事后查到三人搭什么班机从哪里逃回朝鲜,都有名有姓。同样,在马朝没有引渡犯人条约下,要此三人归案协查,在得不到平壤合作下,是无可能的事。


然则没有主谋归案协查的情况下,马执法机关又如何能够将案子查到水落石出,真相大白,还给死者与其家属一个公道呢?不错,抓不到主谋,要案子真相大白,是无可能的事。不过,好在警方手上还有两名亲自对金正男下毒手的嫌犯。警方也会在死者身上找出其死因,若能证明其死因与越女施用毒布相吻合,则越女杀人的罪证当可判决,至于谁指使的问题,也只能用“通缉”的办法,公诸于世,又或通过国际组织向匿藏嫌犯的国家施压,要其就范也是希望渺茫的。


马政府在国际政治独立自主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案子发生在马,确是不幸的事。不过执法当局在处理此案的过程中,能够迅速捉拿印越两女归案协助进一步侦查其他嫌犯,而且都能通过机场装设的闭路电视记录去侦察,可是专业水平一流,让国际社会看到马来西亚的安全系统与其执法机关增加对马来西亚的安全信心。也可看出马政府对在国际政治独立自主的作为,已赢得了普遍的国际尊重,也赢得了应得的友谊。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