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南海仲裁有虚无实


·2016年7月2

 

三年前,菲律宾在未能取得中国同意下,独自将南海岛屿领土主权之争交到海牙的永久国际仲裁庭要求作出裁决。这个案子一开始便陷入一笔糊涂账,南海主权之争不只是涉及中国大陆,还有台湾、越南、汶莱、与马来西亚,但是菲律宾却只找中国来算账。这一来便陷仲裁庭于无法周全法理的裁决,因为其他三个声索国未到庭,谁来告便可让谁占有主权,解决得了中菲之争,还有马菲之争、菲汶之争,甚至菲台之争,又怎么办?如此选择性的告状,除了政治做秀,没有仲裁的意义。


((声索者包括台、菲、越、马、汶))

也许正是因为自己知道声索的对象有好几个,如果太具体要求仲裁某个岛屿,涉及的争议国太多,会被挡下来。因此菲国的仲裁提案退而求其次,把重点放在岩礁不是岛,填成岛不合法,也不能依国际海洋法因岛的主权而享有200海浬的专属经济区不受侵犯的权利。同时也状告中国划出来的“九段线”内所有岛屿主权概属中国领土的宣示不合法。


表面看来,这两个申诉,似乎很合情合理合法。可是就岩礁是否属岛的问题,国际海洋法早有法律定义,其关键要点也写明,如果浮出的岩石或土他不能构成人类居住的条件,例如有无耕作物和水供,一应生活的需求都齐全,否则不成为岛,也不可享有200海浬的专属经济区权利。这点白纸黑字,不会有太多争议。


可是在菲国提出的申诉书中,连自己对岛或岩礁的说法也搞糊涂了,把目前由台湾占有的太平岛说成是礁,不是岛。这笔糊涂账台湾马英九最有意见,马本身是哈佛大学法律专业的博士,海洋法不是他的专业,但法律陈词黑白颠倒,只要不是色盲,都可看得一清二楚。太平岛早在清代已有民居,1947年当民国政府在南海划出“十一段线”时,也派军到太平岛驻守,岛上也有民居自供自足的生活供应,包括农作物、水供、还有神庙。可是却给菲国的法律陈词指是岩礁,不是岛。


((马英九上太平岛宣示主权))

这一说法,马上也把太平岛早已存在的建筑包括一个可供军用飞机起落的机场也说成是非法填海的人造岛。因为菲国将太平岛算作是中国非法占有的菲国领土,因此仲裁庭若相信菲国片面之词,而不作实际调查,将是国际仲裁庭的笑话。


在政治上,也会将美国陷入尴尬,以美国的想法,菲律宾状告中国,可以置中国和南海周边国家树敌而被孤立,想不到菲国却在太平岛大做文章,搞到马英九大为不满,决意亲到太平岛去宣示维护主权的决心,还立碑为证,美国想阻止也枉然,搞到美国还担心会不会促成两岸联手反菲仲裁。若然美国便“赔了夫人又折兵”,失去大陆还赔上了台湾,还有更令美国难堪的是一旦扯上了太平岛,那里的机场跑道也是填海造地延伸出来的,若将填海问题单挑中国还可借仲裁庭来修理中国的宣传效果。


如今把台湾也拖进去,填海造地的问题便可由太平岛拖出更多国家有填海造岛的问题,越南如此,菲律宾在黄岩岛附近岩礁也不例外,日本的冲之岛礁也被揭发。大家都有这问题,又怎能单挑中国呢!


因此菲国就这个问题来说,在仲裁庭的申诉不可能置中国于无可争辩的余地,即使是裁决中国造岛无法律地位,也无法对中国有什么强制的法律要求,否则太平岛也赔上了,美国怎可能在此时此地开罪台湾呢!就算是蔡英文取代了马英九,更不能将出卖国家领土主权的责任加诸蔡身上,否则两岸的关系会有什么变卦,更难预料。


南海争议,美国还可挑拨是非而不伤身,台湾一旦被大陆抓把柄,美国就很难置身度外了。


((“九段线”源自国民政府))

其次说到“九段线”的问题,菲律宾状告中国的申诉书把“九段线”说成为中国将整个“九段线”内的岛屿领土主权及其周边领海也强占为己有的控诉,也是一笔糊涂账,把划界的主张当成是主权占有的事实,这要不是对“九段线”的曲解,便是误解。


事实上,这“九段线”是源自1947年由国民政府划出来的“十一段线”,北端的二段线包括台湾及其周边的澎湖列岛。台湾等列岛既已被大陆视为中国领土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已不容有争议,因此大陆政府在重新确认1947年划下来U形线时,没省略掉台湾岛南部的段线,正好说明台湾等主权我属已无可争议。


“九段”所圈起来的海域岛屿,中华人民共和国既已取代中华民国成为唯一合法继承中国主权的政府,当然不能放弃前任政府划下来的U形线,否则便有放弃领土主权的主张。这是“卖国”的勾当,谁也担当不起这个罪名。


因此北京再将“九段线”拿出来向世界宣明其主张,那是合法合情合理之举,仲裁庭尽管接受菲律宾的申诉,但错误的申诉不可能导致合法的裁决。诚如台湾海洋大学海洋法所高圣惕教授近日撰文指出(参考《中国时报》6月15日第十版):南海仲裁删不了U形线,“其实,即使北京愿意执行南海U形线败诉判决而删除之,也难以执行,否则等于放弃南海的领土及划界主张… … 因为判决不能否定领土主张。倘若判决认定U形线作为中国的海域主张外部界线,违反《联合国海洋公约》,必须删除,中国也难以执行判决。

((中国删除越南岸外二段线))


首先,U形线是中国跟南海周边国家完成划界谈判前的“起价”,具有政治性质,不容司法机关否定,无法在司法判决后弃置不用。”为了证明其观点,高教授还援引中越在北部湾领土及海域争端谈判中,中国退让,将U形线二段线撤销,双方重新划定界线,还将岛屿划给越南。由此可证明中国提出的“九段线”只算是一项海疆边界的建议,有不认同的国家,大可双方坐下来商讨,中越谈判成功的案例,不但在南海如此,在中国周边国家包括缅甸、印度、俄罗斯等都有过陆地边界争议通过谈判成功解决的经验。


至于南海彊域在过去久远的历史中,航运不发达,根本不发生南海利益冲突的问题。直到1947年国民政府在二次大战后一次过想将过去被列强侵占的中国领土收回来,像中国本土沿海外国租借地与台湾列岛都因此通过谈判收回来。


当1947年划U形线时,南海周边国家像菲律宾在1946年刚独立建国,越南还未独立,还在法国殖民地手中,马来西亚也仍未独立,还在英国手中,汶莱也要到1984年才独立。印尼直到1950年代中才完全解放现有的版图,完全脱离荷兰独立。因此当中国政府在1947年提出U形线的主张时,周边国家连主权还未到手,中国也就无从和周边主权国谈判U形线的主张,之后国民政府败走台湾,大陆又陷入东西冷战饱受美国“围堵”,也就根本没机会顾及南海主权的问题。


  美国在南海搞“岛链战略” 

现在却又给美国回来搞“东亚再平衡”,而且还把南海当成是其“岛链战略”的军事据点,既然在蓄意拉拢菲律宾与越南成为其两个军事同盟国,並在两国建立军事基地,南海的岛屿主权也就成为美国必争之地。除了自己提出自由航行权利之外,更极力支持声索国采取法律诉讼,甚至要东盟以区域组织介入向中国施压。这一来,原本可以是很单纯的边界主张,可用当事国双边谈判解决的问题,变成很复杂的权力斗争的怒海。


中国面对外力干预的严峻形势下,要想不掉入美国军事博弈的圈套,又不想和美国玩法律游戏。在仲裁庭判决快要出来的关头,不要太在意判决结果,应该坦然待之,反正南海所有的岛屿已是各就各位,先前可以和越南谈判解决北部湾领土,无理由不能和越南再谈南沙与西沙的问题。菲律宾来任总统杜特地既然有意要和中国谈判解决双方的争议,正是一个机遇,应想法突破。至于马来西亚和汶莱一直表现低调,更可从两国身上先做出谈判的示范作用。这一来南海也就可由怒海变成和平之海!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