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中菲外交节拍太慢了!

·2016年10月1

《菲律宾星报》(The Philippine Star)的专栏作者F.D.Pascual自9月1日以来一直密切关注中菲外交关系会否在杜特尔特总统有意改善其与华关系的关键时刻做到关键的事。Pascual特别注意到中国最在意的是菲单方向国际仲裁庭提请南海纷争仲裁。杜总统也特别在其就职演讲中和上任后的多个场合表态说:不要和中国开战,南海问题要和中国展开双边和谈,甚至还派出前总统拉莫斯到港释出和谈的诚意。


中国的回应不够积极

可是,Pascual也注意到,中国对杜氏的表态似乎回应得不够积极。尽管中菲双方或许已在私下展开外交接触,就算如此,只要一天拖到没有公布的沟通成果,杜总统的压力便一天不得松弛,因为杜特尔特当上总统是由全国选民推选出来的,全国选民都在看着他如此高姿态把南海仲裁三缄其口。


由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天天讲南海仲裁到处讲仲裁,而杜氏却口口声声说要和中国和谈。如此前后总统对南海一热一冷的强烈对照,国人将会好奇,甚至好有期待,杜氏对华外交会有什么突破吗?如果等得太久而见不到中国有什么相应的积极回应,国人对他的高度支持便会变得高度的失望,因为得不到中国相应热度的回应是很失面子的事。


若然杜氏的支持热度一旦下降,他的反对派便会应运而起,用南海问题来攻击他,到时南海问题要想不被炒热也几难了!


以黄岩岛岩礁作中菲解冻切入点

为了不想菲国失去体面,也想替中国保全面子,Pascual注意到一个既有急速效应而又不失大体的办法:是先在黄岩岛Panatag(Scarborough)岩礁作为两国解冻的切入点。此岩礁几年前在中菲海军交手后已为中国占有,之后菲国渔民也被中国禁止进入捕鱼,传统在此捕鱼为生的菲国渔民的遭遇不但已成为这批渔民的生计问题,同时也被菲媒大事炒作而成为举国人民关注的课题。


Pascual建议如果中国能够在这关键的外交解冻与否的时刻,马上向杜氏表示善意的方法,而又不涉及主权谁属的敏感课题,便是让菲渔民回到此岩礁海域捕鱼,当然菲方也不得干涉中国渔民在此海域捕鱼。这样做只是临时的措施,以后怎么办?可由中菲双方通过外交谈判去处理。何况中国也一直强调南海问题可通过共同开发资源来解决纷争。


Pascual认为这办法可为中菲双方的面子争取到双赢,然后再进一步去谈,双方都可有更多的时间去争取解决问题的空间。


拉莫斯受到中方礼待

类似这样的舆论,在菲律宾很有代表性,多认为中国外交对杜特尔特的善意回应不够积极,更没进取可言。虽然在港时,拉莫斯也曾受中方派员礼待,同时中国驻菲大使也开始和杜氏的政府探讨经贸与投资合作的事项。但相对于美菲关系不断出现很有可能恶化的情况,中菲关系却没有相应地提升,连解冻也谈不上,舆论替杜特尔特对华善意表态开始感到担心,有其一定的合理性。


熟悉菲律宾外交的观察界,都会为杜氏提心吊胆,以一个长期受美国军政影响的菲律宾,尤其是在2010年开始以来,美国强力介入南海纷争,并紧紧抓住阿基诺政府成功达成军事同盟政治合伙的关系,甚至还承诺军事保护菲律宾,还因此在黄岩岛就近的菲国岛屿建立六个军事“访问站”,作势要为菲国一战。此外,美菲自反恐战启动后,也让美军长期驻扎在南部回教徒为主的棉兰老岛,借反共和反恐为名,实则找藉口长期牢牢用军事绑住菲律宾,用武器与训练套住菲律宾。


杜特尔特对菲南感情深

作为扎根在棉兰老岛为其政治深耕之地的杜特尔特来说,他对菲南的民情感受最深刻,否则便没法长期受到菲南当地人口的大力支持,与菲南人民贴心的感受,也令到杜氏对于美菲军政关系看得很负面。对于完全植根在菲北吕宋岛为主的政治世家来说,他们源于自己的基督徒/天主教的信仰,和源自美国殖民地时代传承下来的既得利益,北部的政治菁英可以把美菲的军政关系看成很正面,但对杜特尔特等出身南部的政治领袖来说却难以苟同了。


正因为南北长期处于回基冲突,南北对美国的看法与感受便出现了南辕北辙,也正是为什么杜氏在其竞选期间对教皇与对美国领袖口出狂言污语的内心反射。


最近的东盟峰会前夕,杜氏在行前记者会上,直接杠上奥巴马,公开警告奥巴马在预定的老挝双边会上不要用人权来指指点点教训他要如何处理贩毒的问题,否则杜氏直说自己会毫不客气地回敬他一句:“妓女生的”。骂了粗言后,杜氏接着挖了美国的历史疮疤,说美国的殖民地与对付黑人/印第安人记录,根本无资格用人权来教训菲律宾。此言一出,奥巴马的即时回应是取消与杜氏预定的老挝双边会谈。到永珍后奥氏自忖反应未免太小气,如此下去后果更难以预料,于是想出一个补救办法,即找个短暂的会议休息室与杜氏握手圆场。


菲在中美之间搞“平衡外交”

但接着下来的几天,美菲关系并未因两人首次握手而有所释怀,回国后杜特尔特还进一步放风声要美军撤出棉兰老岛,并指出美军在当地不但没帮到解决动乱,反而更恶化动乱。他说只要有美军的一天,南部不可能有太平,只要有美军驻扎,菲共和回恐组织便会因反美而得到孳长。


说到依赖美国军火的问题,杜氏还抛出要向中俄购买军火。此言一出,再加上他出示当年美殖民地统治者在菲律宾南部屠杀回民的血腥照片,不但华盛顿感到尴尬,连美国与欧洲的舆论也不敢相信杜氏真的要再“平衡”(Pivot)菲律宾的外交关系,选择在中美之间采取“平衡政策”,主要是认为以美菲盘根错节的军援与军事条约的关系,要解套还得要受内部机制的牵制。例如对外条约要经菲最高法院与参议院认同,不能靠行政首长一人说了算数。


可是体制上,国家行政首长有全国民意的认受,同时也有行政抉择做或不做的权力,只要总统选择冷却对美的军政关系,正如早有先例证明科拉桑当总统时可以在其任内将马可斯的全面亲美扭转为全面“去美国化”(De-Americanization), 把两个冷战时期的美军重要军事基地苏比克湾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空军基地关闭。有此前科,只要杜氏有决心要再“平衡”其外交政策,不会做不到!


现在留下来的问题不是杜氏有无办法“去美国化”,而是中国会不会相信杜氏有无能力摆脱美国所困。而杜氏有无能力摆脱,却又和中国有无办法打出几张“外交牌”好让杜氏改善中菲关系,从而助成他摆脱充当美国反华的战略棋子。


北京应让菲人 “感觉良好”

中国在此时机若抓紧机会是助人也是助己,是义不容辞的,更积极而更具外交效应而又能让菲国人民感觉良好的是:除了本月初菲大使交出一张建议列出多项贸易与投资合作项目外,更好是能在此关键时机由习近平国家主席亲自访菲和杜特尔特会面,即使两国政府仍未敲定会面议程,能够交换合作方针便是两国解冻的大突破。


奥巴马过去六年来为勤于跑访东南亚各国,跑了十多次。中国近在咫尺,更应该跑得勤快一点。也许中国仍怕菲外交有反复,但杜氏这回与美杠上而且还和菲共和解,看来他对美是玩真的了!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