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朗普上台启示录

网媒靠假象社媒真本领

·2016年11月26

美国大选落下帷幕,专家满地找眼镜。地产大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以“政治素人”身份,光宗耀祖入主白宫,全球与网络酿大震撼。值得留意的,特朗普依靠社媒,独当一面、吐气扬眉,击败来势汹汹的媒体,获得选民的青睐。社媒异军突起,成为政治竞选的主打武器,预料构成现时社会潮流!


多数大马人,事前看好民主党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可以凭着丰富从政经验,强大的执政集团和媒体支持,当上美国首位女总统。她爆冷败阵,网民反应如五味杂陈。然而,也有不少网民反现实,因为特朗普拥护民粹主义,主张怪诞荒唐、言行脱序难测,乐得为他捧场鼓掌,终于如愿以偿。


特朗普中选引发短期黑天鹅效应,远在我国的人民,股市外汇激烈波动,无法置身事外!至于长期效应,则因其政策未全盘明朗化,充满不确定性。不可否定,特朗普言不由衷、口是心非,大选后一览无遗,争议性政策出现U转迹象,如果因此断定美国的国内外政策会有惊天动地的改变,尚言之过早。


个人资产比历届44任总统总和还多

今年11月9日,特朗普以71张选举人多数票,为他的70岁人生创下辉煌成绩。其瞩目身家,比起历届44任总统个人资產总和,还要多出1千万美元。他政经合一,商场政坛两边得意,可说是资本主义社会一项耀眼成就。特朗普带动共和党卷土重来入主白宫,还掌控参众两院执政权,肯定载入青史、永垂不朽。


到底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呢?那种说法才靠谱?


特朗普于11月13日,官方推特上说:“辩论,尤其是第二场和第三场,外加演讲和大型集会的密度,以及我们伟大的支持者们,为我带来了胜利。”实际上,该归功其竞选团队,善用社媒如面子书、推特、Instagram等,草根语言发挥巨大作用,成功接轨民意列车,带来丰硕成果。


尽管主流媒体给予特朗普零支持率,开始阶段他处于劣势,却因媒体大事报道其负面新闻,刻意丑化抹黑他,反而带来价值20亿美元广告宣传,可说因祸得福。选举之前,几乎所有民调显示,希拉里将高奏凯歌。路透社民调预测她中选率为九成,获取303选举人票,顺利跨越270张当选门槛。


经济专家学者打破“学术中立”

美国4百位经济专家,以及3百位政治学者,大动作一致声明,不惜打破“学术中立”,全力当希拉里强力舆论后盾。表面上,这对反建制的特朗普十分不利,结果证明这类撑腰动作徒然多余。


特朗普的社媒强势早有征兆,其面书粉丝1千3百万余,比起希拉里的9百万,来得壮观无比。选前3场电视辩论秀,主流媒体多认为希拉里稳占上风,忽略了名气较低社媒和网站,所收集的投票结果,却十分垂青特朗普。


早在今年年中,英国公投民调严重失准。在“脱欧公投”中,本来偏向留欧派,但脱欧却取得52%支持率,造成首相卡梅伦黯然下台,使英国将于2017年3月启动脱欧程序。这时,分析家感觉到,民心难测,全球民粹主义力量风起云涌,果然轮到特朗普成功突围,改变美国政局。


无可否认,联邦调查局反复调查希拉里课题,让她失去一些选票,但即使未曾发生,也难以挽回大局。选前的民主党竞选大本营,高姿态决定取消大选“胜利”庆祝活动,以免刺激共和党支持者,显示他们过于轻敌,犯下兵家大忌。


“回声室效应”活在自己的期望

网络现象有个学术名词,称“回声室效应”(Echo Chamber Effect)。这即是说,网络平台集合一班志同道合、趣味相投者,自说自爽、自欺欺人,活在自己的期望,以及信仰圈子之中。所有抵触或违背的公共领域、客观事实、个人意识等,都当作透明。结果,“特朗普现象”乘虚而入,如龟兔赛跑寓言般,重演不可能赛果。


我国也有类似例子,年中落幕的砂拉越州选,网络交锋激烈精彩,却失去选票吸引力,“回声室效应”产生苦涩后果。反对党集团向来善于利用网络宣传,无论是网上或现场讲座会,占绝对优势,反应爆棚,但取得的支持票数,不成正比。这犹如暮鼓晨钟,唤醒吹捧网络神话的政治人物。


当然,我国的社媒和网媒紧密结合,并没有如美国般,清晰地分为两个世界。特朗普胜选,无非是美国人恐惧全球化,带来棘手社会问题。这次大选,“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观点,普遍受认同,即认为美国应该减少过问国际事务闲事,无需白白消耗国家宝贵资源。


有美国人评论说,美国的“政治正确”观点,等于变相专制、剥夺表达权利。一般人不能接触敏感种族、宗教和跨性别议题。若犯下歧视罪名,肯定受舆论界的鞭挞声讨。所以恐怖分子滥用伊斯兰教名义、移民争取同等权利等课题,一般美国人拒绝公开批评表态。长期压抑心怀不满,终于通过投敢怒敢言的特朗普,一次过爆发!


美国民众关心最高法院格局

美国人民向来关注最高法院格局,新总统填补法官空缺,等于塑造新一代司法方向。不少人担心,随心修改法律,可能让社会宽容大量,完全符合自由派的要求,无限扩大个人权利,危害一般保守美国民众,包括侵犯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提高移民地位、打破就业和性别保护、无限扩张官僚机构、增加社会建设开支,并由全民买单。


特朗普深谙选民的恐惧感,对症下药,俘获民心。相反的,希拉里败选关键,其阵营受精英阶层环绕,经常陶醉在自我语境中,以主观标准看待投票。虽然有科学统计测量,却得出欠准确的结果,终于付出惨重代价。


候任总统公开表明,他决心落实竞选承诺即“百日新政”。其中,包括在美国与墨西哥国界,建筑围墙封锁联系,并遣返非法移民。这样的行动,精神上代表美国人民心中,也筑起一道保护主义围墙。对于贸易大伙伴中国,有人忧虑爆发关税战,但重新谈判经贸合作条件,避免两败俱伤,或不可避免。


有些美国选民,不满选举结果,呛声选举人票制度不公,令希拉里得普选票最多,却是落选总统,因而走上街头抗议示威。全美11座城市,爆发大型反特朗普示威。希拉里堡垒州加利福尼亚,有人发动“脱离独立”运动。也有人恳求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于12月19日时忤逆投票。虽然有接近4百万人参与联署,却显然多此一举。


这样的场景耳熟能详,我国2013年的5.05大选后,不少民联支持者认为,国阵得票47%而入主布城不合理,无法名正言顺执政中央。我国各地有“黑色集会”,反对党声嘶力竭反映不满,网上更是激情流露。然而,时间过去了,政治形势依然没有大改变,政治动荡最终还是回到平静。


先进大国选举制也存在弱点

我国网民应该充分了解,即使是先进超级大国,选举制度也未免存在弱点,不能令人人都满意。那些要求建立公平、干净选举制度的,总得提出建设性意见,如何让选举方式更为完善?重要的,灌输选举教育,包括呼吁合格者踊跃登记为选民,别自我放弃权利,否则一切免谈。


美国选举人制度有利有弊,优点为保护小州利益、赢者通吃一次到位、减少悬峙不稳定局面、避免过多小党冒现干扰等等。这样的游戏规则,不能说是违反民主原则。至于我国的选举制度,因为侧重乡镇郊外,划分方面要做得公平,也有其难为的一面。


不像有人拒绝认输,希拉里本人欣然接受裁决,她发表败选感言,衷心祝贺特朗普。多国重要领袖,纷纷来电祝贺,要求安排会晤,商讨双边国事。尽管他们当中,选前都曾为希拉里打气,如今却不计前嫌,以国家为重。


我国许多网民,评价美国新总统,难以掩饰羡慕心情,希望我国下届大选,犹如美国改朝换代,将执政集团拉下马。然而,这样的期许和愿望,绝对无法通过社媒落实。特朗普有财有势,一开始就不打一场没把握的战役,其阵营内部,基本上都是商界精英,尽管有共和党人扯后腿,杀伤力极为有限。


反观我国在野阵营,唯一出路为大选中,所有选区一对一出征,方才有望一举挫败国阵。迄今距离下届大选不到两年,来自行动党、公正党、伊党、诚信党,或是土著团结党的领袖,同床异梦、各怀鬼胎,无法达致选区议席分配协议。除了无法攻下黑区,也使得雪兰莪州政权,形势微妙岌岌可危,稍有不慎就江山难保。


伊党和诚信党以及行动党有根本矛盾,土团党历史犹新,很难安排一个妥当的竞选策略。最为关键的,反对派推出谁为未来首相?也没有一致共识或默契。这些看在选民眼中,倒不如追求一个稳定政府,优先发展经济来得迫切!


特朗普或把美国人民利益摆前头

话说回头,生意头脑灵活多变的特朗普,拥有天时、地利、人和条件,他的新政策,必然是把美国人民利益,置于国际义务之上。


至于美国带头的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协议(TPPA),胎死腹中的可能性增大。


此外,他可能远离搞风搞雨的主流媒体,这包括经常揭弊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大报。他的“百日新政”清楚说明,杜绝白宫游说者,打击衍生的贪腐制度,绝对不容许利益集团,包括索罗斯等人,从高层捞取政治利益。


这样一来,失去卸任国务卿希拉里护驾,索罗斯(George Soros)本人,是否可以延续金援国外人权社运组织、介入他国内政的计划?换上务实求是的特朗普,或有一定的阻拦。近期揭露,我国多个组织团体接受类似争议性捐款,如今想必得自力更生,不能再依赖国外基金,这未尝不是好的发展。


众所周知,索罗斯通过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简称OSF),联合由美国政府撑腰的基金会(例如NED和NDI),不断鼓吹“颜色革命”,输出西方民主自由概念,寻求示威暴力方式更换政权。特朗普锱铢必较,绝不会搞这些小动作,在他人土地惹是生非、好管闲事,徒然赔上美国国誉。

一场总统选举,带来不少启示录。我们应该睁眼看清楚,“特朗普现象”并不一定有利我国反对党,基本上这是保守政治的复辟。至于社媒颠覆网络传统,戳穿网媒的假面具,未来或在多国政治舞台大显身手,我们且拭目以待!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