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政治利益催促马安握手
洞察玄机网络不持幻想

·2016年9月24

今年9月5日,我国法庭出现一场不寻常的聚会,结合两个政治关系融洽、亲如父子,后又决裂仇视、不共戴天的政治人物。这就是前首相马哈迪与被他革职和送入监狱的安华握手。网络上有不同的阐释,暴露政坛充满诡异悬疑,又暗藏奥妙玄机。马安相会之后,大马政坛是陷入多事之秋?还是大局敲定、稳如泰山?一切似乎早有定数。


马安相会,舆论界有各类形容,如“世纪之握”、“一笑泯恩仇”等,有夸大其词、渲染过度意味,也实现不可能政治艺术。这出戏剧的场景,人物、时间和事件,一切随剧本情节,有条不紊的发展。雪州大臣兼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承认,是他预先设计、穿针引线促成会面,政治动机不言而喻!


无法跻身网络重大话题行列

阿兹敏文告无限上纲夸口,马安相会是“具有环球意义的重大历史事件”,两位重量级领袖为国为民,放下敌对意识,忘记过往恩怨,共同合作展望未来。像这样子的拍马屁文化,向来网络上不少的理想主义者,出面响应附和;如今却是一片冷漠鄙视,甚至无法跻身网络重大话题行列。


两位主角,分别属于曾任首相22年、现年91岁高龄的敦马哈迪,以及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后者因为鸡奸罪名,第二度被判刑,目前尚在服刑。很多人难以了解,为何两次获罪,安华依然保有封衔,未被褫夺?


马安两人,属于过去式政治人物,曾经呼风唤雨、一诺百呼,但时不我予、事过境迁,早已难复当年光景。安华身陷囹圄,出狱后5年内,不能成为普选候选人;敦马则离政治核心久远,树倒猢狲散、势单力薄,号召力如明日黄花,难挽狂澜于既倒!


留下马哈迪时代政治镇压阴影

络社媒,冷眼旁观,随政治立场反应两极。亲执政党的大泼冷水,不看好敦马有作为。亲在野党一方,意见分歧明显,有者期望新政治海啸涌现,一举改朝换代。多数中文源流的网民,表态斟酌小心谨慎。主要因由,过去马哈迪时代,留下政治镇压阴影,令大家心有余悸,不觉得新政治组合会带来喜讯。


巫统当权派讥讽,敦马走投无路,不得已出此下策,向过去手下败将,乞讨丁点支持。民政党副主席刘华才直言,过去18年,公正党领导的“烈火莫熄”(Reformasi)抗争运动,旦夕间化为“烈火已熄”。而蓝眼标志,也得谱上休止符。这证明了,政治利益大前提下,政治人物难以避免牺牲基本原则。


1999年大选,由于马来人支持安华和反巫统,才成立的公正党,夺取不少马来选票,伊斯兰党更夺得27个国会议席,令巫统国会议席锐减至空前72席。当时敦马依靠华裔选票,方才惊险过关。翌年即发生他把华社在大选前提出轰动遐迩的“华社诉求”,歪曲为共产党式勒索,让华社被迫收回重要内容还得道歉了事。敦马过桥抽板、忘恩负义的行为,看在华社眼中,犹如难以释怀的惨重历史教训!

 

马安会面后续,行动党支持者维系主流社媒意见,虽然表明欢迎马安相会,但没露出特别喜悦之色。最大的因由,敦马目标只是巫统江山,并不打算动摇华人选区,他一早意识到,利用行动党扮演华裔选票守护者角色,即能减少当年施政苦果所带来的负面冲击。


国阵的华基政党,敦马根本不屑一顾。其长期亲信,即前新闻部长再努丁网络分析,现时华印裔选民,必全面倒向在野党,国阵盟党如马华、民政党及国大党,面临土崩瓦解末日,仅等待全国大选来“埋葬”。再努丁大事夸耀土团党,认为巫统形势不妙、危在旦夕!


((经济富有弹性投资者有信心))

再努丁以2008年和2013年,两届海啸大选成绩,推论下一届大选结果。他主观认为,一马发展公司(1MDB)课题,沉重打击国阵竞选机制。


无论如何,根据一家市场调查机构,即全球风险研究所(GRI)最近报告,一马公司风波未影响投资者信心,大马经济富有弹性,不会因此构成永久损害。该报告指,最坏时期已经过去。中国方面的投资,包括收购一马公司资产,成功化解庞大债务危机。而巨型经济发展计划,以及税务优惠政策,让市场重新站立,并具有全球竞争力。如果这属实,如同敦马噩梦届临。经济复苏稳定发展,对于追求社会稳定、经济繁荣的华社来说,等于是政治方向最佳指标。


敦马非常倚重马安“破镜重圆”,一项网络新闻可以作证。9月8日,土团党获得注册证后,召开首次誓师大会,播映的短片,正是马安握手镜头,也重温两人昔日欢乐时光。值得一提的,新诞生的土著团结党(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网上宣传处于弱势,并不广为网民所熟悉。


一些网媒,宁可称呼土团党为团结党,以淡化其种族色彩,保护敦马用意明显。敦马今年与巫统决裂,公开承认有“丹斯里”叛变,不然纳吉本人,早在去年7月黯然下台。这清楚显示,敦马介入层面并不简单,他主导内部政变,却非通过民主选举方式。阴谋胎死腹中,才来随机应变,另寻锦囊妙计。


网络最擅长政治推理,譬如一马公司风波中,网上各类令人眼花缭乱揣测想象,大量冒现。此时,为何却没度测敦马,到底葫芦里卖啥药?

 

一山不能容二虎更何况三虎

马安会突出安华形象,压倒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两人都曾经贵为前副首相、前巫统署理主席,如今双双摆上台,是构成恶性竞争?还是壮大彼此实力?达到合纵连横的策略?网络传言,敦马有意扶植儿子慕克里兹,平步青云当下届首相。如果属实,如何安抚安华与慕尤丁?一山不能容二虎,何况有三虎呢?


网上一般人,感觉不喜反忧,无法认同马安相会,带来任何实际作用。网民不表乐观,这会改变政治生态,或冲击国阵主导的政治权威架构。有网民断定,巫统将会毫发无损,反而加深其危机感,鼓励上下团结一致,共同抗御外侮、发挥同舟共济精神。


土团党意图搞大结盟,一夜间仓促拉拢各党各派,却让政治利益矛盾不断尖锐化。敦马知道,深入腹地攻巫统堡垒区,难若登天,顶多动摇几个议席,改变不了大局。因此,他老谋深算、运筹帷幄,不会坐以待毙。


排斥敦马庞大势力不可忽视

如何化解反对党之间矛盾,令议席分配皆大欢喜?尤其行动党与伊党,对于伊刑法课题,分歧太深。伊党和由该党失意分子分裂组成的诚信党,有选区重叠的致命毛病?甚至公正党内部,排斥敦马庞大势力不可忽视。如此问题棘手,大大考验敦马的从政手腕,以及政治智慧!


极为讽刺的,敦马当年导致安华锒铛入狱,这次自告奋勇,建议法律援助支援。安华是以个人身份,挑战今年8月1日生效的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NSC)。其采取的法律策略,包括申请临时禁令,阻止当局执行法令。


之前,敦马曾在部落格公开道歉,于1993年犯下过失,即推动修改联邦宪法,留下后遗症。今天,任何法案经过国会上下两院批准,即使没有最高元首同意御准,一样自动生效。显然的,这是政治因果循环,敦马自己种下祸根,现在却联手宿敌,用法律途径解决手尾,谈何容易呢?

 

9月5日,正是安华上庭启动法律程序,大批媒体记者闻风而至,令马安会面大出风头。两人不过趁审讯空隙,握手问好、互拍肩膀示意,然后两人进入证人室内会面45分钟。会谈内容未见公布,惟安华表明,敦马放下身段,准备接受改革议程,是耶非耶?尚待时间来证明一切。


((马安和解只有少数网民口服心服))

敦马自我辩护,既然与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和解放下历史恩怨,与安华一拍即合,也为何不可?敦马于1987年的“茅草行动”中,签发逮捕令,扣留林吉祥父子长达1年半。他伸出和平橄榄枝,无条件下获得谅解,真的如此简单,不记前嫌?网络上口服心服者,明显的属于少数。


重要的一点,敦马并没有做出道歉、认错的言论或动作,寻求安华或林吉祥原谅。他时刻强调,当下首要任务,为“拯救马来西亚”,响应《公民宣言》运动,扳倒现任首相纳吉。如此的含糊合作基础,既缺乏诚心诚意,也无法保证天长地久!


安华夫人旺阿兹莎,早前亮出和解先决条件,即必须寻求释放安华,敦马却始终回避表态。安华一度于牢房中发函,提醒党领袖,务必与敦马保持距离。今年4月,敦马还重申,安华涉及不道德行为,所以被革职和受罚。此番言论,旺阿兹莎猛然反呛,形容“恶毒”无比,气氛还闹得很僵。


这些现象,让马安握手言和突如其来,令人无法做好心理准备。这是否意味着,其中暗藏不为人知的秘密,或某种你情我愿的政治交易?


趁反对党联盟阵脚未稳提早大选?

几乎同个时候,国际知名财经新闻网《彭博社》(Bloomberg),引述匿名巫统区部领袖消息称,我国大选很可能提早至2017年3月举行。消息说,此时反对派大结盟,阵脚尚未站稳。若闪电出击,必能发挥如砂州补选、国会双补选(大港和江沙)效应,先发制人,击溃反对党的凌厉攻势!


《彭博社》指出,首相和其他党核心领袖,呼吁党员积极会见潜在选民,尤其是年轻一辈,以积极备战。该社承认,2013年5月大选,热议2年后,首相才选择最后一刻钟解散国会。虽然如此,评论也提及分析家看法,即经济成长缓慢、一马公司风波成国际焦点,或会拖慢大选日期。


敦马真的准备好面对普选了吗?最近,他制造不少麻烦,包括得罪皇室。他口不择言,指柔州王室提倡“柔佛民族”概念,导致国家分裂,引起苏丹依布拉欣龙颜大怒,厉声警告“闭嘴”,苏丹回敬敦马没资格谈论团结。

另外牵动选情的新闻,今年11月份,即将举行“5.0版净选盟大集会”。预料,反对派必然凝聚人气,争取舆论呛声。早前8.27所谓“捉拿一号高官”集会,因为反应欠佳,只有区区千余人出席,事前放风声捧场的敦马,最后不见踪影。新集会可能属于下届大选前,最后一场民意暖身活动,必然少不了敦马角色!


总之,马安会面牵一发动全身,却不一定为在野力量,带来正面影响。网络舆论反映了实情,暴露虚与委蛇、与虎谋皮的政治策略,只考虑少数政客的利益,必然受广大网民所唾弃!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