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马中经贸合作锦上添花

网络开放胸怀衷心祝福

·2016年11月19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任内第三度官访中国,外交成果满载而归。可惜的是,网络除了一般的肯定认可、祝福道贺,还有许多负面言论。不少同情在野势力的网民,提出各类指控,多为无中生有、乱加之以罪。凡事消极悲观、否定贬低,并无法改变朦胧政治前景,以及迫切须克服的经济放缓、内需疲弱危机!


尤其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中选后,我国更需要新元素,抗拒变幻无常的世界局势。一些反对党领袖,网络炮轰马中关系为“出卖国家主权”。这类言论从党派意识出发,欠缺客观中立精神,忽视当前的真实情况。网络百般攻击谩骂、抹黑歪曲,通病积重难返,抹杀了不少政绩努力。


首相踏足神州6天,签署超过20项不同领域的经贸协议,总值1436亿4000万令吉,以及见证16项谅解备忘录的签署仪式,促进双边合作。


这样等于接轨中国所提倡的“一带一路”概念,即区域和平共处、繁荣发展。最终惠及的,为东西马全体人民,不是单一种族,也非局限于商家阶层。


马中基建项目本地人拥有运营
首相强调,所有马中基建项目,全由本地人拥有、营运,无须忧虑丧失主权。从积极的一点看,我国获得中国方面的低息贷款,可专注大型发展工程。人民获得工作机会,从中学习技术转移,提升国内基本建设,经济水平必水涨船高,生活素质才能明显提升。


逗留期间,首相与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相见欢,探讨数码经济范畴,协助我国商家淘汰传统经营模式,转型适应网络新时代。几番交流后,马云答应出任我国数码经济委员会顾问一职,这是令许多新兴国家极为羡慕的莫大成就。


与此同时,马中关系融洽,不难带动中国游客涌入,有利振兴本地观光业。我国要求中国开放市场,输入更多棕油与橡胶产品、加速批准毛燕入口程序,鼓励国货外销积极措施,应该受到无任欢迎。


从学术眼光来看,马中外交关系升级,代表复杂相互依赖关系(Complex Interdependence)正常运作,并没任何阴谋邪恶意图,或威胁其他国家利益。过去所谓的合纵连横、沙盘推演对抗斗争,今天已过时落伍,主要为网络经济的崛起,彻底打破边疆国界距离,“蓝海策略”互惠互利、各取所需,才是社会新潮流!


亚洲新秩序无需服从西方体制

不久前,纳吉于中国中共宣传部发行的《中国日报》上,评论两国关系,文章题为《信任的种子开花结果》(Fruits Harvested From Seeds Of Trust),说明两国唇亡齿寒、相互扶助的重要性。他认为,亚洲新秩序必须尊重各个国家的历史、价值和政治制度,无需服从西方基准体制。


他指出,二战胜利国维护本身利益,损及战败国和前殖民地。因此,国际需要新的机构,以及和平对话,谢绝国外干预主权的情况下,达到双赢局面,不是如现在一般,必须听从大国指示,以及看其脸色办事。


11月份美国总统选举落下帷幕,白宫主人易手后,美国带头的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协议(TPPA),充满不确定性、岌岌可危。反而中国倡议的海上丝绸之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係(RCEP),以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政策,抢先推行落实,经济成果已经俯拾皆是。


马中建交带动东南亚国家风潮
回忆1974年,已故首相敦拉萨,也就是纳吉的父亲亲访北京,获得当时中方最高领导人毛泽东的接见。马中两国建交,带动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友好的风潮。当时正是东西方冷战高峰时刻,敦拉萨的果敢行动,等同为两国友谊立下坚强基础。


同年举行的全国大选,首度组阵的国阵,依靠马中交流课题,获得不少华裔城市选民的青睐,一改向来的刻板政治形象。自此以后,马中建立利益与命运共同体,加强经济贸易往来。同时,中国逐步放弃支援马共,系列投诚次数增加(砂共于70年代瓦解),大大减少颠覆活动威胁。


最终等到1989年,政府与马共合艾签约,马共承诺全面放弃武装活动,为马泰边界恢复安宁,这些都是不可抹杀的事实。这样的和平演变,对于鼓吹“中国威胁论”,大事推销军火的超级大国如美国,自然不是味儿。


当年并无互联网,只有传统印刷媒体,以及电台电视台等电子媒介。敦拉萨访中,许多市民乐见其成,负面争议少了很多。现在,主角换作纳吉,却是网络谣传满天飞,例如卖国成中国傀儡、侵犯国家主权,或是地缘政治中选边站等等,令人感到遗憾万分。


早前异议网站《砂拉越报告》炒作,6百公里长贯通西马东西岸,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指其原本用费倍数膨胀,为的是挽救一马发展公司(1MDB)债务,网络舆论多信以为真。说到举债,其实世界最大负债国为美国,中国持有1万余亿美元美国政府债券,而且不断增加中。


显露安华亲美意识不浅
在狱中服刑的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开腔指“大马不应太依赖中国”,显露其亲美的意识不浅。前首相敦马哈迪,当上舆论界重炮手,却忘记上个世纪90年代,他曾提出“向东学习”政策,向日本取经,以及吸引该国投资,如今却谴责这类的行动为“出卖国家”,两种对立见解,真不可同日而语。


我国并非首个向中国示好的东南亚国家,争议性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疏远美国后,早前到访北京,带来贷款与投资承诺,总值240亿美元(约1004亿令吉),数据非常可观。他与美国“南海裁决”政策大唱反调,经谈判协商,终于让菲国渔民返回黄岩岛捕鱼区,继续经济作业,无须费一兵一卒。


宁可维持平衡外交格局

今年7月,国际傀儡仲裁庭做出戏剧性“判决”,代表美国启动“返回亚洲”(Asia Pivot),重新维系区域影响力。美国隔着一个大洋(太平洋),动辄调动航母舰队,大剌剌巡弋南海,俨如自己内海一般,蓄意挑起武装冲突。多数南海周边国家,根本对大国政治博弈,全然不感兴趣,宁可维持平衡外交格局,拒绝卷入利益冲突的漩涡中。


从军备武器添购方面,今次我国破天荒相中中国大型军备,包括4艘濒海多任务巡逻艇(LMS)。根据防务合作备忘录,这类船艇每艘造价大约2亿余令吉,2艘将于本地装备,其余的在中国制造。据报道,我国对中国军机,也存浓厚兴趣,不排除取代现役但老化的机种。


需要强调的,添购军备,一方面为中国货色价廉物美,也得以增强海岸线防务用途,并不是准备向他国开战。

反对党人根据错误讯息,荒谬指责,经指正后又拒绝收回,这样的例子再度上演。这次牵涉行动党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他于国会宣称,政府未经公开招标程序,将东海岸铁道计划交给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他爆料说,世界银行把后者列入“拒绝有商业往来”黑名单中,为何我国还选择与之合作?


倪可敏没有查究的真相,黑名单的确存在,发生于2009年,涉及交建旗下的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CRBC),她于该年的菲律宾道路项目竞价中,涉及违规行为。后来,该公司与中国港湾建设总公司合并,组成中国交建,于上海证券与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为规模宏大的基建和疏浚公司,全盘遵循严格金融监管。


黑名单张冠李戴误中副车
把黑名单企业张冠李戴,这是态度不严谨的后果。讽刺的为,中国交建于本地大有来头,负责设计和承建全长24公里的槟城第二大桥。如果其为问题公司,首当其冲的为希盟槟州政府。除此以外,目前中国交建推动大工程,即槟州斯里丹绒槟榔第2阶段(STP2)填海作业,绝不可无的放矢、误中副车!


反对党为何担心马中关系升级呢?通讯部长沙烈赛益于个人部落格撰文透露,访华成功令在野党担心,会吸走不少游离选票,以致选举失利。这样的说法,不过政治化马中关系,其实观点并不正确。两国建立密切联系,属于网络地球村演变必然规律,与选票吸纳全无关联。


网络热炒中国课题,同个时候,国外势力干涉我国内政,试图挑起不和谐。风波曝光,可考验网络舆论,是否抱着双重标准行事?


非政府组织接受索罗斯捐款


国际知名骇客泄密网站维基解密(DC Leaks),揭露索罗斯(George Soros)通过“开放社会基金”(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简称OSF),金援我国多个非政府组织、受惠名单不断增加。令人震惊的,有些捐款可追溯至10年前,却秘而不宣!


这些组织或单位,有干净公平选举联盟(净选盟)(BERSIH)、《当今大马》,以及其属下电视制作单位《KiniTV》。后来暴露的还有律师公会、槟城研究院(Penang Institute)、默迪卡民调中心、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等等。有关负责人士直认不讳,并没有错怪或冤枉的元素存在。


要求政权更迭本质万变不离其宗

除了OSF,尚存在其他基金会,有美国政府撑腰,名堂虽然不同,但输出西方式民主概念、要求政权更迭的本质,却是万变不离其宗。这包括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以及国际民主事务协会(NDI)。纳闷的为,挂上民主的称号,就能充当民主代言人,合法干涉他国内政么?


收款组织提出各种理由,例如属于小份量运作开支,或捐款不存在议程等等,试图为自己开脱。但是,为何等到网络爆密,他们才大方承认接受外援?而不是一早,据实透明公开所有资料?莫非内头藏有文章?这种暧昧立场,绝不是小事,关乎有关社运组织的公信力,以及本身的道德观念。


OSF幕后金主为国际知名金融大鳄索罗斯,他长期以量子基金名义,操控和狙击各国货币,牟取暴利而臭名昭彰。OSF公开承认,参与多场“政治颜色革命”,如乌克兰、阿富汗、伊拉克、北非和中东诸国等等,结果制造长期政治动乱。该基金于俄罗斯作业全盘失败,全因普京采取铁腕对策,禁止其一切活动。


如果网络舆论认为,接受中国资金流入,等同典当国家主权,那么本地网媒或社运,张开双臂欢迎国外基金,逻辑上又如何解释?

 

结论是,马中扩大经济贸易合作,纯粹为商业投资锦上添花。网络无须质疑,应该学习开放胸怀,诚心接受和大方祝福,若大泼冷水、采取敌对态度,绝对无法克服当今奇难杂症!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