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媒转型多元模式求存
回声效应失民意敲警钟

·2016年12月17日

网络科技创新变革,媒体业转型应对,犹如过山车翻山越岭,难度极高,只有出奇制胜、灵活多变者,才能幸免于难。网络新闻定格后,需以新颖手法呈献,否则难以博取读者欢心。媒体业不能固守常态,严峻考验一波接连一波,随时准备新陈代谢、变迭更新,注入新的内涵,遵守网络的必然规律。


网媒采取收费阅览制度,无法确保高枕无忧,持续生存为一道棘手难题。挣扎求生的过程中,网络世界产生难以理喻反智现象,例如“回声室效应”冒现,使得网络新闻与民意脱节,可是却构成舆论主流。许多坚守新闻真相的媒体,难逃淘汰命运。虽然有更多同业挺身而出,却身不由己、吉凶未卜!


我们应该以新的观点,新的角度,看待媒体如何网络化?以及其带来的重大冲击,从而找出对策,正确的引导网络舆论。


英文网媒熄灯难掩失落辛酸感受

最近,本地英文网媒《热点》(The Heat Malaysia)宣布,网络版正式于2016年12月1日熄灯,全面关闭。停刊声明中,管理人强调为“商业决定”,并且说本身不是首个,也并非最后一个“失声”的网媒,难掩失落辛酸感受。


《热点》硬体双周刊版,配合2013年大选热潮创刊。该年11月份的封面头条,摘录国会问答资料,影射高官挥霍行为,结果触犯《1984年印刷与出版法令》,遭吊销出版准证三个月,其后復刊继续出版。2015年12月,她全面转型为网媒,但寿命只维持短短一年,即告终止。


其实,2016年3月份,还有其他的网络坏消息。英文和马来文版《大马局内人》(The Malaysia Insider)、《当今大马》姐妹台《Kinibiz》、三语时事网媒《人民邮报》,过后还有本地彭博电视网,不约而同基于商业经济考量,宣布停止操作。


这些媒体的共同点,都有庞大的点击率,知名度高,但无法自负盈亏。当然,关店还有其他条件左右,如内部管理结构、企业文化、员工士气等落差,所以被逼退出网络市场。应该留意的,并不是严峻法律管制,或是当局严厉执法,严重威胁网媒,其本身的因素,导致一跌不起!


与《热点》几乎同时,邻国新加坡中文报业集团旗下的免费华文报《我报》(Mypaper),出版近10年之后,一样谱上休止符。据报道,该报与另份报纸《新报》合并,原有出版团队不复存在。停刊献辞中,该报说明完成历史使命,即争取相对年轻、第一语文非华文的读者群。


移动科技通讯改变阅读新闻习惯

移动科技通信日新月异,阅读新闻习惯大变革,《我报》配合读者,从实质纸张,转为数码平台,以符合经济效益。她除了保持版面清新,注重文字简洁易读,涵盖的不仅新闻,还有生活、时尚、美食、旅游、购物、娱乐新闻等多方面。无奈克服种种问题后,其管理层维持停刊决定。


与《热点》遭遇稍有不同,《我报》处身新时代,不断改善出版素质,艰苦熬过10年岁月。其出版团队踌躇满志,尝试多种创意点子,如记者写部落格、读者参与投选报头、新闻角度多样化、报道方式如朋友对话般新体会,虽然赢得口碑,却不能确保生存无忧。


所以说,媒体漂亮表现,还必须符合经济利益,否则也是一筹莫展,无法长治久安。


我国的中文网媒,除了政党操纵的网站,几年前消失的《风云网站》、《独立新闻在线》等,案例并不多见。相反的,英文网媒基于商业讯息需求,高峰时期如雨后春笋,冒现6、7家之多,竞争异常激烈。多数英文网媒,拥有财雄势大的商业集团撑腰,即使开支庞大,还是可以顺利熬过初始阶段!


网媒执行收费制并不舒畅无阻

网媒若带有政治议程,除非金主可靠,且不改变信念,又或转型成功,方期望解决财经困境,否则大事不妙。弱肉强食、在商言商的残酷环境下,网媒一个不小心,随时被竞争对手蚕食鲸吞,惨受淘汰出局。与此同时,网络讲求近乎免费的讯息服务,网媒执行收费制度,并不是顺畅无阻!


已经公布的数据,显示一些网媒操作费惊人。如2014年6月,The Edge媒体收购《局内人》,经营20-21个月份后,蒙受1千万令吉亏损。该网媒遣散59名员工,其每月营运开支,估计高达50万令吉。以这样的规模形式,《局内人》可跻身中型企业,可是却无法带来可观盈利。


本地网媒成功落实收费制度,例子寥寥可数。《当今大马》结合读者订阅、招徕广告模式,不见得从此脱离财政窘境。该媒体除传统新闻媒介,也推出网络电视,开拓电子商务专业领域,往全方位形式发展,面向广阔的阅听市场。即使这样,《当今》坦承,曾接受来自国外基金援助,引起舆论大争议。


《当今》高层说明,2004年时,总部设于美国纽约的媒体发展投资基金(MDLF),注入一笔130万令吉股金,为其首发资金,助她奠定财政根基。过后还有定期捐献,来自“美国开放社会基金”(OSF)单位,这类基金与乔治·索罗斯(国际知名金融大亨)有关联,沦为现今执法单位紧密调查的对象。

 

近期传出,不少本地网媒,尤其附属于传统纸张报章的,以“内容农场”模式独辟蹊径、专搞噱头取胜,深深吸引读者的眼光。
什么是内容农场(Content Farm)呢?这是一种网络模式,以取得流量点击为目标,突出植入性商业广告。网络负责人为了增加点击率,以手动或文字机器,收集搜索关键热门字眼,大量生产文章或视频,其内容或标题,符合夸张、惊悚、血腥、膻色等条件 。当网民捕捉图文第一眼,就产生强烈点击欲望。


运用“内容农场”招徕大量网民
最近媒体评估报告,指10大最受欢迎本地网站,除了一般著名商业品牌,几份报章也跻身行列。报纸推出官方网页,也趁机在附属的社媒专页,运用“内容农场”技术,招徕大量的网民拥趸,或吸引称为独立访客的读者(Unique Visitors),一齐点击阅览链接,牵动网页欢迎程度。


报章占有网络优势,手握新闻来源,只要半推半就、吊吊读者好奇心,把网络八卦消息,加一点文字或照片技巧, 让读者有追究到底的心理冲动。此外,玩弄标题手法,如“不看会后悔!”、“糗大了!”、“原来真相是......”等等,大卖关子,虽然最后演变千遍一律,没啥惊奇,读者受骗了却不自觉。


这类拼凑文章,抢鲜抢险,多忽略新闻品质、价值准确等要则,只是滥竽充数,填版交差了事。许多网民错误点击,却犯下健忘症,不久之后故态复萌,继续堕入虚假或夸大新闻的陷阱。也有的读者,重视自我表现机会,在贴文的留言栏批评,或是参与民调,以为这样,就是尽了社会责任、关心时事动态!


“内容农场”只有华丽外衣
“内容农场”影响力巨大,面子书用户常遇情况,附属报章的面书专页,炒作日常新闻话题,不是另类角度,就是渗入主观评论。结果不少人按“赞”,或是与他人分享。和印刷版不同,“内容农场”新闻只有华丽外衣,内容可能深具误导性,或以偏概全、断章取义,总之不符合新闻准确无误基本原则。


本地传统报章明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无法从网络生态规律抽身。所以,她们逼得跨越纸张、电子、网络平台,构成百花齐放的媒体业。然而,传统报纸的原则为,內容为王、真实为主,搬到网络电子电脑版上,却有不同的诠释,反而读者的要求和胃口,排在第一位置。


因为这样,部分华文社媒报导方式,为了迎合读者嗜好,偏重于国会反对党新闻,经常提出尖锐性负面角度,意图羞辱奚落执政党,如同变相的反对党喉舌。当新闻观点,过度以揭丑闻、纯揣测的形式,等于严重偏颇,鼓动反政府情绪,这是网络的一般现象,并不是什么奇怪事儿。


社媒歪风吹起,成功拉拢广告客户,大大影响曾经是网络宠儿的论坛(Forum)。社媒以面子书为经典代表,其人性化结构,取代论坛刻板表达意见方式。曾几何时,一度大受欢迎的论坛如《佳礼资讯网》(Cari)、《JBtalks》、《爆米花》、《新/旧咖啡店》等,不是受人遗忘,就是浏览度大幅度滑落。


社媒多媒体呈现,完全符合年轻人的需要。即使新闻不注重真相翔实,强调卖点如现场视频直播、未经遮拦过滤的照片、对话录音等形式,比纯文字说明,更能制造人气人脉。网民从社媒找到新闻重点,久而久之,产生印象为,只有这里才是第一手讯息,绝对可信赖,当然事实并不如此。


网媒社媒结合无间加入新元素

网媒与社媒结合无间,加入新元素,等于票房保证。但是,传统媒体有其存在价值,不像虚拟世界的虚幻缥缈,而是恰当的反映实际世界。了解或解决现实生活课题,绝对不能画饼充饥、理想失实、无病呻吟、风花雪月,一味逃避或自我安慰,尤其缺乏民意基础支持,只有让真正问题继续恶化。


网民选择网上特定讯息,投其所好的社媒专页大受欢迎。因为“回声室效应”,这类社媒大多数与时事脱节,活在自己想象的圈子之中。与此同时,他们拒绝与网络上持有不同意见者交流、辩论,否认公共领域存在,生活框框不断收缩孤立,到临界点必然崩溃。


学术名词回声室效应(Echo Chamber Effect)形容什么呢?网络平台集合一班志同道合、趣味相投者,自说自爽、自欺欺人,活在自己的期望,以及信仰圈子之中。所有抵触或违背他们的看法的领域、客观事实、个人意识等,都一律当作透明,这是不切实际的做法。


有的网民自居为政治键盘战士,不惜捍卫既定政治主张。他们的认同感,以及存在的价值,一切来自粉丝按“赞”、“转发”、“分享”或是肯定的评论留言。如此闭门造车、浮想联翩,拒绝接触外面世界,当然永远也不懂真相何在?


结论是,网媒需经营得法,转型多元模式,确保永续生存。然而遗憾的是,网媒踏上网络社媒列车,过度经营人际关係、费劲寻找商机,却漠视民心、混淆民意,沉醉于回声效应中,平白损害扮演第四权的角色!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