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络宣传战暗流汹涌
面书直播创无限潜能

·2016年10月15

虚拟网络世界,政治宣传渗透下,显得暗流汹涌、波诡云谲。这个舆论平台,朝野双方斗争较量,展开唇枪舌战、针锋相对,没有一方占绝对优势。政治人物应付一般网民,使用怀柔攻心策略,争取同情加分,以获得现实中的选票支持。网络宣传战持续到大选,方才定出胜负。最后结果有可能翻盘爆冷,令人大跌眼镜!


即使非选举季节,网媒和社媒的政治兴趣颇大,热度维持长期不减。网民纷纷揣测、分析政局,跟进重大事态演变。网络激发脑力震荡,鼓励网民正面思考,积极应对突发情况,解决生活疑难杂症困扰。与此同时,朝野双方不妨放下歧见,集思广益、促进交流,排除利益冲突,维护社会公正和平。当然,这种想法一厢情愿、过于乐观。


无知者影响力或可左右大局

最大的隐忧,网络并不属于理智客观的环境,一般民眾偏向互联网讯息,却不一定做出正确判断。朝野阵营网络策略部署,深谙网络这点缺陷。所以兵不厌诈、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只为争取舆论甜头。有人形容,网络言论自由空间太大,一大群无知者发挥的影响力,甚至可能左右大局成方向标,陷入黑白不分、是非难辨!


所以,政治人物发言批评,都应该紧记责任和义务,即审时度势,掌握历史规律,别摇身成祸害根源。有些政客,维护个人利益至上,或是放不下面子,想要呼风唤雨、吐气扬眉,不惜牺牲安宁和谐气氛。如此的错估情况、误读民意,即使是功绩彪炳的元老人物,也绝对不会有好收场!


网络宣传战何其重要?卸下首相光环10余年的敦马哈迪医生,继续活跃政坛,他选择网络平台打翻身仗。敦马个人部落格(网址:http://chedet.cc/),从2008年迄今,累计2千3百万余浏览人次。敦马的言行举动,都是国内外传媒留意的对象,抢先转载引述其贴文内容。尤其在野势力,把敦马反政府言论,视为免费政治筹码。


间接告诉网民宣传战受挫

今年9月28日,敦马经营的部落格,张贴一篇马来文文章,题目为《宣传》(Propaganda),解释政治宣传战内幕,间接的告诉网民,宣传战中他遭受挫折,不敌“金钱即是王”的格言。


敦马说,上个世纪纳粹统治下的德国,其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为希特勒涂脂抹粉、扬善隐恶,宣传策略却一败涂地,无法挽救纳粹于败亡。敦马讽刺一马风波中,许多“小戈培尔”费尽唇舌,反击各种指控。他提及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其出尔反尔的态度,属于一项明证。


敦马指名道姓2位部落客,即Big Dog与Rockybru,反叛出其阵营,更换效忠对象。敦马愤愤不平,两人可以否认被收买,但发生何事?社会人士心知肚明,应把他们的作品弃之如敝屣。敦马透露这讯息,用意有两点,即他一头栽入网络宣传战中;其次,麾下网军变节,令他吃了败仗。


敦马提及,传统媒体如《新海峡时报》、《前锋报》和《第三电视》,逐渐失去吸引力,无法提供正确资讯。言下之意,敦马认为自己虽败犹荣,尽管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权高望重、财雄势大,并无法扭转乾坤,改变社会一般印象。


主观意见代表一贯唯我独尊思维

敦马的主观意见,代表他一贯的唯我独尊思维。其文章留言栏,不少人附和,但也存在不少异议。有人挖掘历史,指1997年,敦马指控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无情狙击外汇市场,带来国家经济浩劫。后来两人言归于好,暴露他当年操纵媒体的勾当,成社会反面教材。


不久前,敦马前政治秘书郑文杰,点名部落客Lim Sian See(本刊译林贤思),专门与敦马搞对立、唱反调,不过为争取网络舆论主动权。这样令人浮想联翩,敦马一把年纪,网络宣传战介入层面深,并有团体队伍跟班,全力护航,并不是一般的弱者之流。


敦马最近极为忙碌,如当年扳倒拿督斯里阿都拉巴达威一般,再度发难,剑指现任首相纳吉。他不停息的网络活动,拉拢政治势力,通过新成立的土团党,想要统制四分五裂的反对派,力图大选中,盟党采用同样标志,一对一撼动国阵。


敦马时常语出惊人,除了攻击政敌,也转移焦点,探测各界反应。例如他曾指,首相不应兼任财政部长。然而,明眼网民重翻历史,我国独立以来,即是敦马本身兼任两职,立下先例。最近,敦马也强调,如果国阵继续执政,大马经济如希腊般,面临破产悲剧。有支持者拍案叫好,也有不少网民嗤之以鼻!


值得留意,敦马分别以双语(马来文和英文),发表多篇贴文,但却没利用面子书与推特。他以读者对象,决定哪个语文为重。当涉及国际传媒关注的“一马风波”,他多以英文发表意见。一旦讨论国内政治局势,他倾向熟悉的马来文,尤其为一手成立的土团党打广告,试图影响传统马来社会。


敦马鲜有接触评论华社关心课题

中文网络,向来都倾向在野力量,如今因为抨击目标相同,也开始关注敦马言论。然而,我们应该知道,不管敦马见解如何精辟独到,他唯一目标为拉倒首相纳吉。对于华社一般关心的经济、文化、教育,甚至宗教课题,鲜有接触或评语,当了逃兵。当然,他也从未解释过去争议性政策,也未曾表达懊悔歉意!


这点,我们不妨玩味敦马的网络攻势,是否值得大力支持?


网络战鼓擂动,执政集团须迎头赶上。不久前,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发出最后训令通牒,自认有资格当候选人的党员领袖,必须熟悉新媒体,否则不受推荐考虑。他解释,新媒体包括面子书、个人专页、手机通讯程式如WhatsApp、微信等,为与人民沟通,传达讯息的必备管道。


他揭露,一些党员或领袖,尚使用旧款手提电话,没有智能软件,有者与新媒体形如陌路,毫不活跃。早在505大选,该党意识新媒体弱点,数年来紧急改善下,有所起色。网络宣传战须进步到一个阶段,人民从反对党获得大量讯息,马华候选人提出观点比较,避免陷入一面倒,以及无法回答的尴尬局面。


调整网络能力在网上无往不利

然而,这还不足够,网络新技术千变万化,掌握新颖的传播概念,配合功能强大的即时软件,不断调整自己的网络能力,才可网上无往不利。其中一个,面子书新设的直播视频功能(Live Video),颠覆一般的与选民交流沟通形式,比现场座谈会,绝对跨进一大步,需要格外留意。


行动党著名的草根基层丘光耀,为少数率先使用直播功能者。他虽然宣布退党,却并非与党一刀两断,而是藕断丝连,继续在网络平台、政治座谈会,发表亲行动党政治意见,批评执政党的不是,而且拥有一定的支持者,实力不容小覷。


丘光耀网络预测,网络直播将是本土政治作战新平台。过去的以优管(YouTube),预录或延时传递演讲内容,有无从即时录影、无法剪辑、质量良莠不齐缺憾,有了面书直播,一切遇刃而解。用户只需“订阅”(Subscribe),就不会错过任何一次直播,绝对满足不同网民的需要。


他举例,一场数十人出席的寻常月光会,第一手直播迎来8千人网上观看,延迟观众突破7万人次,还有24万人次的新加入追随者!效果无比惊人!


丘光耀洞悉面书直播的威力,的确有值得借镜的地方。可以预见,未来的第14届大选,网络战新模式,选民足不出户,一切政治讯息,通过一部智能手机完成。这代表象征传统的大型座谈会、群众大会、说明交流会等,一切可省则省!也不是可靠的票房保证!


宽频允准犹如人在现场

关键的面书直播特点,去年8月于美国测试,今年初开放予一般用户。我国面书用户,由今年9月份开始,领会这项虚拟服务无限好处。用户启动程序,宽频条件允准下,即犹如人在现场,观赏火辣辣视频短片,也随时加入分享、留言或是赞许表态,互动乐趣无穷!


直播的主人翁,可以得悉多少面书观众捧场?来自何地?意向如何?直播结束后,面书自动储存内容,随时可动态追踪,完全克服地理、时间局限,为一种崭新的演说模式!


面子书创办人兼执行长朱克伯格,身体力行,积极推广直播网络趋势。据统计,全球直播每日点击率,从1年前的10亿次,激升至目前的80亿次。更有消息传出,面书计划未来5年内,进入全视频时代,带出多媒体资讯,文字贴不是消失,就是使用率锐减!


直播有其一定威吓力,因为一切节目现场摄录,直接上网出镜,无法剪辑删改。因此,若有触犯诽谤法令,或是争论性内容,便得接受各界审视,法律责任无限重大。这样一来,鼓励政治人物理性、建设性发言,从浏览者的回馈反应,快速得出印象分数。

 

以后的网络,进一步打破语言局限。今年5月份,网络巨擘谷歌优化谷歌翻译(Google Translate)功能,包括即时镜头翻译(Word Lens)可支持中英文互译、一键支援直接文字翻译等,确保沟通快速顺畅。即时镜头翻译意味着,只须拍摄不同语文的路标、菜单等,瞬间完成翻译,颇为神奇!


翻译网络化 唤醒发言需三思

翻译网络化,当我们浏览政治留言,所有内容一弹指间接收,其内涵意义一览无遗。网络上对文化、族群、宗教不敬的“酸民”言论,都有可能让所有读者知悉,不受陌生语文文字掩盖。这样或能唤醒冥顽不灵者,随时面对他人审视质疑,发言批评前,必需三思,否则得付出同等法律代价!


当下的大马政治环境,动荡不靖。除了传统的政党斗争,红黄色的街头活动,也增添敌我分明意识形态。互联网世界中,政治人物常滥用话语权,为芝麻绿豆课题,斗得你死我活,肯定不是好事。提高网络的政治辩论素质,要求网民遵守道德准则,但在缺乏法律管制下,属于一项艰难任务。


美国即将举行总统选举,网络战决定特朗普与希拉里,谁将入主白宫?网络舆论影响力如此巨大,我国正朝向这类虚拟宣传战,全面成熟成型的方向走。开创和掌握新技术,高效率的传播讯息,有可能决定政治人物的未来命运!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