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国会殿堂岂容放肆?
网络评价但求理智客观

·2016年11月12

全球经济阴霾笼罩,我国新公布的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有利民生的重点措施,却因为国会殿堂上演的闹剧,失去新闻焦点。虽然,网民多不认同欠缺功效,又无谓的抗议举动,但谴责之声并不明显,甚至有人幸灾乐祸,惟恐天下不乱。这样的心态,显示网络失智现象严重,倾向宣泄不满情绪,以安抚日益增加的现实生活压力!


与美国总统选举一般,全国上下极度焦虑,我国也出现类似的情形。今年11月份,燃油起价,大部分包装食油取消津贴,带动消费品酝酿起价,连锁通货膨胀效应下,民间思绪强烈波动。许多网民,因为生活费高涨冲击,对预算案不抱任何乐观期望,网络尽然愁云惨雾,商讨前景全提不起劲。


坚持底线维护议会民主制度
为何会这样呢?互联网沦为出气管道,这可从首相和政府高官的面子书、推特、个人部落格中,排山倒海的负面回应“洗板”,观察出整个大格局。必须正视的,即使当前政经局势欠缺稳定,意识形态模糊,难以捉摸任何事物,我们都必须坚持底线,即维护议会民主制度,以及宪法法治精神,一切都应受到遵循和器重。


10月21日,以希盟为主的国会反对党议员,趁首相兼财长纳吉演讲中途,集体高举“谁是大马一号官?”(Siapa MO1?)纸牌,接着离席抗议。反对党此举,于网络获得宣传空间,曝光率比起预算案更为瞩目。惟其带来的实际效果,到底有多大?直播观众不少人质疑,为何不能集思广益,优先解决国家当前问题?


严肃如国会开会程序,产生歪风,鲜少有网民认真关注,徒然浪费话语权。最近,南美洲的委内端拉国会,爆出扭打群架风波,风格有如台湾、韩国议会暴力混乱。香港立法议员宣誓仪式,泛民主派两位新中选年轻议员,耍花招鼓吹“港独”,犯下刑事罪、侮辱基本法,直接玷污神圣的议院,这都属于反面教材。


破坏政府形象自己也得不偿失
如今,加上我国的议员出走事件,说明了即使民选代表,一旦行差踏错、轻举妄动,破坏整个政府形象,自己也得不偿失。政治领袖若把精力资源,浪费挥霍于政治斗争之中,不但辜负民意,产生恶性竞争,也为制造更大混乱埋下伏笔。


丹斯里班迪卡表示,这是他出任下议院议长职位9年以来,最为失望不满的一次。他谴责出走议员,不敬重神圣立法殿堂,愧对选民委託,令他打造一流国会的梦想,全然落空。他承认事前接到通报,指反对党议员有所预谋。


资深议员林吉祥追忆,这是大马独立数十年来,史上首度财案提呈中途,反对党议员集体离席案例。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参与辩论时解释,首相借发表预算案演词攻击政敌,把国会当作“巫统大会”,所以才有此报。这样的说法有个极大漏洞,因为众议员展示的字牌,一早就准备好,有默契地择时发难,并非临时才行动!


2017年财政预算案总值逾2600亿令吉,国会反对党议员应该耐心等待,首相公布一切资料数据,启动朝野辩论流程,再踊跃发表意见。尤其本届国会,增设新问答环节,由部长全权处理询问。议员乘这机会批评数落,即使说得一无是处,也没破坏议会常规,有效传达民意。


希联议员对预算案缺乏兴趣

有网民认为,希联众议员对预算案缺乏兴趣,处处针对纳吉个人,尤其国外传得一片火热的一马公司风波。至于预算案本身,政治意义薄弱,种种措施如消费税、一马援助金、公务员福利等,对执政党有利,反对党议员无法挑起疑点,因此转移视线,搞出杯葛风波,为狗急跳墙下的政治策略。


闹剧情节直播全国,人人皆知,一路来同情国会反对党的网民,此次有两极化反应。稍有理智者不表赞同,认为这是消极的抗拒方式。有人则认为,若只发泄一股闷气,即使方法不对,也该获得认可。然而,不置可否、隐藏立场的网民,占了绝对多数!


网络活跃部落客拉惹伯特拉(RPK),于其专用网媒《今日大马》(Malaysia-today)中,批评在野党“出走”(Walkout)事件。他指控,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一手策划,希盟领袖旺阿兹莎负责执行。国阵集团政治人物,赞同这样的观点,也间接证明“倒纳吉运动”(Anti-Najib Campaign)无所不在,希联选择与敦马联成一气。


网媒报道有关杯葛新闻,但点评是否正当性的言论,反而不多见。过去,反对党不断挑起课题,执政的国阵只能竭力反击,或是完全不加理会。然而,随着希联(过去的民联)执政3州属,国阵化为反对党身份,自然举止也有不同。肯定的,这3州政府,不希望州议会举行期间,有反对党蓄意搞蛋,无故破坏开会程序!


出示纸牌抗议但未离席

10月30日雪兰莪州议会,由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提呈州赤字财政预算案。反对党巫统议员,如法炮制出示纸牌,表明心怀不满,却没有离席抗议,与国会的干扰场景,形成强烈对照。至于如槟城与吉兰丹州,国阵反对党阵营,绝少制造违反民主程序麻烦,否则会受希联,以及网媒的猛烈炮轰。

 

在野党双重标准,表现在一般的政策方面。今年7月,吉隆坡市政局决定,调涨所有市区泊车费,鼓励民众使用公共交通,避免私人车辆过量进城,却引起强烈反弹。后来当局从善如流,调低多个地区停车费用,反对声音仍未平息,预料成为下届大选的重大民生课题筹码。


行动党代主席兼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扬言拉横幅示威,指经济不景气,隆市公共交通系统未及完善,泊车位严重缺乏,所以不允许涨价。然而,最近传言,行动党执政的槟州地方政府,为鼓励车主停泊室内停车场,以及解决街边拥挤停车为由,打算调高路旁泊车收费,形如自打嘴巴。

今年7月,网络首先揭发南宁假投资骗局,政治人物为受害民众出面,自然对骗徒深恶痛绝,揭发毫不留情。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于记者会上指责,所谓的南宁投资骗局演讲人,曾在马华大厦主办激励讲座,因此要马华负起责任。然而,他也揭露一名己党州级领袖,也涉及类似的非法活动。


对事不对人应向警方报案
林立迎以两套标准行事,他痛斥马华大厦的讲座节目,但拒绝公开党员身份和遭遇,以警惕大众远离骗局,显得打诈骗诚意不足。至于马华大厦场地和设施,属于商业租赁业务,事前无从管制其内容,也未有人作出投报。林立迎若要对事不对人(场地业主),理应向警方报案,对付真正的违法分子。


这次的国会风波,网媒有其他考量,其报道关注热诚,难以比拟其他单一课题,如酝酿立法管制政治献金的政治献金管制法令,不禁让人猜疑其动机意图何在?


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前主席刘胜权,身为首相署受委部长,领导国家政治献金谘询委员会,耗时一年完成建议书,寻求通过管制国内政治献金及开销法令(PDEA)。其中的标杆性措施,包括禁止源自国外的现金捐款、需公开一年内捐献超过3千令吉者身份、放宽献金数额,以及竞选活动不设开销上限等等。


新法令落实稽查献金记录机制,杜绝贪腐滥权行为。当局打算把建议书,先提呈内阁待批准,再交司法部门草拟法案,最后让国会三读通过。如果赶得及今期国会会议,或有望于第14届大选中全面执行,克服现有制度弊端。献金法令却受反对党百般阻挠,主要忧虑为,自己资金会成为绝响。

 

诚心改善条规以改变现有框框

网络可以产生脑力震荡效应,鼓励我们正面思考,积极应对各种情况。任何法令初始阶段,引起争议辩论,这是正常现象。当然,政治献金管制疑难杂症、瓶颈问题,朝野双方应放下歧见,共同讨论如何克服,不是为反对而反对。虽然涉及自身利益冲突,朝野政党都需要诚心诚意改善条规,否则无法改变现有框框。


一些网媒和社运组织,因为自己曾接受国外捐款,也对管制政治献金条例,产生过敏反应,最近更爆出巨大风波。

 

国际知名的泄密网站维基解密(DC Leaks)揭露,索罗斯(George Soros)为了个人利益,介入大马选举,即通过“开放社会基金”(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简称OSF)注资马来西亚的多个民间组织如干净公平选举联盟(净选盟BERSIH)、网络媒体《当今大马》,以及其属下电视制作单位《KiniTV》,也赫然出现受惠名单之中。


2015年6月22日一项会议记录,论及“马来西亚计划”,美其名为推动“干净和公平选举”、“良好治理”公民社会,以及为2018年大选做好准备。参与会议者,包括计划助理主任玛丽·安妮丝(Mary Agnes)、开放社会基金主席克里斯多夫·石栋(Christopher Stone),以及我国默迪卡民调中心负责人依布拉欣苏菲安(Ibrahim Suffian)。


净选盟和《当今大马》接受索罗斯资助

净选盟主席玛利亚陈向网媒坦承,该组织于2010年和2011年,分别接受OSF、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资助,但只占向公众募款总数的11%,而且充非集会用途。《当今大马》负责人受询时,没否认资助说法,辩称经费用在深入砂拉越州腹地,拍摄本土纪录片,据悉主题或与选举监控有关联。


OSF幕后金主,为国际知名的金融大鳄索罗斯,他长期以量子基金名义,操控和狙击各国货币,牟取暴利而臭名昭彰。在位22年的前首相敦马,曾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中,与索罗斯多次交手,并以实施固定外汇汇率,成功稳定我国经济,这些历史片断记忆犹新。如今支持敦马的组织或网媒,却受揭发与索罗斯往来密切!


网络媒体存在双重标准

网络对于这类新闻的评价,自然不比26亿门风波,以及一马公司的美国充公资产诉讼,证明了轻重有别,礼遇规格大不相同,彷彿网络中,自然就存在两套价值观:对自己有利时,就大事张扬;当不利自己,轻描淡写带过。这说明了网络的一般常态,即社媒或网媒的意见领袖,才是话语权的主宰者!


所以,即使是国会殿堂,出现滥权放肆的镜头,网络评价不过一般,秉持的理智客观精神,荡然无存。这样的趋向,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们都必须正确看待,以免网络反智现象,恶化至无法控制的地步,要改变回头已为时太晚矣!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