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暗示含义引爆“敏感地雷”
谨言慎行网络处变不惊

·2016年10月8

政治环境变幻莫测,牵动网络必须谨言慎行,自我保护,避免引爆“敏感地雷”,平白付出政治代价。评论任何重大新闻,政治人物和一般民众,应该提高警惕,切忌冒犯他人,授人把柄。这样的小心翼翼,除了免除澄清麻烦,也避免一旦恶化为执法案件,饱受调查纠缠,浪费资源声誉,得不偿失且因小失大!


政治新闻总不能不闻不问,如何正确反应?大大考验网民的智慧。尤其政治乱象丛生,纷扰不休,随时具备危机处理能力,将舆论导向自己一方,属于上上之策。若只为争一口气,对抗大格局,等于平白牺牲政治前途,拖累己方政党或盟友,大家得承担恶果!


今年9月16日大马日,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拿督哈仑丁,于美国求医时,药石罔效,不幸逝世。此时,消息迅速传遍网络,各界反应一收眼帘。政治人物黄泉安,应景推文另有含义,反映其政治意识欠成熟,引起各界巨大争议。

 

不尊重死者带来政治巨大伤害

需要强调的,黄泉安言论,触犯文化和宗教敏感线,受到批评,绝不是小题大作、无理取闹。一落知秋、举一反三下,他展示的心态和言行,构成网络不良示范,明显的不尊重已逝世者,带来政治巨大危害!


当时黄泉安推文:“再见哈仑丁,愿天下太平”(原文为 Adios Harun Din,Let There Be Peace)。他的意思诠释后,为贬低、讽刺哈伦丁,对死者大为不敬。尤其后一句,并不是中文说的“宁静祥和”,而是“少了你世界安宁”,暗示意思明显不过。


这样另类道别方式,语带双关、暗藏隐喻,以普通语言蕴藏其他意思,容易被网络一语破解。如此有心人解读后,煽动社会情绪,挑拨舆论,对发言者大为不利!何必多此一举呢?


黄泉安大可使用适当的表情达意词句,如RIP(Rest In Peace,安息之意),不该无故冒犯一位宗教司。如果他婉转圆滑,或是干脆保持沉默,政敌肯定无从见缝插针、鸡蛋里挑骨头。何况,其推文下部分,尚有不少“酸民”补充留言,有者不堪入目!


身为日落洞区国会议员,其选区为前行动党元老卡巴星政治发源地。2年前,卡巴星不幸车祸身亡,朝野同悲,也出现一小撮人,网络上大唱反调,强调这是反伊刑法的果报,结果受鞭挞谴责。黄泉安应该将心比心、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


要求他人对质撇开自己应负责任

他表明费解,其推文到底触犯哪条法令?被有心人士炒作为宗教种族风波?他也要求网络红人Lim Sian See(本刊译为林贤思),出来当面对质。这样的做法,不过是扮懵装傻,故意转移焦点,撇开自己应负的责任!


这次,行动党高层如林冠英,不认同推文内容,认为他“嘴巴痒”,遣词用字不当。许多网民试图为他辩护开脱,虽然推文者愚蠢失态,但属于无知,不算犯法。看在伊党党员眼中,肯定无法接受。所以其青年团报警备案,交给警方深入调查。


黄泉安属于行动党党内鹰派人物,主张强硬应对伊党,不容任何妥协。去年,民联决裂后,代之以希盟,他第一时间建议,党中央从槟州开始,冻结与伊党所有合作关系,包括州政府、盟党州委会、地方政府、社区委会等层次,不留任何余情。


他辩说,这是为了保护民联政府机密,不致泄露予已经背叛的伊党党员。有这样的背景,对他是否亲和哈伦丁,大家心里有数。伊党与火箭渐行渐远,嘲讽哈伦丁,手法不合时宜,且一厢情愿。伊党服膺集体领导,党内还有哈迪阿旺、聂阿都等强硬派存在,并不会改变路线。


或许没料到言论回弹大

悼念之余,无法掩盖自己“酸溜溜”心态,放不下政治恩怨,出言奚落嘲弄。也许,他本身也没料到回弹颇大,并且可能化身为大选政治子弹,伤及自己及盟友。尽管盟友费尽唇舌,向穆斯林社会解释漂白,不一定保证选票回流!


网络方便表态是事实,我们都该秉持东方社会习俗,即死者为大,不要动辄政治化白事禁忌。黄泉安表明,若葬礼在国内,本身一定出席,可惜在美国安葬,只好用网络来道别。这种说法,对于把宗教视为命根的伊党,犹如火上加油,不感觉有任何诚意。


有网民形容,现时重要人物丧礼哀悼、功过评价,都会撕裂族群和谐,带来重大误会,这是何等的悲哀?从今年5月砂州直升机意外,导致2名国会议员罹难的新闻,社会早领教网络恶劣印象,即口不择言、伤口加盐,加深死者家属的悲痛。


政治意见领袖,若表现如儿戏,肯定难以教育一般网民。有些中文界的网民,社媒留言,想到就说、说到彻底,不管中伤诽谤、抹黑谩骂,还以为只得中文圈子了解,其实已传遍其他语文网络,即使受删贴,留下痕迹难以根除。


谙中文友族即时翻译网上流传

网络打破语文局限,除了即时翻译,掌握中文的他族同胞,大有人在。一名巫裔青年,把这些问题留言,截屏留影。例如严重贬低哈伦丁宗教司身份的,一概收集齐全,以中英对照,开放给其他语文族群浏览,结果转发的不在少数。


这样的网络动态,肯定对安宁和谐社会环境,犹如潜伏的炸弹一样可怕!


幸好在事件恶化之前,警方迅速采取行动。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宣布,商业罪案调查局警员,于霹雳怡保及雪州莎亚南,逮捕2名涉及网络侮辱哈伦丁的嫌犯。9月20日,警方传召黄泉安录口供,过后让他口头保释。


当局援引《刑事法典》298条文(挑拨不同宗教愤怒仇视),以及《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233条文(滥用网络设备或服务),调查相关案件,是否有后续行动?尚待分晓。


如果黄泉安惹上官司,证明“祸从口出”所言不假。即使他成功逃过法网,留下的伤害,永久存在网络中。若是难以办到退一步海阔天空,缺乏泱泱大度大我精神,历史规律重演,付出政治代价必然可观!网络政治乌烟瘴气,也感染报章媒体,让暗示性的歧视现象上演。


体育新闻加种族偏见受唾弃

今年8月份里约奥运会,网络热议国家羽球队表现,却冒现种族化的扫兴风波,美中不足。某家马来报章版面,刊载李宗伟垂头丧气照片,指与百万奖金失之交臂,意识颓废不良。另外一家报纸标题,指混双组合“仅是”(Sekadar)拿下银牌,影射表现差劲,没有丝毫鼓励加油之意。


网络舆论谴责这些报章的“暗示性种族偏见”,许多打抱不平者,包括来自巫裔的网民。他们到报章面子书留言栏,表达不满,并要求道歉改版。这些正义之士挺身,虽然无法带来即刻改变,但无疑是当头棒喝,教导任何媒体,体育新闻加上种族偏见,必然受读者唾弃!


中文网络印象不佳的《马来西亚前锋报》,此次一反常态,推崇亲善团结,大力称赞奥运选手,取得4银1铜历来佳绩。后来的残奥运,我国拿下史无前例的3金1铜,无论是网媒和社媒,绝大部分都是认同声音,把肤色族群之分,置诸脑后。


可惜的是,网络确实良莠不齐,难以纠正。国人上下大部分民众,期望我国健儿争一口气,击败对手夺牌。却有网民大泼冷水、大唱反调。他们给的理由牵强,即体育扯上政治,指选手拿奖牌,即代表执政党领功,不值得高兴。


雪州前任行政议员刘天球,便在赛前感言,期望中国选手胜出。更离谱的,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错读赛程时间,等待直播1小时不果,发飙贴文炮轰电视台,如此摆乌龙成网络笑柄,又拒绝承认过失,礼貌和风度荡然无存。


无论如何,支持哪个国家队伍,属于个人自由,与爱国与否无直接关联。若不同格调,只须杯葛或反驳,并拒绝为友,网民无需以极端方式回应。有些激进网民,不惜人肉搜索,网上曝光个人资料,以惩戒异议者。这样操纵执法权,无疑走火入魔,不能鼓励效尤。


网络迅速传播讯息,为歧视风波打抱不平、见义勇为的,却可能是友族同胞,这是一种良好发展。


本地电影被列为非马来语组别令人震惊

不久前,我国电影制片人协会(PPFM),联合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主办《第28届大马电影节》(FFM28),公布的入围电影名单中,两部有口皆碑的本地电影《Ola Bola》及《Jagat》,列入非马来语最佳电影组别,与高荣誉的最佳电影奖项无缘,充满文化歧视性,令人震惊无比!


一般网民反应激烈,不少的非华裔名人,如曾获电影节摄影奖的玛诺卡欣(Madnorkassin),主动退回奖杯和杯葛电影节,表达无言抗议。其他如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以及卫生部长拿督斯里苏巴马廉等人,对于语文限制条件,公开反对到底。


这使得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赛益,表明关注课题。强大压力下,主办当局从善如流,将原先入围的非马来语影片,自动角逐最佳电影、最佳导演及最佳剧本项目。这些行动,消弥种族主义意识,有标杆性的作用,值得黄泉安学习模仿。


标新立异另类搞宣传 早已网络知名

网络上小心言行的,除了政治人物,公众焦点的艺人也不例外。最近,台湾乐团玖壹壹,我国歌手黄明志联手拍摄,一部网络宣传MV新歌曲《OH MY GOD!》(台湾喜剧电影《大显神威》片尾曲),涉嫌宗教敏感争议,2度公开鞠躬道歉,未见风波平息。


黄明志演绎风格标新立异,另类搞噱头宣传,早已网络知名。其官方面子书声明,MV新歌曲鼓吹世界和平、宗教和谐。但在观众的眼光中,却不是全然如此。这次惹上麻烦,属于一个惨痛的教训。


歌曲演绎中,主角穿上不同宗教服饰,本来没有什么问题,却把伊斯兰教,影射与赌博、喝酒、持来复枪活动有关。此外,载歌载舞场景,正是祈祷神圣殿堂外,冒犯意味强烈,暗示剧情实在不可取。

台湾娱乐界有人炮轰,这样的做法,有如法国《查理周刊》一般,蓄意侮辱其他宗教教义,可能带来恐袭杀身之祸!


结论为,网络拒绝不当表态,不代表暗示性语言,可以走漏洞通行无阻。公民意识不强,随便就引爆“敏感地雷”,等于是自取其辱、自掘坟墓。惟有谨言慎行,才能在汹涌网络时代,一切处变不惊!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