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络管制毋需悲观
恶性文化阻碍交流

·2016年11月5

近期召开的国会会议,网络管制新法引起注意。如何修改网络法律?细则尚未有眉目,然而网络舆论产生悲观情绪,担忧网络从此失去自由开放特色。政坛憎恨仇视文化,早已深入渗透网络,使得任何谈商斟酌,包括如何改善网络环境,陷入一片猜疑迷思之中,无法有效上情下达、更遑论做到一致共识!


网络负面情绪,延烧到现实环境,情况有多糟糕呢?最近,槟州马青团长李明胜揭露,一次他遇到一群大专生,主动分享国家政治形势,以及从政理念。听取一些意见后,有人竟然拍桌发怒、恶言相向,要求他离场。网络后续消息说,有关大专生为行动党网络论坛管理人,因此政治立场鲜明,不能接受他人不同观点。


为何不能以理服人真诚交流?

网络资讯泛滥,各种意见建议皆有,为何不能以理服人、真诚交流?保持礼貌风度,为不可欠缺的处世要诀,连大专生都无法一一具备。拒绝接受逆耳异议,固执坚持主观看法,不惜以暴力语言回敬,这样的网民不在少数,构成一种特殊恶性文化,影响力甚大,无法根除。


全球共有17亿人,活跃使用虚拟社网,却不自觉制造一定危险性,有学术研究证明这点。今年8月18日,澳洲塔斯马尼亚大学学者,研究面子书得出结论,有社媒帐号者,承受网络巨大压力,生活与世隔绝,回到现实中时,他们总觉得难以适应。主要的问题,包括无法维持心理健康、产生忧虑和抑郁感,后果十分严重。


是否因为这样,网络上的悲观情绪,反向冲击了现实生活?值得我们深思。

今年10月12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推出手机应用程式,称为“纳吉拉萨”程式(Najib Razak App),提供一键强大功能,更新面子书、推特及部落格内容,支持网上直播、意向投票等配套。除此以外,还连接个人官方网站、Instagram、Flickr及优管视频(Youtube)等常用软件。


苹果用户可于苹果应用库(Apple App Store)下载相关程式,安卓(Android)手机系统用户,可向谷歌下载市场(Google Play Store)获取,除了电讯商征收的讯息流量费,一律免费使用。


首相面子书有超过300万追随者

新程式属于新闻与杂志(News & Magazines)性质,主打重点为10月21日公布的2017年財政预算案,让用户掌握最新讯息。首相为社媒活跃用户,面子书和推特各有超过3百万追随者,不间断向民众发布活动消息,以及互动沟通、听取民意。


无论如何,网络负面心态,这次再显露无遗。新程式的留言评论栏,许多网民冷嘲热讽,不顾礼节发表“酸言酸语”,将手机程式与一马公司风波等同批评,给予低下的星级评分。多数人漠视程式实用方面,环绕一些不实际课题,例如开发费用若干?是否侵犯隐私权等等?


下载手机应用程式的用户,必须认同隐私条款,允许私人讯息如互联网协议地址(IP address)、名字、个人资料等,与程式开发团队的员工及供应商分享。有些网民担心,如此化为政治工具,个人隐秘未免外泄。他们忽略一个事实,任何一款类似程式,都有同样的条件要求,这次又怎么有例外?


程式研发企业Resonate Digital,其背景概况,全受网媒《当今大马》审查,谁是其拥有人?资金若干?是否参与投标?成本多少?彷彿存在阴谋或营私内幕。网媒习惯性反应下,派员查阅公司委员会文件、浏览公司负责人资料、审视财务报表,甚至不请自来,上办事处拜访查料,却未有发觉任何不妥之处。


这样的疑神疑鬼动作,让网络充满诡异凝结气氛,结果任何的好政策、好措施,都会被误解歪曲,恶性蔓延到其他相关领域!


舆论担心政府学新加坡严控社媒

网络舆论传闻,国会新的网络法令,全面“钳制管控”网媒和社媒。其中,舆论最为恐惧的,政府或参考仿抄邻国新加坡模式,打击新闻自由,个人言论权利也岌岌可危。然而,是否真有其事?无人可证实,一切都是闭门造车、想当然尔的情况中。


2013年6月1日,新国实施网媒登记制度,一个称为“媒体发展管理局”的法定机构,管制网媒言行举止。所有的报纸、电台、电视台、网络论坛等媒介,无一幸免。任何网站只要符合资格,例如频密报道新国时事课题,或每月平均5万人次浏览,都得遵守苛刻条件,呈交5万新币(约14万7千余令吉)的抵押金。


新国网媒注册后,言论受严密监视,若不合规矩,小则受当局惩戒,必须24小时内撤下言论,大则政府有权没收抵押金,或是附加其他惩罚。网媒声称,《真实新加坡》(The Real Singapore),便是管制下的首个“受害者”。她因为报道移工课题,煽动排外情绪,不断损害新国形象,结果被查封关闭,负责人也遭提控问罪。


断定新法令严厉无情制造恐慌


有消息说,我国政府有意修正《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并非以新的网络法令取代,也未必全盘抄袭新国的一套。然而,网媒以多媒体委员会,曾经封锁《砂拉越报告》、净选盟网站、《亚洲前哨报》、网志发布平台《Medium》和《大马内幕人》网页为例,断定新法令必然严厉无情,徒然制造恐慌失措感。


我国与新国网络实况,存在许多不同点。若说要管制网媒,对于面子书、推特、微信等社媒,确实存在一道巨大屏障。须承认的,我国的网络法律,的确有不足地方,至于如何修改删减,鲜少有建设性意见回馈,以认真地铲除网络歪风。


不久前,有个鲜为人知的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发布年度人权监督报告,受本地网媒青睐。报告把我国的网络自由度,贬为一文不值。该组织呼吁谷歌、面子书、雅虎等网络巨擘管理层,对我国酝酿的管制网络新措施,一齐呛声反对,以捍卫网络自由。这样的立场,一切未明朗前,未免言之过早。


维护网络新闻自由,朝野双方都有责任。最近,槟州州政府喉舌《珍珠快讯》(Buletin Mutiara),被揭发封锁市议员林马惠函件,不让他有机会回应州政府指责。早前,他因社尾万山古迹课题,跟槟政府争锋相对,回应权却受否决。这样的行径,对新闻自由构成伤害,不能怪罪执政的中央政府。


修改网络法令未必不可取

修改网络法令,未必不可取,尤其对付网络恋童罪,我国必须修补法律漏洞,以免别有居心的犯罪分子,把我国视为犯罪天堂,为所欲为,又不必承担责任。


半年前,內政部副部长拿督诺加兹兰宣布,当局探讨儿童性侵法律,寻求无需人证支持下,只要搜集图片、视频等有力物证,就可将嫌犯定罪判刑。英国于2013年,配合网络进步科技,作出相关法令更新,成功遏制这类罪案。


现时,对付网络恋童罪,基于文化、宗教等保守观念,受害人羞于启齿,无法将受害过程全盘托出,令罪犯逍遥法外。有些性罪犯还以公益、慈善或宗教团体的名义伪装,令人民防不胜防。而罪犯倾向使用网络联系,交换猥亵视频,有严格的法律护航,必可一网打尽,执法轻而易举。


今年6月,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现年30岁,来自英格兰东南部肯特郡的理查·赫克尔(Richard Huckle),2006年至2014年期间,多次入境我国,以英语教师、业余摄影师以及布施慈善家身份,掩人耳目。他参与本地社会服务,不断伸出魔爪,蹂躏性侵至少23名儿童,引起舆论界大震撼!


疑患严重恋童症(Pedophilia)的赫克尔,当中22项罪名成立,被判终身监禁。根据英国法律,扣除收监期,他只需坐牢23年左右,便能恢复自由身。然而,他于我国犯下的罪行,一时还无法追究定罪!时过境迁,尽管许多人忘记这魔头,其罄竹难书的网络记录,更难以完全抹去!


修改法令,即拥有图片、视频等物证,可判主人罪名成立,未尝不是司法一大进步。网络舆论很可能引申诠释,凡任何修饰含有煽动挑拨、破坏安宁和谐元素的“政治”宣传品,拥有或转载者,也可能被入罪,变相为对付“反对派”的政治武器!


假定法令对付在野党没反映真相

这层忧虑多余,根据《2012证据法令》114(A)条文阐明,若一个人协助刊登、转发问题讯息,被视为对內容负责,除非提出证明反驳。但是,当局很少引用这道条文,因此假定网络铺下天罗地网,目标为在野党党人,并不反映真相。


大家应该正视,来历不明的网军,经常有组织性制造假照片,意图诽谤中伤政治人物。我们当思考,如何对付这类蓄意恶作剧?


不是消极的逃避法律修改工作?朝野人士,都可能成为网络伪讯息的受害者,遏制这类不法活动,通过法律有效管治,为当前要务,不可再一筹莫展、束手无策!


最近,网络假照片流传,诬指首相纳吉和夫人罗斯玛,身处一间挂满金饰珠宝的商店选购,眼尖网民揭发,这为移花接木合成作品,真正背景为仪式推展场地。还有照片指控,小六检定考试马来文试卷二,考题有种族意味,被揭发为陈年旧事。另外初中三评估考试图片,放上已逝老人,暗指与搀扶他的幼女关系不寻常,造谣动机昭然若揭。


即使有网络辅助法律,若执行不当,带来的只有棘手问题。最好的例子,槟城州率先落实州资讯自由法,却缺乏实质的讯息流通意义,无法让人民透彻了解州政府政策。有子民投诉,例如峇央珍珠和峇央湾填海计划,以及SRS集团主导的交通大蓝图(总价值460亿令吉)招标,索取资料过程,关卡重重,并不亲民!


相关文件开放查阅,市民需花超过百令吉费用,并填写法律宣誓书,承诺非商业或仅个人用途,不得向外公开。这样的小圈子式开放,引起不便外,让社运分子无比忧虑,若任何重大工程计划,与发展商签约之后才公开,到时候反对、提出建设性意见,恐怕为时已晚、反对无效!


结论是,我们应该醒悟,网络管制并非洪水猛兽,无需以恶意心态看待。网络恶性文化,严重阻碍真诚交流,使得任何的法律涵盖、改进执行力道工作,最终徒劳无功。这样一来,网络环境恶性循环,失控情况恶化,绝对没有个人或政党,可以从中得利,人人都是输家!
 

祝贺《大马华人周刊》发行第二百期

关山渡

笔墨春秋,学术典范,创刊二百期四海同欢; 塑造品牌,与时俱进,网络洪荒力再创高峰。

感激出版团队、旧雨新知鼎力支持!

《孙子兵法·虚实篇》:“兵形象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网络舆论可比拟水流,如大坝一旦储满,必须顺势泄洪。

《网络世界》角色,即洞察舆情,当舆论大坝忠诚守护者,充分反映民意民心。

至诚恭贺,共勉!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