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大集会后省思未来方向 社会改变网络科技领军

·2016年12月3日

今年11月19日,我国首都安然度过黄红集会大挑战。不可忽视的,网络带动集会热潮,大批网民关心社会动态。两场集会顺利举行、圆满解散,网民归功治安单位控制场面。省思未来方向,应该继办,或是有需要集会6.0吗?如何吸引更多非华裔参与?搬出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光环,不见得有明显吸引力。


再一次,集会由希望联盟的众多政治领袖主宰,诉求从原有的选举改革,也呼吁首相下台。这样的改变,增加当局的政治压力,对改变社会现实,并没有多大积极作用。反而市民、游客、上班族等阶层,面对交通不便、生活作息受干扰。这是搞排场、爱面子引起的无谓麻烦。其实如果善用网络科技,集会根本多此一举。


主办单位汲取经验加强组织应变能力

有人执意主办街头集会,令人无可奈何。值得称赞的,几场集会下来,主办单位经验结晶,加强组织和应变能力,例如设立紫衣纠察队,以筑人墙、举纸牌、传口令指挥集体行动,义工队伍负责清理垃圾善后,确保现场清洁。此外有医疗队、律师团等随时候命,确保与会者参这场形同嘉年华会的街头集会,人身安全有保障,此外意义不大。


净选盟发推文赞扬警方,竭力维持秩序,防范冲突或骚乱。尽管有反制集会闹场,大体上和平进行。除了一些投报,警方事后提醒,部分集会者没有守法,执意携带孩童出席集会,明显违反《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第4(2)(f)条款,或会受到对付。


因为流动性大,出席总人数存在各自表述。黄营主办单位估计4万人到场,警方数字较为保守,即1万5500人。无论哪个数字,比起往年4.0,3.0等集会,显然大打折扣。网络上各有诠释,共识为经过3.08和5.05大选洗礼,改朝换代失败,民众政治疲劳、热情减退,许多人拒绝舟车劳苦、奔波捧场,反应一年不如一年!


这不是说净选盟完全失败,如何与时并进、利人利己?搭上网络科技列车,达到集会最大成效,才是思考的方向。


网媒以目测判断,出席种族比率,约为华人50%,巫裔45%,印裔和其他种族占其余的5%。于首都大城市举行,华裔居半,属于正常现象。社媒甚至有人主张,华人应避免出席,以平衡种族比率,至于有多少成效?无法以科学方法证实。


伊党缺阵草根影响显而易见

支持5.0黄色集会的巫裔人士,多为城市区中产阶层、专业人士、大学生,政治失意分子等,反观宗教司或保守分子,则不多见。这证明伊党缺阵集会,草根影响显而易见。虽然诚信党和土团党联手,试图填补真空,无法比拟伊党的老树盘根。


网民异口同声承认,集会要带来实质政治改革,前路漫长。有人质疑,既然知道独立广场被封锁,为何执意当集合地点?无法前进后,又为何改为到双峰塔一带集中?显然主办单位并没有良好的策略,临场盲目发挥。而且,出席者是否全盘了解5大诉求,也是一个巨大疑问!


旅居全球大城市大马人,同步主办小规模打气集会。然而,古晋的支援活动,反应差强人意,以失败收场,或是与东马本土意识强烈有关。此外,中文社媒舆论,一面倒向挺黄色集会,这是既成事实。然而,马来文舆论有不少支持红衫军,种族分化依然严重。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人在海外,出席亚太经济合作论坛领导人会议,他认为人民厌倦黄色集会,觉得集会不会让国家受惠。他捍卫法治原则,强调以街头示威方式推翻政府,不符合法律及宪法精神。他警告若一意孤行,我国将陷入混乱情况,最终人民饱受煎熬。


敦马善于玩弄心理战,先是说明身在非洲,无法如期出席。他突如其来站台,发表街头演说,顿时成媒体宠儿,但对鼓舞巫裔到场,缺乏宏效。集会翌日晚,敦马出席独立广场烛光晚会,声援扣押中的玛丽亚陈,并且对国安法左右开弓。


敦马大力唱反调自打嘴巴

网民提醒敦马,过去他为未审先扣的拥趸,以及强硬执行者。如今不在其位,却大力唱反调,除了自打嘴巴,也难以服人。说穿了,敦马抛头露面,不过想借集会声势,宣传新成立的土团党,为大选造势,但看来收获极为有限。


土团党主席即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曾说,自己首先当巫裔,然后才当大马人。这样的观念,催生以种族为根据的土团党。慕尤丁表示,将会晤其他在野党,商榷来届大选合作,准备单挑国阵。至于如何具体化解行动党、伊党、诚信党、土权会之间的矛盾分歧,实叫人费解!


5.0大集会,遗漏一则重大课题,即选举委员会前任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在职年份2000-2008年),为何横空出世,担任土团党副主席?他的政治角色,与其独特的过去,显然有极大的冲突。早期的净选盟,曾大事抨击其当权高峰时期,蓄意漠视选举诉求。如今反对党认为弊端继续存在,他如何洗脱嫌疑?或做出合理解释?


净选盟应优先调查、施压阿都拉昔。早前2013年,他加入土权组织,也是出任副主席。当时公开夸耀,其管辖下的选委会,通过重划选区,协助巫裔捍卫政权。迄今,这点争议未断绝,为何净选盟既往不咎、快速失忆了?


在野党领袖不关心如何纠正选举制度

唯一发声的,为净选盟前主席安美嘉,她要求阿都拉昔解答,现时如何纠正选举制度?其他的在野政治领袖,多数漠不关心,也从没要求敦马公开道歉,引入选举界争论人物入党,用意为何?当中是否有利益交换?隐藏什么天大秘密?


大集会后续深思,网络带来的科技革命,如何影响未来的政治趋势?掌权的政治人物,应该及早理解任何警讯!并且洞悉网络玄机,寻求有效的对策,否则会再一次尝到苦果。


网络新科技普遍化,彻底改变集会面貌风格。国外有大规模集会,群众使用手机软体如火聊(FireChat),即结合蓝芽和手机串连技术,克服宽频饱满、联系中断问题,有效地组织人潮流动和动向。任何的集会,从人们动员到场,化为虚拟世界中的全力参与,已是指日可待。


这次5.0集会,网媒利用360度全景拍摄相机(360VR),制造人在现场、身历其境感觉。面子书于今年年中,推介这类新颖手法,启动功能,观赏上载静态照片,随时拖曳旋转画面,切换视角,一切新鲜有趣。加上面书直播,鼓励抢鲜欣赏,为参与集会加入新内涵、新点子,不难吸引年轻网民或首投族。


网络带来巨大变革,可以预测的,人手一台智能手机,转化人心、争取民意模式,已大不相同。即使呆在家中,可与亲友分享现场情况,这样的参与集会,肯定不会纳入出席者人数之中,但的确有另类潜移默化、灌输单方面政治教育作用,带来隐藏式重大冲击,或许一次过投票中爆发出来!


集会加入新元素挑战法律漏洞

譬如,今年8月27日独立广场,8个公民团体组成的联盟,模仿时下最受欢迎手机游戏《神奇宝贝Go》(Pokemon Go),主办所谓的“捕捉大马1号官员”集会,借题发挥、公开抗议。这场“捕捉”活动,拒绝政治人物直接参与,却一炮而红,令集会加入新元素,也挑战现有法律漏洞!


回到一个问题,5.0集会之后,是否会有6.0黄色集会,以及反制的红衫军闹场活动?可能性不容否认。全国大选即将在两年内举行,若没碰上闪电大选,选前来场集会造势,做暖身宣传战,无疑是在野党梦寐以求的愿望。


平心而论,净选盟成立10年,不无带来变革,包括施压当局落实点墨制、改善选举透明程序,并协助在野党夺得、保有吉兰丹、槟城和雪兰莪3州执政权,可是未觉满足。如今,要求对付美国民事诉讼案中,涉及的“大马1号高官”(MO1)。这样反映净选盟无限上纲,违反宪法条文,恶意破坏政治稳定,经济信心必岌岌可危。


发言批评选举制度极为容易,若没有审时度势,配合国家实际情况,肯定无法接触问题核心。试问那个国家,存在绝对公平的选举制度?最近的美国选举,暴露残酷事实,即得到选民票少的特朗普当选,标榜的民主两线制,也是百病丛生、引人诟病!


尽管美国总统选举产生结果,官方最终计票成绩,迟迟未正式出炉。截至11月19日,希拉里的得票(Popular Vote)所得,为6,339万票,超越特朗普的6,182万票,多数票达157万张。得票比率数据为48%对47%,不是得票多者中选,这是否意味着,美国选举制度“不干净”?人民应该每年上街头抗议反对?


同时,为何美国的整体投票率,只得56%或更少?选出的政治代议士,真的属于多数人的选择?这次,特朗普大爆冷门,取决于网络策略得当,重度依赖廉价且有效的社媒。与网媒舆论对着干,成功提高选举人票数,这样的偏颇结果,换了净选盟,可以开放胸怀接受吗?反过来,如何要求我国选举制度完美无暇?


净选盟5场集会总结


“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简称BERSIH),2006年11月23日成军,为没有注册的公民社运联盟,附属团体至少68个。主要活动为上街抗议,寻求改革选举制度,推动醒觉教育等。

2007年11月10日,首度集会吸引数万人。舆论界认为,这推动翌年的3.08政治大海啸,导致国阵失国会三分二议席优势,反对党攻陷5州政权。

2011年7月9日2.0集会,多达5万人走上街头,当局以催泪弹和水炮驱散。

2012年4月28日3.0黄绿集会,数万人参与,再度受强硬镇压,多位在野党领袖和社运分子落网。

2015年8月29日-30日4.0集会,34小时嘉年华会节目圆满落幕。当局封锁净选盟官方网站,查禁主题衣服、T恤和宣传品。据称出席者达到50万人次,比例为非马来人和马来人为3对1,不同种族出席人数有巨大落差。会场瞩目的,敦马两度现身。

2016年11月19日,一个月全国传递炬火运动展开,多处受红衫军干扰,以首都集会高潮落幕。估计4万人捧场,敦马再次成明星焦点。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遭受国安法令扣押调查,其他社运政党人士被捕,后来全部释放。反制的红色集会吸引4千人,雷声大雨点小。

?年?月?日,6.0集会?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