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林金树

9.11事件15周年特辑

美国间接催生“伊斯兰国”

·2016年9月24日

由美国间接催生的极端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IS)已经把魔爪伸到马来西亚。6月28日,雪兰莪州蒲种的一家夜店,受到该组织的小组成员用手榴弹攻击,导致8人受伤,导致人心惶惶。


((大马警方挫败多项恐袭阴谋))

马来西亚警方相当有效率,已经挫败了“伊斯兰国”的多项恐怖主义袭击阴谋,並逮捕其成员。但警方仍不敢稍有怠慢,而是严阵以待,防止“伊斯兰国”成员的小组或“独狼”,在我国进行其他恐袭。因为有一位身在叙利亚的大马籍领袖万迪,通过现代科技的互联网和视频招募和指挥我国国内的成员。


另外,有超过二百名各种不同背景的大马人(包括女性)通过各种途径前往中东参加叙利亚的内战,已有多位在战场上丧生或因执行自杀式炸弹攻击死亡。有些受过训练的成员已经返回大马。因此,“伊斯兰国”对我国安全的威胁是无所不在的,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伊斯兰国”和其他以伊斯兰教为名的恐怖主义组织是“全球化”的现象,其影响无远弗届,在全球各地肆虐。在东南亚方面,泰国、印尼和菲律宾都遭受多次恐袭。恐怖分子甚至企图从印尼的峇淡岛炮轰新加坡闹市。


((要在东南亚建“哈里发国”))

东南亚地区的“伊斯兰国”成员还有一个“宏图大计”,就是要在马来人/穆斯林占多数的印尼、马来西亚(包括新加坡)、汶莱、泰南 和菲南整个新月形地带建立一个超级“哈里发国”,他们为达成这个“理想”,会不断在这个地区搞恐袭和制造动乱是可以预期的。


在欧洲,英国、法国和德国这三个“民主大国”成为“伊斯兰国”发难的主要目标,三个国家都曾发生多宗恐袭。其他欧洲国家也曾发生零星的恐袭事件。反而美国本土少有恐袭。南亚的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以及阿富汗和土耳其都是恐袭的“重灾区”。中东的阿拉伯国家多有战乱,恐袭行动更是频频发生。伊拉克境内发生的最多。北非国家如埃及、利比亚、肯雅、以及西非的尼日利亚,也不时传出恐袭事件,造成众多无辜者伤亡。


在中国新疆,维吾尔族分离主义分子大受“伊斯兰国”鼓舞,在中国国内和国外大搞恐怖主义活动,包括训练十多岁的小姑娘在火车上用刀任意将搭客割喉致死,以致中国当局在新疆不但严格管制枪械,连摊贩用的刀也要用铁链绑住。


这一切都要拜美国开始时催生“基地”组织,后来间接催生“伊斯兰国”说起。其中前苏联也有一份“功劳”。事缘苏联为了和美国争夺全球霸权,在1979年底悍然出兵占领阿富汗全境。阿富汗各民族为了抵抗侵略者,以伊斯兰教的名义组织各种反抗军,对苏军展开游击战。


美国训练极端分子对付苏军

美国为了反击苏联,采取应对措施。但它不是直接派兵与苏联对抗,而是采取迂回方式,训练游击队与苏联周旋,为侵阿苏军制造困难。于是由沙地阿拉伯的亲美财团奥萨马家族出钱,美国出武器出人(主要是中央情报CIA的特务),在阿富汗境内游击队控制区,培训来自世界各地的伊斯兰教极端分子,让他们使用美国供应的各种武器对抗苏军。


苏联占领阿富汗的军费浩大,外交上受到孤立。苏军在1989年被迫全部撤离。苏联侵阿10年,造成至少100万人民死亡,500多万难民(佔人口的三分之一)流出境外。苏军撤离后,阿富汗发生内战,最后由塔利班集团接管政权。


((奥萨马成立“基地”组织抗美))

另一方面,奥萨马原本是美国培训出来的抗苏“自由战士”的领袖,但他对于美国历任政府偏袒以色列,让以军屠杀巴勒斯坦人和其他阿拉伯人不满。他从亲美变成反美,成立“基地”组织抗美,並精心策划在2001年9月11日清早,由“基地”组织的成员在美国东岸各机场骑劫民航机制造恐袭,其中两架被劫客机分别撞毁作为美国地标的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导致来自世界各国的3千名精英丧生。这是二百年来美国本土第一次受到外来势力袭击,被美国人视为奇耻大辱。


美国的鹰派总统小布什,以阿富汗塔利班政府包庇奥萨马为理由,出兵推翻塔利班政府,占领阿富汗全境。因此,阿富汗在二十多年来先后受到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占领,人民生灵涂炭,不在话下。


小布什后来又以伊拉克拥有大杀伤力武器为藉口(事实上没有),出兵占领伊拉克並吊死萨达姆总统。美军侵略阿、伊,造成最少百万人死亡。小布什的倒行逆施,在伊斯兰世界激起反抗,奥萨马的“基地”组织在全球各地掀起以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为目标的恐袭行动。受过“基地”组织训练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极端分子,回到各自国家“开枝散叶”,在各自的国家和地区也展开恐袭。


奥萨马在2011年于巴基斯坦境内被美国总统奥巴马派出的特别部队射杀,“基地”群龙无首,影响力式微。


((“伊斯兰国”比“基地”更加激进))

但美国主导的“阿拉伯之春”使叙利亚发生残酷的内战,5年来至少30万人死亡。在反叙利亚政府军的组织中,出现了比“基地”更加激进的“伊斯兰国”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建立“哈里发国”,並通过互联网和视频等现代科技,在全球各地招募成员和支持者,向他们灌输极端思想,使到“受洗脑者”在世界各地发动恐袭;其“独狼”的恐袭更令人防不胜防。


因此,由美、苏争霸直接和间接催生的各种恐怖主义组织,尤其是“伊斯兰国”,使世人再无宁日。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