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嵩山客

一带一路 蓄势待发

·2016年7月16日

2013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时,首次提出了重新建立“丝绸之路”的概念。一个月后,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亚太经济论坛(APEC)大会上,习近平正式提出“丝绸之路”的愿景。因此,“丝绸之路”的课题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随着这愿景的进一步推展,确定了“丝绸之路”分为两条,一为陆上“丝绸之路”,跑汉朝张骞出使西域即今天的中亚、西亚的陆路,以及明朝郑和下西洋的海上“丝绸之路”。陆、海“丝绸之路”通称为“一带一路”。与此同时,中国也宣布了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


((“一带一路”激发世界))

“一带一路”愿景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消息是中国抛出了一个震撼弹,让全世界为中国的崛起再次擦亮眼睛,评论还比喻“一带一路”的意义相等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所启动欧洲重建计划的马歇尔计划。“亚投行”相等于布莱登森林会议后所成立的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一带一路”激发世界对这计划的广大憧憬,“一带一路”所确定的沿线国家有六十五个,多数为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普遍的情况是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急需加以开发及提升,以利经济发展。而中国的基础设施发展的实力雄厚,科技先进、效率奇高。加上目前中国有严重的产能过剩,库存庞大,极需消化掉,发展“一带一路”,天时地利具备,就看如何有效推展。


习近平推出“一带一路”是一个大战略构思,还没有落实到具体计划及执行细节,直到2015年3月,官方正式公布行动纲领,4月5日公布一正四副的领导,以副总理张高丽为正主席。副总理汪洋,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国务委员会杨晶、国务委员杨洁篪为副主席,班底正式成立。在这期间,习近平宣布成立“丝路基金”400亿美元。同时在2015年4月访巴基斯坦时,承诺了460亿美金的投资。此外,在中亚哈萨克斯坦展开庞大的油、气田计划。


这几项,乃是由国家领导亲自主导,其余则活动频繁,但未有实效,且呈现出中国急,其他人不急的情形。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下列:


1.  宣传工作不足

有关“一带一路”的政策、管理等细则没有统一规范,连官方网站也找不到。开始人们以为“一带一路”由中国所主导,为“一带一路”沿线六十五个国家出资本、出技术,出工程队伍,帮助第三世界国家建设基础设施,全部是中国一国之事。


2.  剖析“一带一路”的战略思想

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有庞大的外汇储备,与其传统的大量购买美国国债,结果是看着美元对人民币不断地贬值,中国蒙受惨重损失,不如拿来向外投资发展拓展经济疆域。同时,2008年的金融风暴,中国实施了中国的量化宽松政策,大力以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促进经济增长,免遭衰退噩运。几年下来,经济仍行趋缓下滑,造成了量化宽松时期急遽扩展的产能,如水泥、钢铁、煤炭等行业的产能过剩,库存太多,桿杆太大。去产能、去库存、去槓杆乃是中国经济目前最重大的难题。积极的推动“一带一路”是解决这些难题的一个有效手段。但看在外人眼里,是中国为了要解决本身的经济难题,才搞“一带一路”的项目。而去产能一块,又令人疑虑,中国会把一些高污染、落后、要被淘汰了的机器、设备,藉“一带一路”推销出去。


3.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六十五个

各有关国家文化、国情、民情、需求,要有效的推展“一带一路”项目,必须对各别国家有深刻了解,以投其所需,符合国情、民情,目前这方面的研究尚未到位。一带一路”的推展,引起了上百成千的中国国营企业、央企及一些私人大机构的莫大兴趣,纷纷到海外寻觅项目,很多时候还通过当地的中介人引介。当中出现了不少开出令人办不到的要求,如要求当事国开政府财政担保或银行担保。须知,除非是特重大的项目,一般政府是不会提供担保的。尤其现今大型项目多已经私营化,由私营公司负责融资、建设及经营B.O.T自负盈亏,而且众多项目还是经过公开招标、投标进行。因此要求政府担保是不合实际的,至于银行担保更不可行,因为要银行出具担保,除非业主把百分之百的资金存入银行並冻结之才可能。如业主有这百分之一百的资金的话,那又何须向中国方面要求融资呢?


    在经过近两年的磨合探索,如今“一带一路”整合了战略思维,以更宽濶的维度,蓄势待发,集体表现在:

“一带一路”不只是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往来,而是结合了多方面营运的合作方共同推动。如这次,国务院副总理访问香港推动“一带一路”概念,让香港方面共同推展。香港方面惦了斤两,知道能在“一带一路”所得到的商机有金融业。香港作为亚洲最大的金融中心,可扮演重要角色。此外,码头建设及管理国际商业及法律专业等,都大有可为。香港政府也为此欲成立“一带一路”奖学金计划及资助大专学生到“一带一路”的国家参观、考察的基金。在私人界,各种有关一带一路的研讨,论坛进行得十分热络。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也热烈展开,探讨一带一路的商机及参与的可能性。

“一带一路”也可和欧、美、日的企业合作,如法国发电机组公司奥斯通ALSTOM为了供应电机组给三峡水坝而在中国建了厂。如今这间厂也能生产电机组给“一带一路”的发电厂项目。同时,奥斯通公司在全球各地都有经营网络,他们也可把项目带来给“一带一路”。

在难以取得政府和银行担保的情况下,考虑拥有项目产权或合资方式进行。项目应以尽量雇用当地人,当地原材料为原则。而不是为了要去产能,去库存和劳务输出为目的,并要为当地人提供技术培训。如此能在更大程度上惠及当地。


    6月2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中亚国家乌兹别克时透露,一带一路的策划和投放计划已经成熟,可以加快落实,深耕。


如今“一带一路”的战略思维比以往开阔、广纳天下各家所长,进行强强联合,共同参与开发。更进一步的话,放眼天下两百多个国家而不只是“一带一路”的六十五个,只要有适合的项目,都可开发。不局限在一带一路的范围,天地就更为广阔,同时更能贯徹好“五通三同”原则: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利益共同、命运共同、责任共同。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