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嵩山客

步入后李氏家族的新加坡

·2016年10月1日

今年9月21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晚间发表国庆日演讲,其中一个重要内容是他宣布,下一届大选必须在2020年前举行,之后他将引退,由新人担任新加坡第四届总理。就在此时,他突然体力不支,由旁边的人急忙扶持下台,而电视直播的屏幕上突然中断了十五分钟,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过后,李显龙重上讲台,宣告健康无大碍而继续演讲。这偶发事件也同时突显了新加坡领导换人的紧迫性。因为下一届新加坡大选还有差不多四年的时间,而目前,並没有一个明显的继承人以让人民有充分时间熟悉他。


两位副总理不会成为新总理

目前为人民大众所熟悉的两位副总理,其中张志贤已经61岁,再过4年,就已65岁,按照新加坡领导人的传统,领导人年龄不宜过70岁,而领导人通常都是长期执政。李光耀在位31年,第二届总理吴作栋13年,而现届总理李显龙若在2020年引退,则在位18年,三位总理都是在青壮年时上位。因此,张志贤是无望担任总理。第二副总理尚达曼今年58岁,四年后62岁,也年龄稍大,而且他为印度裔,在佔总人口75%为华人的新加坡来说,人民还不能普遍接受由非华人出任总理一职。


本来备受看好的财政部长王瑞杰现年50岁,曾担任李光耀的私人秘书及多个重要职位,却在今年5月12日在内阁开会时,突然中风倒地。治疗后,至今只能担任一些不太繁重的工作。因此,他是否能在来届大选后上位是一大问号。其他几位年龄在40多岁之间的部长有黄循财、陈振声、王乙康、黄志明、许宝琨、马炎庆,则还不太为人熟悉。


第一次面对不确定局面

这种不确定性的局面,在讲求政治稳定性和确定性的新加坡来说还是头一遭。在李光耀当政时,人民一早就知道接位者不是陈庆炎,就是吴作栋。但年轻的部长们最后决定推举吴作栋作为他们的领袖,李光耀也只好接受。吴作栋被钦定为接班人有超过五年的时间,让人们熟悉他。而李显龙在1984年正式参政时,人们已普遍认为他必会有朝一日出任新加坡总理,也有很多人认为,吴作栋之所以会出任新加坡总理,其实是为李显龙上任暖席,所以新加坡人民向来都很清楚谁会是总理接班人。


因此,这一次面临领导换届时候,4年时间,一晃即过,至今还没有明确的接班人选,引起了焦虑。其中《海峡时报》前资深总编辑韩福光就针对此事撰文说,新加坡应该有一个明确遴选国家领导人的体制,让人民了解其遴选标准和作业程序。並举例说,在英美都有一套选举领导人的制度和程序,人民都清楚领导人是怎样一步一步的选出来的。新加坡目前没有一套制度,人民普遍认为,李显龙和吴作栋之所以上位乃是因为李光耀属意钦点的。


另一个普遍引起关注的是,在李显龙卸任之后,新加坡即将进入后李氏家族的政治局面,将会是一个崭新的局面。李光耀自1959年上台直至2015年去世,牢牢的掌控了新加坡的政治。他具备了社会学家韦伯所说的“魄力、法理和威权”,也具备了西方政治学思想家马基雅维里在《君王论》所说的一个君主必须具备“狮子般的凶猛、狐狸般的狡猾”的特质。


在1965年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其时,贫穷、落后、社会动荡、学运、工运不断,又处在周边不太友好的穆斯林国家印尼和马来西亚之间。在冷战时期,又被有心人称新加坡为“第三个中国”,或是“中国的第五纵队”……新加坡在李光耀及其团队的领导下,突破种种障碍,充分发挥作为马六甲海峡咽喉的战略位置的作用。成功的招商引资、吸纳並培养大批大才。成功的把新加坡打造成亚太区的工商业和金融中心。在短短30年,从第三世界晋身至第一世界,如今人均收入约6万美元,远远高于其余亚洲三小龙韩国、香港、台湾,而在世界之前列。


其成功的主要原因是李光耀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推行精英统治。历次大选中都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因此,要推行什么计划,经过评估,内阁批准后,就可快速上马。这其中包括设立红灯区及赌场,这两项和新加坡所倡导高道德标准违背的项目,因为内阁觉得有其必要,在权衡利弊后,就顺利的上马了。


新加坡媒体完全由政府控制

同时,新加坡的媒体完全由政府控制,在报导国际时事及评论,基本都做到详尽,深入,如南海仲裁议题,时至今日,仍不断有这方面的报导和评论。但在碰到国内议题时,媒体多只是报道,少有公开的评论或对政府的决定公然提出强烈反对意见。这种情况,在进入后李氏家族政治后,将会有所变化。


首先,新一代的新加坡人,是在富裕良好环境下出生成长,受过良好教育,对个人、社会、政府的诉求比起上一辈高,对事、对物都会有较强的质疑态度,对时事有不同意见或不满时,会发出声浪和噪音。随着强人李光耀的离去,新一代的领导人是在大家势力旗鼓相当的情况下选出,威权政治将无以为继,多元化、多利益集团的政治局面将出现。长久以来压抑在人民心中的一些问题,将会以比以往强烈的声音提出。


如弊病已多年的地铁和轻轨铁问题,至今仍没有解决,带给广大人民极大不便,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有何对策?至今都没有就此弊病有详细的报道和分析。此外,人民公积金到底政府拿去做什么投资?收益如何?此外,主权基金淡马锡的总裁遴选标准和程序是什么?这种种问题,目前是人民雾里看花,极想知道答案的事。


人民想有更大的言论自由和知事权是成熟社会发展的趋势。但若言论自由导致如今天香港和台湾的社会乱象,是新加坡所承受不起的代价。这是新总理必须面对,拿捏,平衡好的局面。


“李光耀效应”使行动党大胜
2011年,新加坡大选,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得到历年来最差的成绩,总选票只得60%,还输掉一个集选区,那次成绩显示了相当多的选民对家长式、威权政治的不满。2015年的大选执政党则取得亮眼成绩,总选票提高到70%,不过议席和上一届一样。选票增加的主要原因可说是因为李光耀的逝世所引起的轰动效益,人民忆苦思甜,怀念他建立新加坡的丰功伟绩。下一次大选,李光耀的光环消退,会是什么局面,有待观察。


新加坡是一个城邦国家,毫无腹地,是一个先天不足的国家。李光耀生前就多次说到,一百年后,邻近国家都应该还存在,但新加坡呢?他不敢确定。李显龙最近一次访谈中也说到在历史上,城邦国家少有悠久生存的历史。


担忧新一代领导层应对能力
李光耀在世时也说,新一代新加坡领导人都是天之骄子一辈,受到最良好的教育、良好的仕途发展。但他们缺乏像他那一代,历尽政治生死斗争的残酷经验,在碰到重大危机时,能否能像他那一代的领导层有力应对,是他忧虑的地方。


李光耀说:新加坡生存发展之道在于根基小,但制度化、组织化,具有高度竞争能力的人民,有能力和大国领导拍肩膀、打交道。这其中缺一,新加坡就没办法生存。


而后李氏家族的新加坡领导,除了必须具备李光耀所说的能力,还要面对新一代的国民、新的局面,新的期望和诉求。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