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行动党“砂拉越之梦”基金
不帮
城市华人选区

·2016年4月9日

让大家来集思广益一下东马砂拉越的砂行动党如何对待其所赢得的城市华人选区(国会选区和州选区),大家自会如梦初醒这个10年来获得砂拉越城市华人选区选民一面倒支持的最大在野党的“城市华人党”,竟然会以政党政治利益为先的如此自私自利态度来对待本身所赢得的选区。

2016年2月份,砂拉越从中区(中砂)到南区(南砂)于一个月之内,一连三次遭遇大水灾,尤其是2016年2月27日从早晨到中午时段,砂拉越州首府古晋市遭遇有史以来特大水灾,水淹全城几乎瘫痪整个古晋市。

古晋市为典型华人城市,华人人口密集,这里的州选区和国会选区全部都是砂行动党的囊中物,在突如其来的灾难当前时刻,也因而激起了华人社会对于生活危机感以及行动党政党政治利益的再思考。


不愿把资金用在华人选区

即是:为何行动党不愿把通过“砂拉越之梦”(IMPIAN SARAWAK)计划向西马和东马华人社会所募集得的部分资金,用在砂行动党所赢得的城市华人选区呢?(例如用以救济古晋水灾灾民)


砂行动党的国会议员和州立法议员,对于“砂拉越之梦”计划的基金,是否也应发放到本身的城市选区里进行基建工程只字不提,给人的感觉是假装不提,以免华人社会追问行动党“砂拉越之梦”基金的用途和目的。


许多人都晓得,砂行动党的“砂拉越之梦”计划于2013年9月11日,在砂行动党主席兼全国行动党副主席张健仁(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陶沙州立法议员)陪同下,由全国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城州首长林冠英,在西马吉隆坡高调举行推介礼。


当时,林冠英在这场“砂拉越之梦”计划推介礼明确表示,行动党的最终目標是备战2016年即将来临的砂拉越州州选举,放眼于在砂州州选举在土著选区取得零的突破。


回顾2011年4月16日的第10届砂拉越州州选举,砂行动党在总数71个州选区,竞选当中的15个州选区,结果,砂行动党在12个城区华人区中选,至于3个土著区(原住民区)则败北。


在砂拉越的乡村土著区,土著选民一向来都一面倒支持当权50年的执政党联盟-砂国阵(BN SARAWAK),因此,砂拉越是全国国阵的选票“定存州”是毫无疑问的。


向华人募款开拓土著选票


那么,按行动党所谓进军砂拉越乡村土著区的开拓政治支持票源的计划,其中之一个焦点项目是向西马和东马的华人社会募集政治资金和招募志工人员,然后把资金和人员送到砂拉越的乡村土著区社区开展基础设施建筑计划,例如筑路、修桥、重力学自来水供、电供、建房等。


按行动党的说法,砂行动党在个别砂拉越乡村土著区所开展的“砂拉越之梦”计划,这些地区是属于遭国阵政府“忽略”的地区,在地居民长期得不到基础设施和服务利便。


为此,行动党希望通过他们的“千哩/百哩送温情”给砂拉越乡村土著居民的努力,还有顺带通过政治教育游说来“感化”土著居民的所谓“政治醒觉”,在来届(第11届)的砂拉越州州选举,把选票投给砂行动党的土著候选人,以实现让砂行动党从城市华人选区跨步到乡村土著选区之政治目标。


因此,我们可以在新闻媒体上看到这样的政治宣传:砂行动党人民代议士(YB)很“勤劳”,从城市拉队伍下乡到土著社区进行所谓的基本设施建设“服务”或举办活动(例如徒步竞跑、健康检查等)。


不曾在本身选区提供服务


相对而言,却未见这些砂行动党的5位国会议员和12位州立法议员,在本身所赢得的城市选区进行等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比如铺设道路和维修沟渠等。


《大马华人周刊》早于2013年曾分析报道过砂行动党“进军乡区小组”订于2013年6月9日算起的两个星期内,向民主行动党砂拉越州委员会提出系列进军乡区的可行计划,计划内容涵盖鉴定砂行动党有潜能攻打的州选区、选区潜能候选人、进军选区策略和选区课题等等。与此同时,砂民主行动党现有16位国会议员和州议员(注:5位国会议员和12位州议员,全是华裔议员,张健仁兼国州议员两职),个别议员也领养一到两个乡村州选区。


行动党或竞选21乡村选区


根据砂民主行动党的进军乡区策略,该党将在下一届州选举(第11届州选举)放眼出战砂州21个乡村州选区,这包括:N2碧湖、N16文莪、N17达叻、N19孟禄、N25巴莱林吟、N27成邦江、N28英吉利里、N31拉耶、N32武吉沙班、N41巴干、N42美銮、N43牛麻、N51万年烟、N53卡固斯、N54巴拉固、N55加地拔、N57布拉甲、N60格盟纳、N66马鲁帝、N68武吉哥打、N69巴都达脑。


根据选区情况分类,上述21个乡村州选区绝大部分是属于城市边沿的半郊区和郊区,都有公路与城市联系,开车和步行可抵达目的地,而只有少数几个选区是属于交通不发达的偏僻乡村地区。


因此,行动党的“砂拉越之梦”计划,其实也是专拣那些距离不太远,同时交通也相对便利的地区,可谓机关算尽。


以“嘴巴”在华人选区服务


话说回头,那砂行动党如何为其城市华人选区进行服务呢?实际上,给大家最普遍和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召开新闻发布会或发新闻稿“骂国阵”、“骂政府”、“骂砂州首长阿德南”、“骂首相纳吉”,简而言之,行动党全体YB是以“嘴巴”来为城市选民服务的,也即是行动党所谓“制衡国阵”。


砂州国阵主干成员党-砂土保党(PBB)一针见血点出行动党“砂拉越之梦”的关键问题:砂拉越乡村土著区是国阵的选票强区,国阵政府长期在那里服务,如今,行动党也在这些国阵强区服务,那等于砂拉越乡村土著选区获得国阵(BN)和行动党(DAP)的两方力量在服务。


反观,砂行动党在赢得所有城市华人选区之后,行动党却不愿在本身的选区进行脚踏实地服务,反而跑到国阵的乡村选区去服务,那叫城市华人选区情何以堪?这对支持行动党的华人选民公平合理吗?


从帮助贫穷人民的角度来看,无论城市或乡村群体皆应获得适当援助,这符合社会道义及爱心精神。


  华人选票对行动党“打死不走”?


不过,行动党的“砂拉越之梦”开宗明义是一个以政党政治利益为主要目的的政治开拓计划,因此,砂行动党把心思花在乡村土著区而“技巧性忽略”本身的城市华人选区,也可说是一种“政治设计”,反正行动党认为城市华人“包”支持行动党,是行动党的“定存选票”,“华人选票打死不走”,无论行动党YB的实际服务表现是否令人满意。


也就是说,行动党已自我定义:行动党=华人,华人肯定是支持行动党的,只要行动党用“骂”的策略来让全国华人“讨厌”国阵。

 
  行动党的“骂”令华人讨厌国阵


因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华人因为行动党的“骂”(无论骂得有理或无理)而“讨厌”国阵,与此同时,行动党在本身的城市华人选区不必进行认真的实际服务,就好比行动党的“砂拉越之梦”计划(另有“沙巴之梦”、“马来西亚之梦”计划),只在特选的乡村土著区进行基本设施建设工程,而类似的工程却没在城市华人选区里进行,虽然说这些华人选区也同样需要这方面的服务。


行动党在西马半岛和东马砂拉越和沙巴各个大城小镇华人社会敲锣打鼓高调募集“砂拉越之梦”、“沙巴之梦”、“马来西亚之梦”计划基金,这些资金原是属于华人社会的血汗钱,行动党为了本身的政党政治利益,竟然不把义款合理地回馈给本身的城市华人选区、华校,行动党的政治良心在哪里?


在城市里的华人选区,民生问题一大把,行动党选区里的贫困城市家庭比比皆是,为何行动党视却视而不见?


古晋市大水灾,凸显行动党“砂拉越之梦”计划平时只会向城市人民需索,在城市选区居民面临灾难需要行动党的大力帮忙时,行动党却一毛不拔,难道行动党把城市居民和商家当成“提款机”来资助行动党的政治活动不成?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