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后殖民地的危险终在港爆发

·2019年08月31日

当中国决定收回香港的主权时,想出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与“五十年不变”,以为这样可以维持“安定繁荣”、逃过殖民地政权结束时,恒常地发生的危险。22年后的2019年,终于看到了后殖民地的政治危险。在超过百万人(主办游行的单位声称有两百万人)上街反对“逃犯移交”到大陆的修例,表面看来,只涉及犯人的条例,与百多两百万人何干?但游行所释放出来的情绪,正是后殖民地常见到的典型政治事件,有人无法认同后殖民地政府的统治,不满的情绪爆发出来后,巨大的危险随即捲开序幕。另一边代表民族尊严接受不了外来殖民地统治的人,却早已下定决心拿回主权实行民族全权自主自理。换言之,经过了殖民地百多两百年以上的统治,一个地方存在着两种极之分歧的政治“认同”(Identity)与政治“效忠”(Loyalty),后殖民地的政治危险便在两派无法不对决下爆发了。香港的情况正是如此。


接下来先请大家看国际上后殖民地发生的政治动乱。大的,可以大到世界大战的惨烈,像越南战争,由法国拒绝越南独立建国打到南北越一分为二,美国介入支持南越与胡志明领导的北越共产政权展开整二十年大战,美国派出五十万大军打足十五年,所用的火药超过第一次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总和。结果美军被击败,南越政府被消灭,单是南越掀起的难民潮葬身在南中国海的据联合国估计不下五十万人,逃居美国的不下百万,欧洲其他地方收留的也不下百万。

 

印尼的后殖民地建国过程也由1946年打走荷兰人开始,后来美国也介入,目的是阻挡印尼赤化,眼见苏卡诺总统与中国印度组成“第三势力”不靠拢美苏集团,印尼共产党也合法化,便从印尼陆军渗透策反,1965年“9.30”政变,印尼共党活擒七大军头就地处决,天下立即大乱,苏哈多领军在中爪哇一路攻打到雅加达,推翻苏卡诺政权,展开全国扫荡左派包括工会与印尼共党,后者全党覆没,死人不下百万,包括所有印共高层全部被杀。苏哈多上台后与美结盟成为东南亚最大反共国家,据美国国会听证报告,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了整个政变,从全面收买陆军开始到扶持苏哈多上台全面反共,号称是中情局的最大成功。


缅甸的后殖民地过程也是历尽危险,先是领导独立的翁山及其重要干部在开会时被亲英的敌对派杀害。缅甸从1947年独立后即时不加入英联邦以防被颠覆,但内阁的分裂无法稳定下来,最后导致军人夺权进行全面军事统治,西方势力也被清除,导致英国乏力应付,美国趁虚而介入,全面制裁,缅甸被围困下效法古巴成为反美不结盟的中坚,如此被制裁足足超过半个世纪。


马来亚与新加坡的后殖民地则夹杂着“意识形态”与“种族主义”之争。二战时期日军占领马、新期间,英国支持马共游击队抗日。战后马共抗英、争取独立,受到英国对付,整个马来半岛包括新加坡由1948年开始进入紧急法令,庞大的“战略新村”将所有华人居住的村镇用两重甚至三重的铁刺网团团围住,以切断马共游击队的人力与物力资源。在此同时,也组成马来军团由英军带领对抗马共,也开始后殖民地的建国安排,从中将政权交给马来亚联合邦政府,由九州苏丹轮流当国王,将人口接近总数一半的华人身份归类为“外国人”,要成功归化入籍才能以“公民”身份定居下来,如此的建国安排,马上把华巫两族的国家认同分化,1957年正式独立后不断潜伏着的“种族主义”斗争,首先把新加坡这个占有76%华人人口的城市在1965年逐出“马来西亚联合邦”,1969年更发生瘫痪全国的“513种族大暴动”,国会终止运作两年,之后为了缓和种族冲突,作出了“新经济政策”,目的在促进华巫经济合作,从而结束华巫经济鸿沟。整个后殖民地的政治危险触发了“种族主义”与“意识形态”的斗争,代价是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分家”,至今新马长堤不过两英里,但两国的关系远如数千里之遥。
地属亚太区的后殖民地的政治危险如此,若再看非洲、中东与拉丁美洲的后殖民地的生涯,更是惨不忍睹。非洲独立建国五十年乱了五十年,许多“独立之父”死于非命,其中连尸体也找不到的有刚果独立之父鲁孟巴。


在拉丁美洲,古巴的卡斯特罗领导革命在1959年推翻亲美独裁政权,结果古巴遭受美国经济制裁长达六十年,是拉美后殖民地的典型命运,任何一个区内国家敢和美国唱反调的,不是家破人亡,便是国丧!


简介了全球后殖民地所遭遇到的恒常出现的政治危险,作为肩负历史使命收回香港主权的邓小平,由他多次的讲话纪录,证明他没有后殖民地的历史盲点。他之所以采用“一国两制”去处理后殖民地的政权交接,正是由于他了解到要减少政权转换的危险,希望用保留原有殖民地制度不变,从而减少因政权转换的冲击。他希望用五十年不变的时间去换取安定的空间,为了做出法定的承诺,还制订了特区《基本法》,保证原有港英留下来的整套资本主义制度与其生活方式,全部用宪法制订来确保,连英文照用,教育照办,司法照跑,连外籍法官照用,还可在九七后续聘外国法官。立法会与行政会人员一般“港人治港”,连国际人权法也列入《基本法》,让港人享有国际人权法全数十七项权利。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学术自由三大领域的自由全都列入《基本法》。


二十二年所见,游行示威又多又大,空前未有过,报纸与电台的言论与报导也毫无禁忌。大学也由两间变成十间,学生与教授人数也增加不下八倍,港英时代没有过的“港独”言行,今天却在十间大学遍地开花,十间大学的学生会也成为“占中/雨伞革命”的中坚。所有97后见到的港人权利,都在《基本法》确认,邓小平如此安排,不外乎希望将后殖民地的政局能维持“安定”,经济也能维持“繁荣”。尽管如此,邓还是作出了两手准备,这便是他预见到后殖民地恒常地出现两方势力的外国干预,因而在《基本法》第十九条写明:国防与外交等国家行为的事务仍由国家保留,特区政府只能在中央批出文件下允予代行。


可是二十二年后的今天所见,游行示威不但没间断,而且在“6.12”大游行推向了被称为“完美风景”的程度,指的是在如此大游行后不断恶化到行政与立法被瘫痪,唯一希望能维持法治的警察也已管治失效,公务员也开始联名要求政府快速解决政治危机,否则不排除采取“工业行动”,面对到游行后不断发生暴力事件,由港岛扩散到九龙新界,在上水与沙田所见冲突上升,在“7.12”所见到的冲击中联办与元朗的流血事件,证明了“完美风暴”不但政府逃不过一劫,连全民也出现“元朗式的打斗”,这种“完美风暴”正是后殖民地的版本。


最后会不会用上邓小平坚持驻军的应有想法:需要的时候作出干预,以恢复安定繁荣,看来恒常出现的后殖民地危险已无法避免,后殖民地的独立建国?匪夷所思!“一国一制”吗?既得利益的港人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左不是,右不是,看来要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大打一场,英美的外来干预,会火上加油。


本文作者最早研究非殖化,也最早提出香港后殖民地的困境是“意识形态”的斗争。今天大游行所见正是港人接受不了大陆的社会主义。但“姓社姓资”并无整合的出路,像新加坡行的是“非共”不是“反共”,意识形态,选择的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腿走路,不妨参考新加坡后殖民地成功的经验!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