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焦点评论

废除大道收费的困扰

·2019年07月06日

希盟政府致力实现大选宣言中的两项经济政策。目前,政府已废除消费税(GST),而取消大道过路费是当今政府的最大考验,也是人民所期望的。

第一项政策是取消在纳吉任相期间实施的6%消费税(Goods and Services Tax GST),第二项是承诺取消马哈迪在国阵执政时期担任首相时实施的过路费。


希盟在执政之后,有多项政策U转,没有兑现竞选中所许下的竞选宣言。


取消消费税不智
不过,希盟政府倒是有履行“取消消费税”的竞选宣言,在上台一个月之后就取消消费税。


只是这是一项重大的经济政策失误。因为消费税是最公平的税制,在全世界的二百多个国家中,有超过2/3都有实施消费税,增加的税收是政府的重要财政收入来源。实施消费税的包括高收入国家、中等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


除了马来西亚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实施消费税之后加以取消。这是一项为了讨好选民的民粹主义政治策略,不是谨慎的务实经济政策。


希盟政府取消消费税的理由,是要减轻人民的负担。但事与愿违,因为在实施消费税之后,货物与劳务的价格和收费上涨。但取消消费税之后,物价并没有下跌,人民仍然觉得“钱不够用”,只是益了商家。


另一方面,政府在税收方面的收入之中,每年减少300多亿令吉,使到没有更多钱可以充作发展计划。


合约对大道公司单方面有利
至于过路费是在马哈迪在第一任首相任期内实行的私营化的一部分。政府与各私营化大道公司签订的私营化计划合约,是由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或安华签订的。由达因签订的约有30%,由安华签订的有大约70%。


令人费解的是,合约是对私营化公司单方面有利。合约都有规定,大道公司可以在每隔一段时期(3年至5年)提高过路费。如果完全按照合约实行,过路费会不断上涨,使有车阶级难以负担。在马哈迪、阿都拉和纳吉担任首相期间,所实行的变通为法,是不让大道公司提高过路费,政府提供赔偿金给大道公司,或是延长大道公司的收费年限,或两者兼施。


希盟的竞选宣言,是要取消过路费,因此获得很多选民投票支持。当时希盟有某个领袖声称,联邦政府只需要花费几百亿令吉就能够收购所有收费大道。但上台之后,希盟政府才发现,要收购所有大道,需要3千多亿令吉。而联邦政府声称,国家债务超过1兆令吉,政府没有财力收购收费大道,因而也就不可能取消过路费。


献议收购金务大4大道
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政府最新的有关收费大道的一项措施,是建议向挂牌公司金务大献议,以62亿令吉收购在其旗下位于巴生河流域的4条收费大道-白蒲大道(LDP),吉隆坡西部疏散大道(SPRINT),莎阿南大道(KESAS)和精明防洪隧道(SMART)。


由于联邦政府财政拮据,将通过发行政府公债收购有关的4条大道。一般而言,公债将由金融机构(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公积金局等)认购。政府通过本身收取过路费来偿还公债的本金和利息,以及维修大道。由于在私营化时这4条大道都有可观的利润,在政府收购之后过路费应该足够支付这些费用且有盈余。


无论如何,政府在收购那4条大道之后,并没有取消过路费,而是实行“拥堵式收费”,即在繁忙时段收取和现在大致相同的过路费,在不繁忙时间收费减少30%,从午夜12时至凌晨6时则不收费。政府是希望这样的措施可得到人民的支持。


不过对于财政部的这项献议,人民是弹多于赞,因为最主要的关键在于,政府并没有兑现取消大道收费的承诺。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