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他山之石 · 嵩山客

美国制造“债务陷阱”

·2019年06月01日

对待中国的崛起,最触动美国神经的莫过于中国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及推动“一带一路”的计划。在亚投行方面,美国的忠诚盟友一个接一个不顾美国的阻扰而加入,令美国的霸权倍感威胁。除了公开喊话美国会永远要维持世界一哥的霸权而会想尽办法,阻扰中国的崛起,另一方面,也告诫全世界必须提防在接受中国“一带一路”的项目建设及融资贷款时,到时无法偿还,就只好转让项目营运股权或以本国天然资源贱价出卖作为偿还,这就会有损国家主权,而经济会陷入更大的危机。这就是所谓的“债务陷阱”。


凭理而论,一个国家要发展基础设施项目必定和国家长期发展的战略目标吻合。到项目可行性研究阶段,会有相关的专家进行评估。就项目的必要性、到投资成本、技术上的可行性、现金流、回酬率等都有详细,精密的分析报告。在项目投入估算中,通常还会加上若干不可预测风险成本的预留。因此,项目的执行若没有不可预测的天灾人祸的话,又有政府作为后盾,应该是成功率甚高的。但从八十年代的拉丁美洲债务违约风波,九零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所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等,在在说明了“债务陷阱”的确是存在的。存在的原因,堪足大家深思警惕!


早在2004年,美国人约翰伯金 John Perking出版了一本书叫《一个经济狙击手的告白 》(Confession of a Financial Hitman). 因其内容的哄动,成为该年度《纽约时报》和亚马逊电书商的最畅销书籍。


在书中序文中,伯金先生说他早在八十年代就有写这本书的念头。但在金钱、色及生命安危的犹豫中,迟迟下不了决心,因为他任职的酬报,非常优渥,而若披露了有关“债务陷阱”的内容后,会面对不可预知的生命危险。直到他唯一的女儿洁西对他说,如果他做了这件事而遭遇了不测,她将义无反顾的继承他的使命,继续前进。这给了他莫大的勇气。因此在2004年出版了第一部书。


在书中,伯金简述他还在大学念经济学时,已经被国家安全部收编。毕业后被安排到波士顿一家工程顾问公司Chas T. Main 任职。他的任务是到世界各地贫穷、落后的国家说服当地领导人接受美国的工程营造公司,以发展国家经济为名,搞基础设施建设及发展,只要领导答应就可得到丰厚的贿赂金以及政权上的支持。若不答应的话,就有可能面对政治风险,威迫利诱,软硬兼施。而经济狙击手的任务就是要安排一些项目,明知道这个国家经济能力到时没有办法偿还。届时,只好以天然资源如矿产、石油等以贱价卖给予美国的大企业。或开放战略资产如水供、发电厂、医院等给美国企业。这就是典型的“债务陷阱”。


美国冷战时期开始“债务陷阱”行动
美国在冷战时期开始了“债务陷阱”的行动。开始在1950年时,前总统罗斯福的孙子、Kermit Roosevelt Jr.策划推翻了伊朗民选首相莫萨台(Mohammad Mosaddegh),扶助伊朗国王推行专制统治,全面亲美,大量购买美国军火。其后,在亚、非拉多个国家经历了类似的政变,操纵选举等,成立了完全亲美的政府。而美国的大企业就乘虚把势力植根到这些国家。


其中有一些国家领导不屈服于威迫利诱而典当国家权利的领导如厄瓜多尔的Jaime Roldós Aguilera 及巴拿马的 General Omar Torrijos 都在拒绝经济狙击手的忠告后,翌年都在飞机失事中丧命。根据伯金先生的说法,这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杰作。


美国设立“债务陷阱”的手法有三步骤:
一、由经济狙击手向有关国家领导游说,接受美国的条件与安排。
二、在敬酒不喝时,就由干案的狙击手进行。这包括暗杀行动,搞政变、操纵选举等。
三、直接采取军事行动。


在冷战时期,美国采用这种手段,时常不费一兵一卒就把势力根植到他国,还避免了和苏联的正面冲突,十分高明。


由于进行这计划,风险性也高,不能公开由政府机构来做。因此,交由个人,企业来执行。美国政府和一些美国大企业的关系,千丝万缕,密不可分,形成了政商一体,共赢共荣。


伯金先生至今仍健在,已出了三本书。他经常到各地巡回演讲,告诉本身的种种经历。期望能唤醒千千万万民众了解“债务陷阱”的内幕,从而发动力量,改变目前的制度,让这星球上所有的人,能够更公平的生活在一起。


看了伯金先生的书及视频,令人对二次大战后,国际上发生的很多战争,及金融风暴有了另一番的了解。


美国对中国“一带一路”计划忧心忡忡
如今中国推展的“一带一路”计划,美国表现得忧心忡忡,苦口婆心地告诫人,不要陷入中国的陷阱,最后变成其殖民地。


那么,美国算是现代“债务陷阱”的始祖,经验之丰富无人能出其右。那为何不以史为鉴,系统性的让全世界知道,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债务陷阱”。在历史上曾怎样发生,结果如何?应该怎样预防?。。。岂不是比坐地喊“狼来了”,来得更切中要点,效果更佳呢?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