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百年老街 · 回味乡土情之百年老街(系列三)龙凤时装礼服店

回味乡土情之百年老街(系列三)
龙凤时装礼服店——突出东方女性美感 旗袍礼服店却寥寥可数

·2019年06月01日

采访报道 :邓伟成、李籽盈

随着时代发展洪流,加上经济不景、后继无人,造成在百年老街(茨厂街)经营超过半世纪的老企业纷纷宣布结业或撤离原址。过往犹存的古早味已逐渐消失褪色。唯有经得起考验者才能得以生存,屹立不摇。如今保留祖传生意的店家,更是寥寥可数。
 

历经风雨沧桑岁月的老店,曾经是上一代吉隆坡人的共同回忆。那些年的繁华与光辉岁月,仍深刻烙印在旧街坊们的脑海里,今天通过老店家们及接班人的忆述,让我们再一次重听百年老街的旧音信,重拾在岁月流逝中逐渐被众人所遗忘的乡土人情味。


旗袍被视为东方女性的象征,能够细致地突出女性的形象、体态和身材,亦发挥了女性的气质和高贵。在过去的中国社会中,旗袍是女性的日常服饰,在三四十年代更成为了城市女性的重要服饰。时至今天,旗袍就只会在一些隆重场合才出现,而懂得制作旗袍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茨厂街可以找到旗袍的足迹,在柏屏大厦内便有一间仍然有制作旗袍的礼服公司。Joanne梁瑞芳是龙凤时装礼服店的老板,专门承接高级晚装、婚纱及出售入口出高级时装,最重要的是也有制作旗袍。

 


接手惨淡礼服店 店长变成老板
「龙凤」的前身是某国际集团旗下其中一间礼服店,因为当时生意惨淡而卖铺。Joanne在店铺工作多年,又是店长,对于整个礼服及时装界十分熟悉,而且又热爱自己的工作,于是把心一横拿出自己的积蓄,接手这间礼服店成为老板。她说,在接手店铺前没有太多考虑,自己喜欢时装,又有多年经验,应该能够应付得到。Joanne又计算过利润,自己接手后一定比以往多赚一点,原因是没有了股东,整店都是自负盈亏,只要不亏本都愿意继续经营下去。她指,最艰难的时期就是接手店铺的时候,当时整个行业处于低迷,要想尽办法挽回生意,不得不开拓新的市场扩大客源。

 


慨叹旗袍有可能失传
现时国内外都有大学和高等院校开办一些关于时装设计的学科,但课程内容大多倾向于西方的时装设计,很少教授有关制作旗袍的知识。即使学生有时装设计天份,对于传统旗袍却不甚了解,有些学生更只懂设计却不懂造衫。Joanne说,曾经有学生把自己的旗袍设计图拿过来给她缝制,但Joanne指该设计图的旗袍是不合身的,她直言:「画得出来也未必能穿着得到!」毕竟草图都只是草图而已,能够穿得上身才是一件真正的衣服,Joanne慨叹在马来西亚制作旗袍的人所剩无几,又没有新血加入,无疑是青黄不接,到时也只能靠中国大陆的厂商了。

 

● 旗袍文化向外输出 扬威中外传名世界 ●
旗袍属于中华文化的一部份,华人除了会在结婚时穿着旗袍外,都会喜欢租借旗袍在一些具中国特色的街道和建筑外拍照留影。现在不只我们华人才会穿旗袍,一些外国知名人士和国家领导人的伴侣都会在访问时穿上旗袍。


● 旗袍流行国际 欧美名人增异国情调 ●
欧美游客和知名人士都喜爱旗袍突出女性的美感,曾有报道指有外国游客到上海旅游的第一个行程就是去订造旗袍,可见旗袍在她们代表了华夏文化的象征和女性的魅力。在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瑞典女运动员选择华夏旗袍款式服装出场,超过10位各国奥运冠军要求做一件旗袍用于自己的婚礼。


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中国,第一夫人梅兰妮亚身着黑色旗袍,旗袍上绣有多彩艳丽的凤凰,袖口饰有粉红色毛边,脚下搭配一双粉色细根高跟鞋。好莱坞巨星詹妮弗·洛佩兹、英国超模姬·摩丝、妮可·基德曼、维多利亚·碧咸和席琳·迪翁都有穿着过旗袍,足以证明了旗袍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 两岸三地流行旗袍文化 ●
旗袍在中国大陆曾被标签为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象征而被抵制,在改革开放后,旗袍重新流行起来,在中共领袖的外交活动中女领袖或领袖夫人穿着旗袍已成为常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每次跟习近平外访都有穿着旗袍,成为了各界及传媒的话题及焦点。


现时香港人在一般场合极少穿着旗袍,通常见于新年,万圣节庆祝或隆重场合,而部份女性官员都会在公开场合穿着旗袍。而一些香港的传统女校会以旗袍作为校服,形成了属于女校的象征。


在台湾,过往在总统就职及国庆节等重大典礼,「金钗」(女性接待人员)会着旗袍,直到2016年的就职改为洋装。台湾中华航空的空中服务员由开业至今一直以旗袍作为制服,并且共推出了14代员工制服。现在的华航旗袍制服在2015年推出,客舱经理及地勤督导为深灰配米白色系旗袍,事务长制服为深咖啡配深蓝色系旗袍,空服员及地勤人员为浅灰配亮红色系旗袍。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