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政党最高“原则”是执政
期望政党打救如镜花水月

·2019年04月20日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前些时候表示,因为土著还是不善于理财,因此上市公司的30%股权应该分配给土著。这证明了马哈迪再次拜相,与他第一次出任首相的时候的几个差别是他的年纪、他所属政党、盟党以及我们身在21世纪等外,最让华社感到“开心”的应该是:只要不是巫统和纳吉,即使是华人之前非常不喜欢的马哈迪当首相,也是值得普天同庆的。


纳吉在出任首相九个月后,宣布取消实行了30余年的上市公司保留30%股权给土著的规定;敦马第二度任相后的第九个月,表示有意恢复土著在上市公司的30%股权。


 

建议恢复30%土著股权 “试探”非土著
这虽然还只是个建议,但实际上是个“试探”—探探非土著特别是华人的反应。毕竟,在国阵时代,包括敦马第一次任相的22年,上市公司30%股权的“固打”,是华人心中的一根刺。就经济的角度来看,股权的固打其实是不利企业发展的,因为这样的安排更进一步扭曲了市场的运作。


更加关键的是,这股权固打以扶助土著为名,但是真正能够拥有这些股权是极为少数的马来土著。在国阵时代,有论者称这些受益者为“巫统土著”(Umnoputera),而不是土著(bumiputera)。


很明显的,敦马丢出恢复30% 土著股权的球,固然是要否定纳吉时代所做出的大胆决定,但是更加值得注意的应当就是打脸行动党及其支持者(绝大部分是华人),看到他们静静没反应所得到的快感。


其实,敦马在509后再任首相,最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能够得到华人选民的支持—这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如果根据民主精神的话,敦马是应该“回报”华人;事实可不是如此。通过恢复30%土著股权,敦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培植“土团土著”。许多由华人主导的上市公司,只能自求多福啦!


“沉默是金”为最高指导原则
因为华人票仓已经被行动党牢牢控制。行动党现在不出声,华人社会也不会跳脚,当然也不会把这提议当作是“歧视华人”、利惠朋党、破坏股市及经济之举。“沉默是金”,特别是对老马重施故技的沉默,是当今华人社会的最高指导原则。


这与行动党还是国会在野党的时候确实有天渊之别。事实上,华社虽然普遍上欢迎政党轮替,但是到现在为止基本上还是不大希望国会反对党来制衡执政党。即使大多数华人都看到希盟执政将近一年,一直为它无法兑现大选前许下的承诺找借口,但他们还是如慈母般的呼吁大家给希盟时间。可是,他们可能忘记了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领导当今政府的,是政坛上年纪最大的敦马哈迪。


华人特别是中年以上的华人,都会了解马哈迪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物,但是华人选民为什么突然从对“马哈迪主义”的深痛恶绝,到热烈恭迎他的复辟,现在还以慈母的姿态来维护他及他领导希盟政府,倒是让人大开眼界。


执政是政党的最高“原则”
我们可以理解行动党为什么对“马哈迪主义”复辟(借用林吉祥在野喜爱用的一句话)保持高度沉默。政党的存在,最终目的也不就是要执政?这是政党的最高“原则”,其他都是可任意取舍的因素。


30%土著固打是个例子,其他关系到华社权益的,包括承认华文独中统考及反对土著至上政策等等,都不再是什么问题。还有华人反国阵的“主打课题”如贪污腐败、朋党裙带风、莱纳斯稀土厂、选举制度“不公”等等,现在是“消声处理”。


行动党多年来对马哈迪所做出的种种指控,包括土著银行丑闻、外汇损失丑闻、朋党、极端种族主义者等等,行动党却不提了!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行动党过去对敦马的指控都是假的?行动党“宽恕”了马哈迪?行动党利用马哈迪抑或是马哈迪利用行动党,并“借刀杀人”进一步侵蚀华人的权益?


这是目前政党之间博弈所存在的无限可能,但是,从我国政治发展的趋势来看,华人选民在2018年全国大选的豪赌,注定会是个输家。


首先当然是“改朝换代”后,促成巫统与伊斯兰党在种族-宗教的基础上寻求政治上合作,大部分华人依然以肤浅的道德制高点来看这发展。对此,华社与马来社会有不同的观感。


华人,特别是那些特别讨厌马华的人,病态的要马华出来交待以及讽刺马华“无能”不敢退出国阵。我们说这是一种病态,原因在于这些华人真的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要马华“交待”这句话,要是当作是空话来看,大家大可一笑置之。但是,如果他们讲到好像很认真,真的要马华交待;马华当然没有什么好交待,也交待不了。这些人是不是应该扪心自问:既然把马华说成无能了,为什么要期望马华能够“阻止”巫伊联姻。


提高胜算符合执政逻辑
实际上,在509年全国大选,巫伊两党合共赢得了75%的马来选票。这两个党尝试合作(其实伊党也不排除跟敦马的土著团结党合作),以提高它们在来届大选的胜算,完全是符合政党成立的最终目标是执政的逻辑。假使马华要搭“顺风车”,也是符合此逻辑?


行动党能够和马哈迪合作,之前在民联时代与伊党合作,难道就不是符合“政党成立的最终目标是执政的逻辑”吗?但从这点来看,巫伊合作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旁人只能祝福。但对敌对政党来说,这样的联盟威胁到它们利益,当然要找理由来反对甚至破坏。


这就是政党之间的权力斗争。可是,华社并不十分了解这一点,以为好像民主行动党这样的政党,是个“玉洁冰清”的政党。我们可不要忘记,行动党其实曾三度直接或间接与伊斯兰党联姻,但都是三合三离,哪有“政治贞操”这回事!


马来社会的普通看法与华社却是截然相反。马来社会认为,敦马不是以前的敦马,现在是受制于由华人基督教徒主导的行动党(从他们激烈反对希盟政府委任非穆斯林当总检察长瞧出端倪),因此现在唯有通过巫伊(马来穆斯林)大团结,才能挽回马来权益下滑的颓势(至少这是他们的观感)。


“超越种族”的政治困境
总而言之,任何政党都可以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展开合作,但是华社现在面对的最大的政治困境是:华人以“超越种族”的虚妄理由来个政治豪赌,非但无法超越种族,却做出了最种族性的决定。如果华人仍然无法理解华人选民95%支持某个阵线与75%马来选民支持另外一个阵线,哪个族群比较“种族化”的话,那就好自为之了!


从种族化,来到“改朝换代”后第二个对华人不利的趋势,就是以涉及华人权益课题的民主行动党,当政后并没有依照大选前所许下的承诺,捍卫甚至是争取华人的利益的,相反地却更倾向于讨好马来友族。这在前面其实已经提到,但这里要说的是:行动党挑华社关心的课题,追根究底就是要让华人觉得国阵里的马华等华人/华基,当家不当权。华人在马来西亚这块土地上,常感觉到“寄人篱下”都是因为马华“卖华”的结果,让华人活得非常没有尊严。


绝大多数华人选民反国阵,而在反国阵成功后,合情合理的做法应该是强烈要求行动党为华人出口气,让华人摆脱“寄人篱下”的困境,挽回尊严。


可是,很多华人因为面子问题,即使看到行动党并不如想象中勇猛,却不愿意正视民主行动党与马华相比,是“阿邦阿烈”,在很多方面只能与马华比烂。即使马华输到只剩下一个国席两个州议席,行动党仍然试图以抨击马华来继续保住华人的支持。


把马华及异议组织当出气筒
现在那么强的行动党,为何却要继续与“弱不禁风”的马华纠缠不清,从一个角度来看行动党的确是面对来自华社的一些压力,但却苦于无法在敦马哈迪前表现得“勇者无惧”,只能把马华及其他持异议的组织当出气筒,进而转移视线。


与此相关的第三点就是,2018年全国大选后,表面上是华人的胜利,但是却是华人在国会的反对力量自独立以来最低的时候。反对力量低的时候,任何关系到华人权益的课题,很难得到华人的关注。这与国阵时期确实有天渊之别。


成为“过街老鼠”的马华,华社最希望看到的是马华像行动党一样,不要多讲;讲了,华社的许多华人不但不会感谢,还会责怪马华多事。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有关华社关心的议题,因为行动党已经成为执政集团的一部分,就不再是什么值得争论的议题了。


这意味着即使政府实行许多不利华人权益的政策,华人基本上是一片沉静,即使有一些嘈杂声,都被归纳为噪音。这现象会维持多久,我们无从预测。


但有一点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在2018年全国大选,绝大多数华人选民几乎把自己的全副身家押在行动党上,但发现接下来的发展非但没有想象的乐观,还“赔了夫人又折兵”。也就是说,手中的一票,所得到的却是让敦马哈迪一次又一次的打脸。敦马一再当面告诉全世界,某个族群表示要超越种族受到公平的对待及不要朋党等等是你们自己的想法,但最终是政府说了算,华人现阶段只能如哑子吃黄连,或者因为面子问题不敢承认2018年的决定是非常错误的决定。


政党轮替本身没有好坏对错
我们在这里不得不提的,中央政权出现政党轮替,是民主社会成熟的标志,本身并没有好坏对错。问题是好多华人选民到现在仍然搞不清楚,改朝换代事实上只是个过程,不是个终点。


华人要是有这基本的认知,把改朝换代当作是过程,就不会在2018年全国大选盲目的去相信什么“救国”的鬼话。


更加要命的,当然是华人整体来说是经济状况是三大民族中最好的(我们说整体,并不意味华社没有穷人),教育程度整体而言也比较高,却自以为是“改朝换代”就能一举改善华人的命运,原来享有的一切不会失去,还可在这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还以为任何人都可以比纳吉做得更加棒。现在是不是深刻检讨这莫名其妙的想法的时候了吗?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