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奢望马来人放弃主导政治 华人无视政治制衡

·2019年03月30日

希望联盟(希盟)在1月26日举行的彭亨州金马仑国会议席及3月2日举行的雪州士毛月州议席补选两连败,经济事务部部长阿兹敏放话说希盟必需加大力度推动土著议程,无需感到抱歉。


阿兹敏会出此言,是看到这第二场补选证明了伊斯兰党和巫统在选战的配合,尤其是士毛月补选的成绩最明显,长远而言已经威胁到希盟或者更正确的说,除了民主行动党以外的三个党。究其原因,火箭自成立以来就不靠马来选票。


即使在补选期间,希盟的最高领导都到士毛月助选,但是希盟候选人捍卫不了这个席位,是已经是预料中事。


在第14届全国大选,希盟候选人在这个马来选民占近70%的州议席,以8964张多数票,击败巫统候选人。但是,这次补选,巫统候选人反而以1914多数票反败为胜。


国阵候选人得超过一半选票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即使补选的投票率为73.24%,比上一届大选的87.90%少了14.66%,但是国阵的得票却从14,464增加到19,780(多了5,316票,反观希盟的得票从23,428减少到17,866(少了5,562票)。国阵在补选的票数是投票数的50.44%。


值得注意的,是社会主义党与独立人士总共得到1,572票,比上一届大选社会主义党所得的1,293多出279张票。


因此,我们可以说即使伊党参与这次补选,希盟候选人未必能够胜出,而国阵仍然可以极少的多数票低空飞过。在上届大选,伊党在四角战中所得票数为6,966。但我们需要记住的是,伊党党员及支持者未必100%支持国阵候选人,再加上有相当部分的支持者不出来投票,结果还是有利国阵。


因为没有伊党参选,占约17%的华人选民无法在这场补选扮演关键少数,决定选举结果。不管怎么样,华人选民还是希盟的强力支持者是不可否认的。


希盟不需照顾华人感受?
我们的问题是:有华人选民的大力支持,为何阿兹敏会却“反其道而行”要通过力推土著议程来争取土著特别是马来人的支持呢?难道希盟不需照顾华人的“感受”?


阿兹敏要表达就是这一点:不论希盟政府的政策如何向土著至上的方向倾斜,华人因为对国阵的厌恨太深,还是会继续给予希盟支持—也就是说只要火箭领袖继续告诉华人要支持希盟,华人还是会全力以赴。


华人的感受就是对希盟政府下的“土著议程”的感受就是不会有感觉。相反的,只要国阵不再是中央政府,即使希盟推行比国阵时期更加亲土著的政策,华人还是会鼎力支持—完全按照民主行动党的指示,而不是华人权益的角度给予支持。民主行动党要华人向右转,华人不敢向左看这结论,可不是夸张的!


而这正是马来西亚华人在政治上所处的一个盲点—完全没有以族群本位制衡族群政治的意识。这表面上看来非常矛盾,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伊党和巫统的初步合作,走的是族群(宗教与种族的结合)大团结,华人却还固执的站在华人“小团结”。


华人“投靠”非国阵联盟
毕竟,从人口比例来看,华人只占总人口的23%,这样的“小团结”再巩固也敌不过占人口约55%马来人的大团结。要在这样的现实下“左右逢源”,华人需要懂得如何在族群政治上制衡。在这方面,自独立以来华人用选票来制衡国阵—在历届全国选举,平均只有45%左右的华人选民支持国阵。但是,2008年全国大选过后,华人选民从制衡国阵,转为放弃国阵,全力支持非国阵政党联盟。也就是说,华人“投靠”非国阵联盟,放弃了多年来坚持的制衡。


何以证明?就从华人对阿兹敏甚至是马哈迪谈话的反应确实无疑反映出来。


大家心知肚明的是,要是像力推土著议程无需抱歉、华人有钱应该多缴税以及华人不要太种族主义等话是出自国阵领袖,这些领袖会受到排山倒海的谴责—其中主要还是民主行动党领袖及支持者的谴责,但是马华或者其他非火箭领袖谴责阿兹敏和马哈迪,会受到猛烈的攻击。


同样的一句话,会有截然相反的反应—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看是来自哪一党的人讲话。


从这个角度来看,森美兰州晏斗州议席的补选,对国阵特别是巫统,才是更大的挑战,也可看出未来我国的政治的大方向。原任晏斗州议员莫哈末哈山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不战而胜,但是希盟候选人士德兰不满提名时被取消竞选资格而向法庭申请宣布莫哈末哈山的胜选无效得直。


这个州选区共有约2万名选民,有54%是马来选民,华人选民与印裔选民各占19%及27%。国阵候选人是巫统署理主席兼代主席莫哈末哈山。他也是森州前州务大臣。希盟的候选人料会是党籍为人民公正党的印裔候选人。


简单的说,要是莫哈末哈山绝对需要靠非巫裔选民的支持,保住他从2004年全国大选以来就没输过的议席,也就是在某个程度上证明非巫裔,尤其是华人对民主制度里,族群政治制衡的重要。


实际上还以华族为本位
华人不能一边高喊超越种族/族群,但实际的言谈举止还是以华族为本位。以华族为本位并不是问题,因为我们无法对我国的种族/族群政治的现实抱着鸵鸟的心态,自我欺骗。


华人与马来人政治的最大差别是:马来人没有对种族/族群政治感到抱歉。阿兹敏与马哈迪如此,巫统和伊党的领袖也是如此。相反的,华人实际上在政治上团结了—上一届大选,近95%华人选民支持希盟,那不叫做团结叫什么?这是明摆的,可是很多华人同胞心虚的逃避,故意视而不见及听而不闻。


不要忘记旁观者清这一句话。华人可以团结,马来人有什么理由不团结?华人团结不关马来人的事,那马来人(穆斯林)大团结又关华人什么事?


华人也不要一厢情愿的认为马哈迪本身不稀罕马来人大团结。就事论事,马哈迪是在没有强有力的马来选民支持下,而需要依靠以华人选民支持为主的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第二度拜相。


要是巫统与伊党的合作越来越顺畅,也就意味者土团党还有诚信党会面对在来届全国大选(四年多的时间内必需举行)可能瓦解的厄运。马哈迪当然会先想办法这巫-伊合作更加密切之前,分裂巫伊合作。


与此同时,大家也不要忘记马哈迪其实也希望得到伊党的支持,特别在提防安华在国会动议投马哈迪不信任票的时候,给予“一臂之力”。总之,马哈迪是不会把马来人大团结作为其保持相位的其中一个关键棋子。权力争夺有许多变数,马哈迪是否会把首相的棒子交给安华所涉及的各种盘算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变数。


还是那些到现在还搞不清状况的人,继续把马华当箭靶,煞有介事的嘲笑马华为何对巫-伊合作静静不出声,要马华出来交待,只不过是在混淆视听,也在扮演跳梁小丑的角色,把华人政治的水平进一步拉低。


暴露了对现实政治的无知
稍微知道我国政党政治运作的,都会知道几个基本的问题。第一个问题:火箭可以和伊党合作(甚至跟马哈迪合作),为何马华不能让巫伊两党合作(马华能反对吗?)第二个问题:国阵创立的最初几年,伊党是国阵的成员党之一。巫统和伊党合作,早有先例,何必大惊小怪?第三个问题,马哈迪与伊党也有眉来眼去,行动党为何避而不谈?第四个问题,而且最重要的是:权力争夺与维持,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试图为政敌套上道德的大帽子极尽嘲讽谩骂的能事,只不过暴露了这些人对现实政治的无知。


另外一个相关的问题是:华人在政治上是团结了,为何却对维护华人权益还有民主、自由、平等等课题却是越来越有心无力,甚至是直接“缴械”,展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投降主义?也就是说,华人在政治上越团结,为何失去的会更多?


多年来,火箭把马华当作是抨击的对象,一直讽刺攻击马华“当家不当权”,事关华人权益的课题都无法解决,明示暗示的告诉华人:要是火箭成为执政党成员,一定能够在最短时间了解决马华无法解决的问题。此外,它也告诉华人,一旦火箭参与的联盟执政,我们就可告别国阵时代的贪污腐败。


不只如此,火箭还有其盟友,把这些话当作是大选承诺。但是,执政过后才告诉大家这些问题无法解决,希盟需要时间解决国阵留下的“苏州屎”。让人惊叹的是,很多华人却毫无保留的相信了。大家肯定是忘了这些人在野的时候,个个描绘到都有超能力!


要是华人真正的有民主政治里的制衡思想,是不会容忍这样的借口的。


造王者华人不敢“争功”
火箭华人选民的支持赢得了史无前例的42个国席,而在多个出现多角战的选区,发挥了“造王者”的作用,但是华人却不敢“争功”,受益的政党也不敢说什么“推动华人议程”或者最低限度推动各族获得公正平等对待的议程。


就民主的角度来看,这是非常反常的现象。华人选民通过手中一票选出的政党,其实是受到华人的委托,在情在理在法,都需要为华人社会出声。华人不满华人/华基政党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最主要原因是因为这些政党无法为华人争取公正平等的待遇(也就是公民应该不分肤色受到一视同仁的对待)。


假若我们接受希盟领袖的说辞,很多问题需要时间处理,但是有些在短时间内可以“搞定”的问题,为何不能获得解决,为何需要以“照顾马来人的感受”作为推搪的理由?


事实上,“照顾马来人的感受”也是马华在朝的时候所面对的困境。之所以如此,与华人选民“不给力”马华有密切的关系。马华在政府的影响力,从来就没有像火箭在希盟政府的影响力那么大,对触及马来人权益的课题战战兢兢,因此也不敢公开讨论,但却被指“当家不当权”和懦弱。因此华人给力的火箭,火箭与马华所表现的心态一样,说明了给了火箭的华人选票,非但没有加强华人整体的政治地位,相反的却削弱了华社的政治力量。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