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书画赏析

画家:八大山人
作品:荷花园

·2019年03月30日

《书画赏析》第七幅登场的作品是八大山人的“荷花园”
 

   

他一生对明忠心耿耿,以明朝遗民自居,不肯与清合作。他的作品往往以象征手法抒写心意,如画鱼、鸭、鸟等,皆以白眼向天,充满倔强之气。这样的形象,正是朱耷自我心态的写照。画山水,多取荒寒萧疏之景,剩山残水,仰塞之情溢于纸素,可谓“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为旧山河”,“想见时人解图画,一峰还写宋山河”,可见朱耷寄情于画,以书画表达对旧王朝的眷恋。


朱耷笔墨特点以放任恣纵见长,苍劲圆秀,清逸横生,不论大幅或小品,都有浑朴酣畅又明朗秀健的风神。章法结构不落俗套,在不完整中求完整。朱耷的绘画对后世影响极大。


朱耷擅花鸟、山水,其花鸟承袭陈淳、徐渭写意花鸟画的传统。发展为阔笔大写意画法,其特点是通过象征寓意的手法,并对所画的花鸟、鱼虫进行夸张,以其奇特的形象和简练的造型,使画中形象突出,主题鲜明,甚至将鸟、鱼的眼睛画成“白眼向人”,以此来表现自己孤傲不群、愤世嫉俗的性格,从而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花鸟造型。


其画笔墨简朴豪放、苍劲率意、淋漓酣畅,构图疏简、奇险,风格雄奇朴茂。他的山水画初师董其昌,后又上窥黄公望、倪瓒,多作水墨山水,笔墨质朴雄健,意境荒凉寂寥。亦长于书法,擅行、草书,宗法王羲之、王献之、颜真卿、董其昌等,以秃笔作书,风格流畅秀健。


朱耷的父祖都善书画,因此他从小就受到艺术陶冶。八岁能作诗,十一岁能画青绿山水,少时能悬腕写米家小楷。弱冠为诸生。


明亡以后,他抱着对清王朝不满的态度,在奉新县耕香庵落发为僧,时年二十三岁。后隐居进贤县介冈及永丰县睦冈等地。


顺治末年,当他三十六岁时归南昌,回到青云谱(青云圃)道院,花了六、七年时间,才使这座道院初具规模,并在这里过着“一衲无余”与“吾侣徙耕田凿井”的劳动生活。他想把这里造成一块世外桃源,以求达到他向来“欲觅一个自在场头”的愿望。他常浪迹他方,晚年隐避在南昌附近的北兰寺、开元观等处。并常卖画度日。后来自筑陋室,名“寤歌草”堂。
 


八大山人作品拍卖“贵”
在有记录可查的拍卖场中出现第一张八大山人的画是《鸟石牡丹》,在佳士得香港1995年春拍中,估价很高,但流拍了,画的是一只鸟低头站在石头上,黑眼视人。


半年之后的上海朵云轩拍卖中,八大山人一张翻着白眼的小鹿以16万元的价格成交了,以八大山人的性格,这张《松鹿祝寿图》很有可能是八大山人在不情愿的情况下给某人画的,要不谁会出钱买这么高傲的鹿来祝寿。


22年后,另外一只高昂着头略显萌态的小鹿以1725万元的价格成交,两张作品构图几乎一模一样,相比较那张《松鹿祝寿图》,这张《福禄长春图》尤其在松树的部分更加丰富,价格也比当年足足多出100倍。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