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交个知心朋友 马中关系不应改朝换代而受影响

·2019年03月02日

今年一月初,美国的《华尔街日报》引述某些会议记录,声称中国资深领袖在2016年献议为一马公司(1MDB)投资基金纾困(bailout)。


有些在寄居地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回到中国娶妻,有相当多还把妻子接到马来亚。娶妻生子,孩子慢慢长大,对教育的需求也随之增加,更多华文学校因此应运而生。

 

该报称,中国官员告诉马来西亚访客,中国会使用她的影响力尝试并促使美国与其他国家撤销有关1MDB弊案的调查。作为回报,马来西亚将给予中国在铁路与输油管计划(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其中部分计划)的股权。


前任首相纳吉与中国都否认了上述说法。或许会让许多人感到奇怪的,应该是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对此报道的回应。


他说,在还没接受这些声明为真之前,政府需要先掌握该报所引述的文件,才能采取行动。


他说:“我们需要找出这些文件,再以这些文件证明此事(纾困1MDB)的确发生。现在,这只是媒体的报道。”


在华人农历新年期间,也就是《华尔街日报》报道出街后的一个月时间,马哈迪表示马来西亚会寻求改善与中国的双边关系。去年8月,马哈迪带团官访中国,媒体称那次的访问是要“重启”马中双边关系。


为何要重启马中关系?
马中关系本来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要重启?原因无他。希盟在509全国大选前把纳吉引进大量的中国投资的政策,宣传为卖国。同时,在他们的宣传里也明示及暗示纳吉与中国“勾结”—最主要的当然是要中国“拯救”陷入财务泥淖的1MDB,纳吉因此被迫“出卖”国家。其中,东海岸铁路(ECRL)及马新高铁(HSR)被当作是最明显的证据。


即便如此,在击败国阵后执政的最初两个月,还是对中国充满敌意,特别是对中国在国阵时代的与马来西亚合作并关系到中国“一带一路”的大型基础建设“动手动脚”—例如以“成本太高”为理由宣布展延马新高铁计划及检讨东海岸铁路计划。


即使马哈迪在去年八月访问中国后,情况并没有显著的改变。在涉及马中关系方面传达让世界,尤其是中国感到混淆的讯息。在过去十个月,中国其实相应的采取的行动,包括大量减少购买我国的棕油及树胶以及不鼓励中国游客访马等等。


传达马中关系回暖的讯息
因此,马哈迪对《华尔街日报》试图通过1MDB课题,挑拨马来西亚与中国关系的报道的回应,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马哈迪领导的政府,尝试让马中关系回暖所传达的讯息。


大家都知道,在上一届全国大选过后,希盟不断以1MDB问题来合理化其不能落实大选承诺的借口。整体来说,华人社会比较相信1MDB是导致国家经济“衰退”的最主要原因,事实是否如此,华社普遍上并不愿意去求证,只是人云亦云。


在过去几年,所有《华尔街日报》对1MDB课题的报道(当然包括与中国政府的交易),都被当作是真理。例如,《当今大马》的资深财经新闻从业员P.古纳西卡南,前些时候发表了一篇评论,批评马哈迪。


他把土团党接受前巫统的国会议员作为论点之一。他认为这些议员知道拨给他们的钱是纳吉利用1MDB的钱,是支持纳吉的盗贼统治,因此土团党接受这些污浊的议员是不应该的。引述《华尔街日报》在2015年7月的一篇报道说1MDB高达7亿美金(约28亿令吉)资金,进入纳吉的私人银行户头。他声称,后来美国司法部也证实这笔钱来自1MDB基金。


可笑的是,即使古纳也出版了一本关于“1MDB丑闻”的著作,但是我们看到的是总检察署到现在为止仍然无法以纳吉挪用1MDB的资金来提供纳吉。按照他的言之凿凿,总检察长为什么不屑以他的“证据“来提控纳吉甚至是上述的巫统的前议员呢?为什么不去确认一下中国的确是伸手救1MDB?


因此,马哈迪对《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表示要“求证”,让人感到好奇。之前说到仿佛是证据确凿,只要国阵倒就可马上将纳吉提控定罪,现在却不那么确定了?


专注经济发展是当务之急
显然的,马哈迪是政坛上的老经验。就国内政治来说,他知道很多人已经开始厌倦了无限上纲的政治化并意识到继续炒作1MDB课题,对国家长远的发展并没有好处。专注经济发展,是当务之急;在国内大搞政治的“蜜月期”已经结束!就国际政治而言,需要对《华尔街日报》挑拨马中关系的企图,提高警惕。


因此,马哈迪在1MDB课题的“软化”—特别是针对“中国曾支持马来西亚的盗贼统治”的暗示的低调处理,在外交上是值得肯定的。事实上,各造务必切记,不要让国内政党联盟之间的斗争,为我国对外关系带来负面的影响。


说到底,与我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及世界大国之一的中国交恶,对马来西亚十分不利。这首先是违背了马来西亚过去几十年来与各国保持友善关系的对外政策。其二是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的经济大国,有庞大的市场,有特强的消费市场,马来西亚需要中国更甚于中国需要马来西亚。其三,我国华人虽然是海外华人,但因为与中国同文同种,同时又具备了语言上的优势,我国与中国保持友善关系对我国华人是百利而无一害。


与他国维持友好关系一贯政策
作为一个小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维持友善关系的确是自敦拉萨当首相以来,马来西亚政府一贯的对外政策,马来西亚也因为这样的政策而赢得世界各国的尊重。


这是国阵时期就实行的政策。在冷战时期,我国因为不需要选择在经济军事依赖某个“老大哥”,避开卷入大国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而能够更加集中精神精力发展国家。冷战结束后不久,也是中国开始崛起的时刻,马来西亚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受益者。


合理的推断,我国立国以来第一次出现中央政权轮替,并不意味着希盟接下来可以像联盟/国阵一样连续执政61年,因此外国都在非常关注我国对外关系的变化,当然也不会因此就将国阵(特别是巫统)判处“死刑”。从这个角度而言,外国是超越党派的。要是这些国家驻马来西亚的使节,觉得希盟政府在对外政策方面有基本的转向,当然会向他们的政府报告,各别政府会做出相应的调整。不要忘记,我国是世界上重要的贸易国家之一,国家的发展,需要靠外来投资。外国资金对我国政府没信心,要不就是等,要不就把资金转到其他国家去!这并不是个难懂的道理。


即便如此,华人社会因为常年累月受到某些政党的灌输,把国阵的政策—包括对外政策,都一律视为坏的政策。因为受到这种先入为主的蒙蔽,华人社会“见树不见林”,连纳吉把马中关系推向另外一个高峰也当作是反对国阵的重要理由之一,不看我国与世界各国保持友善关系的对外政策的重要。更加让人费解的,即使在希盟执政后,仍然有相当多华人质疑纳吉领导时与中国签署及落实的计划。


相反的,根据上一届全国大选投票分布来判断,反而是马来选民并不受到“纳吉卖国”-也就是向中国“叩头”的宣传左右他们的投票选择。这是不是说明马来同胞在政治上比华人成熟?


中国积极走出去搞基建
就人口来说,中国向来就是个大国。在邓小平于1970年代末推出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慢慢取得长足的发展,在过去20多年来更制造了大量有强大消费能力的人民,成了各国竞相开拓的庞大市场。与此同时,中国积极的走出去,到世界各国投资,与多个国家合作搞基本建设。


上面所提到的东海岸铁路等计划,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下与周边国家之间的战略计划之一。事实上,东铁计划其中重要的一部分是“棕油换钱”—也就是中国允诺大量进口棕油。中国驻马大使甚至说过,不管马来西亚生产多少棕油,中国都会买。但是,随着新政府在对是否取消东铁计划举棋不定,还对中国做出各种指控,中国采取了减少进口棕油的措施,导致我国棕油库存量大增,棕油果价钱大跌。


我国油棕种植面积约574万公顷(约1418万依格),有近百分之四十是属于小园主的。而这些大约65万人的小园主,大部分是华人。在还没换政府之前,每3.9公顷(约10依格)的油棕园,每个月可为小园主带来平均2,000到2,100令吉的净收入;可是,新政府上台后,因为政策方面的反反复复,有做出有损中国的动作,导致中国减少购入棕油。这直接影响到小园主,他们的收入减少了至少一半。这让他们的生活百上加斤。


大部分小园主是华人
这是希盟政府需要关注的。毕竟,大部分的华人小园主(包括那些华人新村的华人小园主)支持希盟,不会想到油棕价格突然暴跌。那些支持希盟的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垦殖民,当然也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


不管是小园主、垦殖民还是大型油棕园业主,他们最想看到的是让棕油价回弹,而不是相关的部长永无止境的搞政治宣传,对改善与中国等国的关系却毫无对策,推出鼓励国人多食用棕油的运动,是本末倒置。我们人口那么少,能够消耗多少的棕油?把棕油化为生物柴油,成本太高,并不符合经济效益。一句话,市场在国外,不在国内。


大家如果还记得30多年前,我国棕油面对什么样的挑战?当时的挑战,就是西方国家政府因为大豆油受到相对廉宜的棕油影响,联合媒体及相关的组织,发动了反棕油的运动,谣传棕油含有不利健康的元素(例如含有太高的反式脂肪)。


当时的原产业部长林敬益医生,亲到西方国家游说及反驳不实的指控。经过多年的努力,才见到一些效果,西方社会才开始接受棕油。反棕油的活动其实并没有静止。最近,西方一些组织以油棕种植大量破坏环境为理由,呼吁各国拒绝棕油的使用。这都是需要相关的部长要积极去反驳及解释的。


说到华人与中国人同文同种的问题,我们作为马来西亚华人的立场,其实并没有摇摆不定:我们的祖辈的确是来自中国,但我们是马来西亚公民,效忠的是这个国家,不是中国。同文同种是一回事,我国自独立以来就保持中国、台湾及香港以外最完整的华文教育,使马中关系锦上添花!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