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焦点人物 · 章龙炎

专访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
专业问政从新出发

·2019年1月5日

在2018年5月9日的全国大选,民政党(Gerakan)竞选11个国席及31个州议席,全军覆没。民政党新任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表示其当前要务是整顿党务先照顾好党员,做个“专业问政”的政党。

他说,所谓的专业问政指的就是:民政党不以反对党自居,而是根据政策来问政,要成为第三势力。民政党不能做个“游戏规则颠覆者 ”(game changer),但是做个能够影响政策的造王者(king maker)。


好的政策就支持
“只要是好的政策,不管来自朝野,我们都会赞同并动员机制去支持有关政策;如果是不好的政策,无论是来自朝野我们都会反对。但在反对的同时,我们会指出我们反对的基础,对这些政策提出解决方案。”


刘华才指出,最近在有关联合国《消除一切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课题上,民政党认为每个人都想获得公正平等的对待,因此支持我国签署此公约,还发动了签名运动支持我国政府签署这项公约。他相信,12月8日举行的反ICERD大集会,只是少数人的意见。


他坦言,民政党现在不再是执政党的成员,资源有限,因此会把主力集中在槟州以及比较有基础的地区,寻求突破。


他说,民政党在1968年创党时,是从零开始,可是在1969年却夺得槟州政权。民政党现在也是从零开始,他不认为那时候可以做得到的事,现在不可以。


要让人民看到希望
他表示,在很多人看来民政党可能是个没落政党,但是他认为民政党最重要的工作是要让人民,特别是槟州的人民看到希望,看到民政党是个有能力执政的政党。槟州是决定该党前途的生死战。


他说,如果行动党无法将槟州的发展带往一个更高的境界及解决槟州当地人民的问题,那就给民政党机会。


刘华才有信心的表示,民政党肯定会东山再起,一定会返回国会,在一些州议会也会有一些代表。要是该党无法在下一届全国大选取得零的突破,他将会引咎辞职。


他领导民政党所做出的第一项改革,是让全国中央委员会会议每个月轮流在每个州举行,加强地方领袖的参与感。另外一项改革,就是要照顾党员。如果党员都照顾不了,如何照顾人民?因此,民政党的服务中心将会继续运作,以便可以继续照顾基层。此外,该党也会设定关键表现指数(KPI),评估区会的表现,在有需要的地方改进。


聆听和执行基层的声音
他说,整顿党的关键因素之一是要回到基层。这不只是聆听,还要执行基层的声音。因为民政党在国阵的时间太久了,导致了领导层与基层脱节,而这是需要克服的问题。以上的改革,就是针对此问题而提出的。


谈到民政党退出国阵的决定,刘华才指出,基层的党员早就在2008年全国大选国阵失去槟州政权后,发出民政党应该退出国阵的声音,民政党领袖听到了,但没有执行。2013年民政党的表现更加糟糕,党领袖听到了但同样没有执行。到了509全国大选过后,该党没有马上做出决定,主要考虑到未来半年可能会有新的变化,民政党可能重返政府的期待。但是该党等不到六个月,马袖强(前任主席)说服中委,做出正式退出国阵的决定。


他表示,民政党向来以在国阵扮演“良心”的角色自许。他举例说,为与净选盟(Bersih)对抗的红衫军,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中,只有民政党认为这是搞族群对抗而反对。该党也是唯一提出反对的成员党。


无法扮演“良心”的角色
刘华才说,民政党的确是在观感游戏(perception game)中处于劣势。这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就是民政党被指无法在国阵扮演“良心”的角色。以355法案(有关回教法庭权限的法案)为例,即使民政党是唯一采取法律行动来反对该法案的政党,但是民众还是认为民政党做得不够。第二个方面就是民众一般认为民政党是个好政党,但是却“进错党”(成为国阵的一分子)。第三方面就在新媒体方面远远落在后头。


提及在退出国阵后,民政党在来届大选会面对国阵前友党马华的竞争的问题,刘华才表示该党相信会得到那些认同该党的“马来西亚人”斗争目标的选民的支持。


至于民政党党员绝大部分是华裔,因此被视为华基政党(与另外一个多元种族政党民主行动党面对同样的问题),民政党会否设法改变民众的这项观感时,刘华才表示,从党中央选举的层面来看,领袖都是根据党章的条例选出来的,该党不能因为要让民政党显得多元而委任其他族群代表出任高职。


不管怎么样,即使面对华裔党员占多数的问题,该党不会忘记初衷,而是会继续在促进更多人以“马来西亚人”为认同方面继续努力。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