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爪夷书法鉴赏风暴:不可掉以轻心!

·2019年8月14日

有关明年华小及淡小的四年级生,得上包括在国文课程里的“爪夷文书法鉴赏”课,在华社引起极大的反弹。因为这个课题,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首先成为网络内外华人抨击的对象,后来尝试以各种理由来捍卫教育部决定的民主行动党领袖,包括林吉祥在内,都饱受抨击。


根据最新的消息,这一批小四学生,上了五年级及六年级,还得继续上爪夷文书法课。而这消息无疑的再度证实了华社普遍上极力反对的担忧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多年以来,华社普遍上担心华小变质,而政府推出爪夷书法(Khat)鉴赏,无疑开了个缺口,后继有来。此外,我们发现马来社会对此课题的反应,并不是铁板一块。马来社会一些有识之士,认为此政策是没必要及愚蠢的,有的认为爪夷书法是马来半岛马来人文化、传统及文学遗产。


“爪夷文书法鉴赏”这个课题经过华文传统媒体报道后引起的华社的反弹及行动党各领袖以及各个方面对此课题的反应,更让华社怀疑事情其实并不简单。


华文小学本身就是个政治问题
事实上,要是小学生上的纯粹是“爪夷文书法欣赏”的目的是要及早培养学生对书法艺术的欣赏能力,本身并没什么问题。可是,教育归教育在马来西亚本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理想。华文小学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政治问题,多年来就没间断的被操弄。


华人有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在马哈迪第一次任首相的时候,至少有两次试图在华小打开“缺口”,但都无功而返。许多华人应该还有印象的就是派遣不暗华文的行政人员到华小,还有“宏愿学校”计划。而针对在明年华淡小四年级学生上“爪夷文书法鉴赏”的回应,除了那一句“最后的决定”之外,大家应该注意的就是他把马来西亚华人可在华文学校学习母语与“爪夷文书法鉴赏”相提并论。他的意思是:马来人主导的政府让你们在特别的学校以母语接受教育已经是一大让步,只是叫学生们学一些“爪夷文书法鉴赏”就大声反对不合情况。


华人社会在教育特别是华文语文教育,采取的“防御”姿势,认为像“爪夷文书法鉴赏”是侵入华社的“地盘”。


为什么要把两件没有瓜葛的课题牵扯在一块儿?为什么马哈迪要在这课题上发表政治言论?更加重要的,为什么他要在这个时候制造可以引起混淆及热烈争论的课题?

 

试探华社及印裔社会防线
如果大家对华小高职还有印象的话,你就会知道这是他转移视线以巩固政权及试探华社与印裔社会防线的双面手法。
首先,从马哈迪与林吉祥及安华等人在2018年全国大选“化敌为友”的时候开始,行动党“超人”丘光耀的“骑马杀鸡”(利用马哈迪干掉纳吉)及“马来人干马来人”论,被当作是行动党与马哈迪合作的政治目的。马来社会基本会有这样的认知,有些干脆就称希盟政府为“行动党控制”的政府。当然,华人社会却普遍上认为行动党被马哈迪牵着鼻子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不可否认的是马哈迪的某些决定,例如委任总检察长这个非常重要的职位,的确是向行动党让步。这让步让他可以继续当首相,以时间换空间。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国会反对党(主要是巫统与伊斯兰党)开始站稳脚步,而希盟内部斗争开始。其中,安华及其支持者直接及间接的开始向马哈迪“逼宫”,要马哈迪定下交棒给安华的时间表。马哈迪的性格,至少在政治博弈上,向来就只有他主导,不是他人主导。换句话说,要下台也得依他的方式下台。


不幸的,希盟政府最近几个月浮上台面的权力斗争,促使政府无法专注于促进经济等方面的发展,民怨日深,再加上巫统与伊斯兰党合作已经成型,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大家都知道,马哈迪从第二次任相就开始要让土团党取代巫统,通过各种手段要巫统领袖特别是人民代议士“就范”,但却不能如愿以偿。


华社会反弹预料中事
因此,马哈迪通过他的亲信马智礼领导的教育部,明年让华淡小四年级生上“爪夷文书法鉴赏”。这批学生上五六级的时候,还得继续上“爪夷文书法鉴赏”。马哈迪当然清楚知道华社会有很大的反弹,更加知道非马来社会特别是华社的反应让马来社会觉得华人拒绝学习国文及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


即使不少人,包括一些马来社会的有识之士,质疑马哈迪这做法并不是真心为马来文化。他这么做,都是个人政治上的考量,但其后果却是马来西亚各族群在文化、语言以及宗教更尖锐的对立!


其次,行动党成立50多年以来,华文教育(包括华文独中统考文凭)就是它累积政治资本的主要课题。所谓的日久见功,此课题从2008年全国大选开始为该党带来政治收益,到了2018年全国大选更做出了不小的贡献—让行动党成为中央政府的执政党。


华人选民在2018年全国大选“义无反顾”的支持行动党,丢弃马华,都希望行动党在捍卫华人权益,特别是教育与经济方面,做得比马华及其他国阵华基政党还好。


行动上的侏儒
按民主选举的原则,行动党既然得到华人选民的全力支持,照理需要为捍卫华社权益为己任。所以,从道义与法理来说,行动党需以华人选民“马首是瞻”。可是,一年多来,华人选民已经看出行动党是言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


过去屡试不爽的“前朝的错”、“需要更多时间”等借口,已经慢慢失去说服力。而“爪夷文书法鉴赏”课题,会不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有待观察,但是华人对行动党的信任是今日不如往日。


《星洲日报》揭露华淡小四年级生明年要上“爪夷文书法鉴赏”,发挥了报章监督政府的角色。更加重要的,它发挥了守护大马华人文化的角色。这都是值得肯定的。但行动党的领导却把这次风波归咎于《星洲日报》,指它的报道让马来社会不满。该党其他领袖有的指控华社对此课题过于“敏感”。还有的以“学爪夷文让他更像马来西亚人”来合理化政府的政策。不管怎么样,他们的指控与借口,华人选民并不接受。


行动党某些领袖及支持者,却在此课题爆发后,声称“爪夷文书法鉴赏”已经推行了六年(也就是国阵时期),为什么今天才来大爆发?易言之,为什么要针对希盟政府?


针对此问题,教育部前副部长张盛闻发表文告驳斥这些人士“张冠李戴”,指出之前推出的是各族书写艺术,包括爪夷文、淡米尔文与中文书法各一页(五年级国文课本的第17单元),与教育部在2020年四年级要执行的“鉴赏爪夷文”有非常大的差别。


介绍认识与学习层面不同
他说,明年要推行的属于“学习”的部分,这与之前对文体的“介绍”及“认识”属于不同的层面。


张盛闻说:“据了解,过去执教华小的国文老师并没有因为这个单元去参与特别的培训工作,然而明年要实行鉴赏爪夷文之后,所有国文老师都必须增加爪夷文的课程培训。这也是这两者的不同之处。”


他指出:“不断指责这项政策是在2016年通过而在2020年执行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所谓通过是教育部内相关部门通过(例如课程发展司),但是要执行前需要带上教育部部门会议,也就是副部长参与的会议,所以这个时候副部长就应该发挥作用,阻止这项政策实行,而不是变天后还不断指责前朝。”


言下之意,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不但没有扮演好把关的角色,还试图为自己的失责辩护。


整体而言,华社对“爪夷文书法鉴赏”直觉反应,并非“无中生有”,更不完全是诉诸情绪。


毕竟,我国华文学校的存在,已经有超过100年的历史。独立后,能够继续作为维系华人文化的“堡垒”,为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树立了别具一格的标志。这无可否认是华社坚定不移抗衡的结果,同时也是国阵政府的让步。现在,华人鼎力支持而成立的政府,竟然试图打开一个缺口,腐蚀华小的特色,无疑的是对华社的伤害,更是对我国多元社会的伤害。事实上,印裔团体也反对政府这项政策。


宗教团体也关注
值得注意的,“爪夷文书法鉴赏”也引起宗教团体的关注。


五大宗教咨询理事会(MCCBCHST)发表文告指出,基于爪夷文书法与伊斯兰息息相关,有关文字是用以书写《古兰经》句子和先知圣训,而学习有关文字间接代表接受这种宗教的指示。


该会表示,爪夷文书法被列入马来文科目,可能会违反宪法第12(3)条文赋予非穆斯林的权利,即没人会被要求接受非本身信仰的其他宗教指示或参与任何其他宗教仪式。


根据一本中四中五《艺术教育》参考书的介绍,爪夷文书法与伊斯兰艺术有关,也用在《古兰经》的书写。爪夷文书法包括了8种书体(好像中文书法的楷书、草书、隶书等)。


不过,爪夷文其实是字母,就好像罗马或者拉丁字母ABC一样,是拼音及拼写字母。马来语发端于公元七世纪。从七世纪到第13个世纪,是“古马来语”时期,所使用拼写的字母是与梵语有连带关系的巴拉瓦字母等。公元十三世纪,伊斯兰教传入马来群岛,原有的字母因为无法准确的拼出《古兰经》及《圣训》的语音,影响式微。


在马来社群开始学习阿拉伯字母以便阅读《古兰经》并逐渐掌握后,阿拉伯字母取代原有的字母为拼写及拼音字母。此时期称为“古典马来语文”时期。在英国于19世纪殖民马来群岛,特别是马来半岛后,为了方便行政,推行罗马字母或拉丁字母作为马来文的拼写字母。这是“现代马来语文”时期。在1972年8月16日,马来西亚政府与印尼政府同时宣布,采用罗马字母(或称拉丁字母)作为马来文的拼音拼写法。


马来语言存在有千多年的历史,至少使用了3种不同的拼音拼写字母,而且深受外来因素影响。从这个角度来看,马来语言的内涵与历史,爪夷文只是其中一个部分!把爪夷文(还有与梵语有关的巴拉瓦)当作是马来文演变史的一部分介绍,应该不会是问题,但通过政府实行,强制学生从小“认识、学习”爪夷文,完全是另外一个问题。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