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大马哗人政治学 · 章龙炎

莎菲益一意孤行解散州会
新冠病毒疫情扩散难咎其责

·2020年10月22日

 

随着沙巴州选举在9月26日结束,原本以为通过选举可以重夺州政权的沙巴原任首席部长莎菲益,却不能如愿以偿。相对而言,这是件小事,更大的问题是因为莎菲益及其盟友的一意孤行,使到我国迎来了第二波及第三波的新冠病毒疫情的肆虐。


表面上,沙州选举是因为在莎菲益之前的沙巴前首席部长慕沙阿曼“夺权”所致。没有慕沙阿曼的“逼宫”,就不会让莎菲益在“别无选择”之下向沙巴州元首建议解散州议会,制造州选举。事实上,慕沙阿曼尝试通过法庭途径,避免沙巴州举行州选举。


事实上,随着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领导的土著团结党(2月24日)宣布退出希望联盟(希盟),希盟在2018年全国大选赢得的柔佛、马六甲、霹雳、吉打等,如骨牌效应一样垮台,但原任州政府首长其实可以选择要求解散,举行州选。但是他们可以这么做,为什么莎菲益不能?


首先倒台的是柔佛的希望联盟组织的政府。2月27日,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依斯迈召见56名州议员,了解他们支持希盟或新联盟,由国阵巫统、伊斯兰党籍土团党组成,以及一名公正党议员表态支持新联盟,以28对26票(有两名议员缺席)宣告瓦解。新任州务大臣在2月28日下午5时,在柔佛州苏丹面前宣誓就职。


第二个倒台是马六甲州希盟政府。拥有28个州议席的马六甲州议会,希盟原本掌握15席的简单多数议席,但因为土团党宣布退出希盟,希盟在甲州的政权岌岌可危。3月2日,希盟的行动党与公正党各一名州议员以及两名土团党的州议员加入国民联盟阵营,马六甲州巫统宣布取得多数议席,并在3月4日宣布夺的甲州政权。


在2018年全国大选,希盟赢得霹雳州59个州议席中的30个而组织州政府。3月9日,原任霹雳州州务大臣阿末费沙带领同党议员宣布与拥有25个议席的巫统、拥有3个州议席的伊斯兰党合作,国民联盟因此有32个州议席。同日下午,另有3名希盟州议员宣布退出各自政党,以独立人士的身份支持国民联盟新成立的霹雳州政府。他们包括行动党端洛州议员杨祖强以及文冬州议员西华苏巴玛廉。


这三个州政府都是在行管令执行(3月18日)前倒台的。但是,从宣布解散州会到定下提名及投票日期到正式投票,也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要是这三个州政府首长眷恋权力,宣布解散州会,投票日期会落在行管令期间。霹雳州虽然换政党联盟执政,但州务大臣没更换,政权和平转移;另外两个州政府的政权亦是和平转移。


在2018年全国大选赢得19议席(吉打州议会共有36个州席),也因为土团党宣布退出希盟而受影响。在2020年2月27日,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马哈迪宣布自己取得另外吉打州18名来自希盟及土团党州议员的一致支持,得以保住吉打大臣一职。

 
2020年5月12日,两名亲阿兹敏派系的公正党议员,即阿兹曼和林桂亿医生宣布退出安华领导的公正党,以独立议员的身份支持慕尤丁领导的国民联盟,使希盟与巫伊阵营的国州议席票数反转。伊党随后召开记者会,声称已再获得土团党4名议员的支持,掌握23席多数议席。 2020年5月14日,吉打36名国州议员觐见吉打苏丹东姑沙烈胡丁,并呈交23名国州议员签订的法定宣誓书与吉打州务大臣人选名单。

 
2020年5月17日,慕克里宣布辞去州务大臣职务,由伊党莫哈末沙努西接任州务大臣职位,吉打希盟政权正式倒台。


以上四个州政权,希盟都获得简单多数执政,其实比沙巴州更加有理由以“人民委托”为理由,解散州会重新寻求委托,“还政于民”。


事实上,莎菲益能够出任沙巴州首席部长,是因为靠“政治青蛙”组织政府,也就是希盟支持者爱说的“后门政府”。


在2018年全国大选,沙巴州共有60个州议席。国阵与希盟+各赢得29个州议席,沙巴立新党赢得两个州议席。立新党加盟国阵,让国阵得以组织联合政府,由慕沙阿曼在2018年5月10日宣誓出任首席部长。


无论如何,在慕沙阿曼宣示就职的48小时,因为包括6名国阵成员党跳槽支持民兴党,政权易手,由沙菲益出任首长。国阵面对“众叛亲离”,在2020年7月29日莎菲益宣布解散沙巴州议会之前,只有慕沙阿曼“孤军作战”。


随着希盟的中央政府瓦解,土团党那些之前的“政治青蛙”经过一段时间后,见风使舵,让慕沙阿曼掌握多数。


我们不要忘记,来自莎菲益的盟党及盟友,还支持莎菲益解散国会,并批评那些以新冠病毒疫情还没消除为理由反对举行州选举的政敌。


过去几个星期,我们看到沙巴州取代雪州,成为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最高的州属,证明那些反对沙巴举行州选举的人士并不是事后诸葛亮。更加重要的,为什么希盟+其他州政府首长,可以绅士般的交出政权,莎菲益却不能?所以,我国新冠病毒肆虐,特别是在沙巴,莎菲益难咎其责,而那些认为反对沙巴州选举的人是以新冠病毒恐吓,同样需要负起一定责任。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