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大马哗人政治学 · 章龙炎

巫统安华拉沙里夹攻 慕尤丁或妥协继续任相

·2020年10月20日

 

在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依布拉欣于10月13日觐见最高元首后,巫统政治局在同天晚上召开会议议决考虑撤回对国盟的支持并将开出新的条件,尽快达致书面协议,以继续政治合作。此外,巫统在会议上议决全民共识(MN)应立即注册为一个合法的政党联盟。

与此同时,话望生区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在同日下午觐见最高元首。隔天,东姑拉沙里在推特上载他在9月25日致函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哈伦,促请下议院应该立即辩论对首相慕尤丁的不信任动议并作出表决。看来是东姑拉沙里最近拜会马哈迪的照片,也几乎同时出现。

前首相兼巫统前主席纳吉在10月14日贴文,对巫统政治局议决所引起的一些争议,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就沙巴州选举土团党委派独立人士分散国阵选票、巫统在抗疫的建议受到忽视、政府一意孤行进行国库控股的马友乃德阳光(UEM Sunrise)与绿色盛世(Eco World)合并不理其将政府带来的巨大的损失以及不接受巫统要求展延贷款延缓的建议,批评了慕尤丁政府的政策及其领导的土团党的不满。

他表示,在第七任首相(马哈迪)突然辞职,巫统当时的立场是举行全国大选以解决此政治困境,但是统治者会议不认同,巫统因此被要求支持国盟的成立。换句话说,巫统是退而求其次,是有条件的支持慕尤丁领导的国盟。

即便巫统与伊斯兰党实际上在政府决策,并不占重要的地位,例如现在首相是土团党的人,其接班人阿兹敏也是土团党的人,财政部部长非来自巫统或伊斯兰党。国库控股与国油也是如此。更甚的是,抗新冠病毒经济行动理事会没有来自巫统或伊党的代表。

他语带讽刺的说,即便如此,巫统却被指权力狂。他表示,不管喜不喜欢,即使没有国阵或伊党参与任何涉及经济的决定,巫统及国阵还是会因为让人质疑的经济决定或者经济变得更糟糕而被指责。

他说,从国盟成立以来,国阵领袖就为国盟的决策辩护,即使这些决策及错误大多是土团党的部长作出的,因为这是国阵在参组国盟所做出的承诺。很多人对此感到不满

因此,他认为巫统政治局的议决反映了巫统基层及领导层的想法,是合理及不过分的。他认为这将会为巫统开展更大及公平的空间为经济复苏及抗疫作出贡献。他反问:如果国盟可以注册为政党,为何国民共识不能?

纳吉以“网红”Bossku及前首相、巫统前主席的身份发表个人的看法,有不可忽视的分量,更毫不含糊的重申巫统对慕尤丁有条件支持的立场,随着情势的改变而有所改变。另外,慕尤丁被忠诚的巫统领袖、党员及支持者视为巫统的叛徒,而从纳吉字里行间来看,巫统是因为尊重马来人统治者基于新冠病毒疫情不明朗,有条件的接受与慕尤丁领导的土团党合组政府,不让政治角力为整个国家带来灾难。

就博弈论而言,巫统政治局一致议决要检讨在国盟的地位,是“一报还一报”。慕尤丁要是依然故我,借疫情来玩弄巫统,就得面对巫统做出的反击的后果。在当前的情况下,包括巫统在内的国阵要求解散国会举行全国大选的选项已经不实际,因此最可能的变化是慕尤丁要嘛作出妥协给予巫统更大的空间,要嘛通过国会下议院面对不信任表决,要不然就辞职,让最高元首委任陛下认为可担任过渡首相的人选。

根据报道,东姑拉沙里并不是以巫统顾问团主席,而是以国内最资深国会议员的身份觐见最高元首。这难免让人猜测假如面对慕尤丁已经失去多数议员的支持,此时不宜举行全国大选的情况下,东姑拉沙里会不会“从旁杀出”当过渡首相直到下一届全国大选?东姑拉沙里自1974年起就中选为国会议员(连续11届)。

安华的行动其实最让人费解。如果慕尤丁真的被迫下台,安华本身的意愿是出任首相,但是巫统会不会让步?马来统治者能不能接受?如果出任首相不成,安华会退而求其次接受副首相位子吗?

不管怎么样,面对内外夹攻,慕尤丁要继续担任首相,最合理的选择就是接受妥协,让巫统在治理国家对抗疫情有更大空间与角色。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