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时事点评 · 观察家

现在是华人政治地位最弱的时代

·2020年10月01日

 

英国著名作家狄更斯在小说《双城记》的开头中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是好还是坏,因人而异。


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现在是马来西亚华人政治地位最弱的时代。这一切是从2018年5月9日第十三届大选之后开始。在509大选中,95%华人通过手中的选票几乎‘剿灭’了自称代表华人的马华公会 (只有魏家祥1人当选),一面倒的支持自称“不代表华人”的民主行动党,因为他们一厢情愿的视为是“代表华人的政党”。


结果行动党赢了42席,当选议员以华人为主,印度人次之,马来人只有3位。行动党也成为联邦政府的一个成员党,奉一向受到他们严厉批判的马哈迪为首相。


华人选民集中选票支持行动党和公正党,使希盟政府内的华人代表人数之多是历来之最。照理希盟政府应该对投票全力支持他们上台执政的华人选民“论功行赏”,大大增加华人部长人数,至少要占内阁部长的25%,以反映人口比例。


但令人遗憾的是,华人在内阁中的部长保持原状,正部长只有5人,即行动党4人和东马1人。公正党虽然有十多名华人下议院议员,却没有任何一位被委任为正部长。反之,在国阵时代,虽然联邦政府内的华人议员人数很少, 内阁有有5位正部长。可见不论是行动党或是公正党,都没有争取让更多华人担任部长。华人选票在内阁阵容这个课题上“大大的贬值”:最多华人议员在朝,华人的部长人数 并没有相应增加。


至于希盟政府对华人利益的照顾成绩“有目共睹”。以华人最关心的华文教育/华人教育为例,希盟和行动党在大选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一旦执政立刻承认独中统考,结果证明是开空头支票。


对大学预科的学额固打,希盟答应要检讨固打比例,以增加非土著名额。但“协商”的结果是维持土著90%的固打,要使非土著学员人数增加1千人,是把总人数增加1万人。换句话说,土著名额增加9千人,非土著才有可能增加1千人!


最刺痛华人人心的做法,是林冠英利用身为财政部长的官职,取消给予拉曼大学学院3,000万令吉的常年拨款。


在国阵执政时期,包括郭素沁及张念群等人,在下议院慷慨发言,要求政府把给拉曼的常年拨款恢复到6,000万令吉,少一分钱都不行。但对于本党秘书长以财长身份取消给拉曼的拨款,却大力支持。


拉曼拨款使到华人必须反思:受到华人选民大力支持因而几乎“剿灭”马华的政党,一向极力争取增加对拉曼拨款的政党,一旦成为执政党,却利用权势取消给予拉曼的联邦政府拨款,使这间培养华裔中下阶层子女成才的大学学院面对财务问题。这件事是华人社会不能接受的。


慕尤丁出任首相后,政府恢复给予拉曼的3,000万令吉拨款。


华人反思后,有减少支持行动党、增加支持马华的迹象。


最明显的是在柔佛州丹绒比艾国会选区补选,马华的黄日升从上届大选落败到大胜,使马华的下议院议员从1人增加到2人。


3月间,马哈迪辞职,慕尤丁上台,行动党变成反对党,马华成为新政府的成员党。


由于华人选民用选票协助行动党“剿灭”马华,使到马华只有两位民选下议员,没有足够的人数可以充当原本应该分配给华人的正副部长。结果只有马华总会长魏家祥1人被委任为部长。黄日升以及两名被委任的马华上议员出任副部长,即总共只有3名副部长。这与华人人口比例以及选民比例不符。没有民选下议员可以充当正副部长是华人利用手中选票造成的后果。


理想的做法,是在大选时,华人选民明智而非情绪化投票,让敌对的政治阵营都有相当人数的华裔候选人中选,以便不论那一个阵营执政,执政阵营和反对党阵营有人数相差不远华裔代表,以便在政府内代表华人,以及在反对党阵营内替华人发声,才能使华族整体具有一定的政治地位,而不致像现在那样严重失衡,使华人陷入自独立以来最脆弱的政治地位。


华人真的有必要认真思考这个课题。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