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时事点评 · 林金树

巴人建国前途渺茫

·2020年09月25日

 

以色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及巴林的外长,在美国总统府白宫的仪式上签署协定,确定以色列与那两个阿拉伯世界的小国建立邦交以及进行各种交流。


这项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库斯纳在幕后运作下所取得的突破,对于以色列和美国都有加分作用。因为这是继埃及和约旦之后,与以色列建交的第三个和第四个阿拉伯国家,等于是对以色列总理涅坦雅胡针对巴勒斯坦议题坚持强硬立场的肯定,对他提高在国内的声望有利,也有利于冲淡他的贪污疑云在以色列人民心目中的不佳形象。


这件事也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连任有利。因为在这个时候传出对以色列的外交有利的消息,而且是在身为犹太人的库斯纳操作下实现的,很有可能使到更多的犹太人和保守派白人在总统选举中把选票投给特朗普。


受害最深的当然是巴勒斯坦人,因为尽管涅坦雅胡坚持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境内兴建更多犹太人徙殖区,阿联酋和巴林仍然决定与以色列建交,等于是对巴勒斯坦人的背叛。如果这两个小国的做法产生“骨牌效应”,造成更多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尤其是如果与以色列建交的国家包括沙地阿拉伯那样有影响力的大国,那么等于巴勒斯坦人受到阿拉伯世界抛弃,他们要建立真正独立自主国家的目标将会更加渺茫。


以阿以及以巴纠纷,是二战之后中东地区至今动乱不休的主要根源。起因是英国、美国以及苏联,为了各自在中东的地缘政治利益,不顾阿拉伯人的反对,操纵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议案在巴勒斯坦地区实行分治,成立犹太人的以色列国(国土占巴勒斯坦土地的55%)和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国。


阿拉伯人不答应,多次对以色列开战。但在美国提供先进武器和大量物资支援下,阿拉伯人屡战屡败,以色列不但占领更多巴勒斯坦领土(目前占约75%),而且在1973年的“六日战争”中占领了埃及的西奈半岛(后来沙达总统与以色列和解,才拿回西奈半岛)和叙利亚的戈兰高原(目前仍然由以色列占领)。


阿以也有谈和的时候,但和平协议都受到各自阵营的极端分子反对,相关领袖还惹来杀身之祸。


例如,埃及总统沙达,与以色列总理贝京,在美国总统卡特斡旋下,于1978年在美国签署大卫营协定,埃及承认以色列并与之建交。结果沙达在1981年的阅兵礼上被反对埃以和解的少壮派军人暗杀身亡。不过,埃及历届政府都维持与以色列的邦交,1993年,在美国总统克林顿拉拢下,以色列工党政府总理拉宾,与巴勒斯坦领袖阿拉法,在白宫签署以巴和平协议,拉宾应允让巴勒斯坦人最终建立完全自主的独立国家。


不过,拉宾本人在1995年被以色列极右翼分子暗杀身亡。拉宾死后,以色列的总体政治右倾化,走温和路线的工党式微和失去政权,右派的利库德集团崛起,像涅坦雅胡那样主张对巴勒斯坦人持强硬立场的极端领袖获得选民支持长期执政。


这类领袖反对让巴勒斯坦人建立独立国家,只答应让他们建立享有有限自主权的自治政府,就像目前的情况。


随着更多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巴勒斯坦人建立独立国家的机会相应降低。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