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大马哗人政治学 · 章龙炎

妄想单一政党捍卫权益
华人政治自我边缘化

·2020年09月21日

 

政党与政党之间,因为要争权夺利而成为对手,甚至是势不两立的敌人。当然,政党会炒作某些课题,来争取支持。作为明智与务实的选民,我们务必时时警惕自己,区分政党的狭隘利益与公民的广大利益,才是正确的态度。


易言之,我们有必要让政党为我们服务,而不是我们为政党服务。不可否认,作为某个政党的党员,需要为党服务;作为某党的支持者,捍卫所支持的政党及其领导人也情有可原,也是民主社会里公民享有的基本权利。


在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多元社会,华人作为一个族群,明智及务实的做法是把所有政党—不管是华人为主的政党,还是非华人为主的政党,当作是为我们的利益服务的对象。


但是,在2008年全国大选后,民主行动党开始成为华人主流政党,接下来的十多年时间愈发强盛,在2018年全国大选,把马华、民政党以及砂拉越人联党推到谷底。


实际上,那是行动党借绝大部分华人选民手中一票,把国阵里的华人/华基政党推向边缘,皆因大部分华人妄想行动党能够成为“华人唯一的声音”,比国阵的成员党更能捍卫华人的权益并挽回华人的“尊严”。


可是,在成为中央政府及几个州政府的执政集团的一份子后,之前言之凿凿要捍卫的华人权益,不听楼梯响,也没见人下来。马华时期还差“一里路”就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在火箭手下变成了“看不到路”、增建华文小学、制度化拨款华文学校,空雷不雨,还有其他火箭在野的时候指控马华出卖华人的权益,火箭不但不去“赎回”,还去打压拉曼大学学院。


整体而言,华人选民把政治筹码几乎都全押在火箭,期望华人不管物质还是精神的(包括了在马华主导的时代失去的“华人尊严”)因而有根本提升,证明都是妄想。所谓的争取各族平等、通过公开招标杜绝贪污等等,更加不用说了。


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华人继续为火箭辩护,更加好笑的是他们不但不为火箭违背诺言、“当家不当权”等给予责备,还把怨气及不满转移到在他们眼中“无能”、“卖华”的马华,完全忘了他们所支持的政党是火箭,而不是马华。


在民主政治里,选民支持某个政党,是认同有关政党的政治理念,更加重要的是通过有关政党捍卫其权益。马华成立超过60年,不可否认的是有许多让人失望的地方,但是华人如果把它当作敌人,认为马华对华社毫无贡献可言,不把她当作是华社及保护华人权益的一份子,是华人的利益共同体,那就是华人自己选择在政治上自我边缘化。


在2018年全国大选,华人选民在火箭的鼓动下,很明显的是要把马华推向悬崖,如果能将之推到悬崖之外更是“大快人心”。


“剿灭”马华可以是火箭的终极目标,但是从华人的政治利益而言,要剿灭马华及其他火箭以外的政党,无异于自我剿灭。政党对付其政敌的终极目标,往往与民众的权益冲突。


火箭借华人选民之力成为华人政治主流后,华人的政治地位不升反降,不只是被边缘化,还自我边缘化的“双重打击”。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