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大马哗人政治学 · 章龙炎

纳吉罪名成立的政治影响

·2020年7月30日


2020年7月28日,吉隆坡高庭法官纳兹兰卡扎里判决,前首相纳吉涉及滥权、失信及洗黑钱等七项控状全部罪名成立,被判徒刑12年兼罚款2.1亿令吉。法官允许展缓执行刑罚,让纳吉上诉。


此项判决,有的认为是出乎意料,有的则认为是意料中事。


一方面,我们听到这样的一个论述:希盟倒台了,国盟执政,纳吉一定与首相慕尤丁已经有所“安排”,肯定会被判无罪。很多希盟支持者,也持此看法。


或许,经过马哈迪第一次出任首相时期对司法的破坏,让民众普遍上拥有司法为政治斗争服务的观感而变得很世故、偏激。换句话说,民众根本就不相信有所谓的司法独立。如果纳吉被判无罪,他们会哀嚎“司法已死”。


但今天的判决,纳吉借政权交替换取自由身的说法不攻自破。


另一方面,对于那些认为控方的民众在证据不足、主要证人缺席,甚至含有政治目的(不要忘记此案是在马哈迪当首相的时
候开始的),此判决亦是出乎意料。


至于那些认定纳吉肯定有罪的,有的认为纳吉滥权洗黑钱等,事实俱在,逃不不出法网。


另外一些则认为即使政权易手,反贪污委员会及总检察署的最高领导都换了,但SRC案件并没有撤销,纳吉亦无此意愿。


巫统领袖如扎希、东姑安南等案件也没撤销。反而希盟执政后不久,林冠英的“买便宜”洋楼案被撤销,希盟其他领袖的案件也是如此。有些学者及大多希盟支持言之凿凿希盟积极反贪、改革司法制度等,是睁眼说瞎话。


其实,在这“大日子”前的一天,纳吉在其面子书贴文,对法官会作出怎么样的判决是持开放态度—如果被定罪,会继续提出上诉,坚持通过法庭讨回清白。纳吉可以提出上诉。如果在上诉庭(三名法官审案)上诉不得直,还可上诉到联邦法院(七名法官审案)。如果到联邦法院还是无法推翻高庭的判决,那纳吉就得认命了!


作为平民百姓,即使有各自的党派立场,也可能对法官判决的理由及根据有意见,但我们还是需要尊重法庭的判决,更需要尊重被定罪者通过法庭讨回清白的权利(首相慕尤丁也那么说了)。


就政治意义来说,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法庭被判刑事罪成立的前首相,开了个先例。这或者可以为后来的首相(包括敦马本身)带来警惕作用。同时,可能也变成好像韩国及台湾对前总统“秋后算账”的不良“传统”。


不管怎么样,纳吉即使面对他认为含有政治目的的提控,但他并不像一些政治人物一样控诉政治迫害或者在当官后被撤销法庭案件,而是不逃避的昂然面对法庭,也不号召其支持者走上街头公然挑战法庭的判决,更不允许支持者筹“法律基金”。这也是个好的示范。


因此,纳吉被判有罪,除了是纳吉个人及其支持者感到“悲哀”的大事件之外,同时也可起得“杀鸡儆猴”及团结马来友族的效果。


有了前首相在法庭被判有罪的先例,有屎在身的显贵要好自为之了,因为高喊政治迫害的说服力会慢慢递减!事实是,“盗贼”纳吉敢面对法庭,那些自夸冰清玉洁何惧在法庭讨清白?


另外,在许多马来人的印象中,提控纳吉是民主行动党(前总检察长汤米多姆斯曾是林冠英的代表律师,纳吉的案件是在他担任总检察长期间提出起诉)的意思。纳吉被定罪或者是无罪释放,对他们而言同样是火箭在背后操弄。


纳吉被判有罪,希盟领导及支持者可以大事庆祝,但谁会笑到最后还有很多的可能。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